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3月24日星期二,又到了快評時間。今天想和大家聊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就是最近在網絡傳得沸沸揚揚的,關於中國移動通訊用戶數據,在今年1~2月份,出現大幅度下降的現象。這個現象比較敏感,因為下滑的數據非常大,又恰逢疫情高峰時期,自然引起各種猜測,尤其很多人就在想,會不會和疫情造成的死亡有關等等。

今天我們就來和大家聊聊這個話題,客觀分析一下這個數據背後可能存在的原因是甚麼。鑑於我能夠查到的公開資料有限,所以今天只是就事論事和大家討論、梳理一下脈絡,不一定能夠得出甚麼明確的結論。朋友們如果有了解相關內情,或從事這個行業的,可以給我們留言一起討論。

中國三大通訊商用戶數銳減2142萬戶

首先,我們先介紹一下相關新聞的大致情況:海外網絡上和一些中文媒體都在近幾天注意到一個信息,就是中國三大通訊商都不約而同出現了用戶數大幅下降的情況。根據各營運商的官方網站數據,其中,最大的中移動於1月份按月減少了86萬客戶,而2月份更大減了725萬戶,兩個月加起來,一共流失了810萬用戶。

那麼這些客戶是否轉移到了其它兩家營運商呢?根據聯通官網顯示的數據,在1月份減少了118萬戶,2月的數據剛發佈,減少了660萬,而中國電信也不少,減少了517萬用戶。三家公司合併起來,在1、2月份中減少了至少2105萬用戶。

我查了一下,根據中共工信部官方網站的數據,今年1、2月份合起來,比去年12月底的數據相比,移動電話的用戶數量銳減了2142萬戶,和剛才三家公司各自發佈數據的總和大體一致,有37萬出入,我們這裏就取工信部的數據為準。

兩個月之內出現2千多萬用戶數斷崖式下降,當然是一件不尋常的事。首先,我們需要確定一點,這種現象是否正常。一個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橫向對比一下前幾年的同期數據。同樣根據工信部官方數據,在2019年的1~2月份,移動電話用戶合計增加了384萬戶;2018年沒有1月的數據,但僅僅2月的數據,顯示用戶合計增加了948萬戶;2017年沒有1、2月的數據,但3月底數據顯示用戶增長了1186萬戶,可以說也是一個巨大的增長了。

這樣的增長速度,在整體經濟環境正常、穩定的情況下,基本不可能在1、2月出現大幅下降的情況。

所以,從上面的數據,我們基本可以得出第一個比較確定的結論,今年1、2月的用戶數據急速下降,不是正常現象。而今年1、2月發生的衝擊整個社會的事件,當然就是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中共肺炎事件。

瘟疫爆發 為何造成移動用戶大幅減少

那麼,究竟是甚麼原因,會使得瘟疫的爆發,造成移動用戶的大幅減少呢,我總結了一下媒體和網絡上的各種說法,在這裏大致歸納一下,如果有重要的遺漏,就請朋友們留言補充,我們一起探討。

用戶死於這次瘟疫之中?

首先第一種說法,就是不少人認為這個數據裏面可能有相當龐大的一部份,是用戶死於這次瘟疫之中了,因為人死了嘛,當然用戶數就減少了。這個說法可以說是目前引起最大爭議的說法,也是這個話題之所以備受關注的最大原因。

當然,很快就有網友指出來,說按照大陸營運商慣例,即使是機主去世了,其號碼並不會立即就被被營運商註銷,而是要等話費餘額耗盡,欠費停機之後3個月,才會銷號。現在瘟疫是在一月份開始集中爆發,即使有很多人病死了,其手機號碼銷號的高峰也應該在4月份及以後顯示出來,也不可能是現在。

這個說法本身沒有錯。只是有一個關鍵的概念,這裏需要和大家討論清楚,就是官方數據中說的用戶,其具體所指是甚麼。有人說是指人頭,有人說是指號碼,因為我們都知道,大陸很多人都有多個號碼。

減少的用戶屬於「出帳用戶」

這個問題,其實在剛才聯通公司的那張圖中已經顯示很清楚,這些減少的用戶,是屬於「出帳用戶」。這是通訊行業的行規,不管哪家營運商,每月每年的統計數據,都是指的「出帳用戶」。

甚麼是出帳用戶呢?簡單點說,我們可以顧名思義來理解,就是產生出了帳單的用戶。就是說,正常情況下,營運商是每個月給消費者一份帳單,但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手機沒有任何使用,也就沒有帳單的產生了。所以,這裏的出帳用戶,和銷號還不是同一個概念。

清楚了這一點,我們就知道,剛才提到的停機3個月之後才銷號這個說法,是不足以解釋這個斷崖式下降的,因為大量用戶的號碼仍然是存在的,並沒有銷號,但他們都集中在一個時間段突然沒有了任何使用的記錄,所以就變成了沒有帳單的用戶,也就被記錄為出帳用戶的減少。

那這麼多人為甚麼都突然不使用手機了呢,用戶的死亡肯定是其中一部份原因。

正常情況下 哪些原因導致大面積停用

至於這部份數字的規模有多大,我們這裏暫時先放一邊,繼續討論一下在正常情況下,有哪些原因可能會導致這麼大面積的停用現象。主要的大概有這麼幾種說法:

首先一個主要的說法,是說因為中國實行了手機實名制,要求人證一致,導致大量不一致的用戶自動消失。這個問題其實主要涉及到很多灰色產業鏈,表面上看起來是有道理的,但是我們回顧查證一下就會發現,手機實名制其實早在2010年9月就開始了,真正清理殭屍用戶,屏蔽非實名用戶,包括打擊騷擾電話等行動,其高峰時段是在2016~2018年之間,到2019年上半年就已經基本上收尾了,所以數據的大縮水應該在2019年下半年就顯示出來。但實際情況是到2019年底,整體數據都是增長的。

第二種說法,是說很多做電商、微商、銷售等工作的,平時都有多個手機多個號碼,現在受瘟疫打擊,經濟活動劇烈下滑,所以很多物流號營銷號都銷號了。

我覺得這個說法仍然有很大的問題存在。為甚麼呢,因為瘟疫造成經濟活動的下滑,主要是實體經濟,而依附於網絡經濟的工作者,其經濟活動不但沒有下滑,反而有大幅上升。因為疫情高峰時期,幾乎是全民在家關禁閉,如此龐大人群的大量日常供應需求,都得靠網絡經濟來支撐。尤其做微商的,比平時更加活躍,微商群可以用熱火朝天來形容,家家戶戶都依靠快遞,各種電商,包括網絡團購,都非常活躍。我知道一個做微商的朋友,高峰時期光是做口罩就日進幾千元。

而且,凡是做物流營銷工作的,幾乎都是使用的有最低消費的套餐,就是說,即使他們因為經濟下滑,很多業務流失了,很多號碼臨時不用了,但仍然有最低的固定費用要交,仍然會有帳單的產出,所以不會被記入「出帳用戶」消失的名單裏面。誰都知道疫情只是一段時間,不會永遠這樣,這些號碼都聯繫著大量的客戶,所以機主不會輕易就去銷號,最多也就是不使用。當然,主動去銷號,或辦理停機保號的客戶,肯定也是有的,不過我的判斷這部份人群數量非常少,因為做營銷類工作的人,收入普遍都不低,不會為了幾元錢的最低消費而去主動停機或銷號。

第三個說法,來自聯通公司董事長王曉初,他在出席23號舉行的業績發佈會時表示,三大營運商均出現客戶流失的原因或是源自「雙卡用戶」。意思是說,受疫情影響部份用戶或會於短時間內放棄其中一張電話卡,故令客戶量有所減少。

這個說法算是目前為止,唯一的官方正式回應。客觀來說,也是從理論上可以解釋用戶數銳減的一種說法。為甚麼說是理論上呢?我們先討論一下這個副卡。

副卡人群的實際數量有多大

我們都知道大陸很多人,尤其普通百姓,不是那種專門靠很多手機號做營銷的人,他們都是雙卡的,一張主卡主要用於工作聯繫,一張副卡用於私人生活聯繫,這種情況很普遍。

也有不少人是兩個手機,一個使用有固定消費的套餐卡,一個使用無最低消費的卡。王曉初說的用戶停用了副卡,應該是包含了這兩種情況。對後者來說,也就是無最低消費的卡,其實數量很少,因為這部份卡經常不出帳,會影響業績,所以各地、各營運商為了搶客戶,可能會以此來吸引客戶,但比例肯定很低,而且情況也很混亂,很難有一個準確的數據。我請教過一位工作20多年的業界資深人士,他告訴我,按照他的工作經驗,這個比例最高也不會超過5%,而且很多現在已經被「次月返還」所代替。

當然這個數據僅僅只是供大家參考,如果有深入了解相關情況的朋友,也可以跟我們互動來討論。

真正在副卡中佔據主流的,是預付費的卡。這種卡的比例可能會超過一半以上。從數據上講,因為移動用戶的基數龐大,全國加起來已經超過15億,所以,即使是1%的用戶停用了副卡,也有1500萬。要解釋這2千多萬的用戶銳減,是可以說的通的。

所以,我們就看到,最關鍵的數據,就是這個副卡人群的實際數量有多大。剛才我提到過,王曉初的說法只是數據上說的通,甚麼意思呢?就是說,一般情況下,雙卡都是各有其功能的,無論工作還是生活,都是必不可少。

按照王曉初的說法,是瘟疫影響了經濟,所以很多人停用了副卡。但實際上預付卡也是有各種套餐的,絕大多數都非常便宜,每個月也就十幾元錢,差不多就是一碗牛肉麵的價格。在正常情況下,一個人僅僅為了一碗麵錢的費用,就要停用一張卡,中斷很多的社會聯繫,從情理上說很牽強。

而且,多數副卡都是用於私人聯繫,有大量社會關係網在裏面,如果經濟不好,恰恰是更需要加強聯繫,保持人脈,一般不太會因為節約這麼十幾元套餐費而去銷卡,這對改善經濟狀況基本上沒甚麼實質意義。

當然,經濟比較拮据的人群也是大量存在的,主要是打工群體和沒有收入來源的學生。這部份人群為了節約一點生活成本,放棄副卡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這同樣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出帳用戶的大量消失,是在1、2月,而全國封城的高峰時段,是在2月初,那時候官方的宣傳非常樂觀,一直在說元宵節就是拐點,過了就逐漸恢復正常。企業的破產壓力真正到來是在2月底3月初,無論打工群體還是學生,絕大多數都不可能有這樣的先見之明知道企業要倒閉以及學校至今無法復課。

所以,這2千多萬人幾乎不約而同在一個非常短的時段都選擇了停用副卡,這個現象怎麼說都很罕見。

而且,客觀地說,王曉初解釋的原因裏面,我們也不能排除其中一部份是主卡其實也沒用了,也就是這個人再也不需要聯繫任何人了。

每個數字背後 都可能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當然,我個人也不認為這2142萬人都是因為瘟疫死亡了。只是這麼龐大的一個基數,無論何種情況去排除,哪怕只剩一個零頭,也是2萬人,也值得我們重視,畢竟,這不是簡單的數字,每個數字背後,都可能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討論到這裏,大家可能已經看清楚了,這背後的各種因素很複雜,實際上我無法在這裏給各位一個明確的答案。我只是把自己觀察到的一些現象,給朋友們做一個大致的梳理,至於事情的真相如何,可能還要留待日後有更多資料和證據,才能做出客觀的判斷。

還有一些其它的說法,比如攜號轉網,加入5G等等,其實都基本不成立。攜號轉網且不說辦理比例非常低,官方數據到去年底僅有1.8%,而且轉網相當於肉爛了在鍋裏,三大營運商的總數是不變的,而我們看到的是總數銳減。至於5G也是相似情況,現在整體上還處於大陸所說的「基建狂魔」階段,還在基站建設的早期,很多地方開通5G基本上就是一個噱頭,真實的用戶數仍然只是小眾層面。

起碼說明國內經濟下滑 空前慘烈

我們簡單總結一下今天的話題,這2千多萬移動用戶的銳減現象,起碼說明了國內經濟的下滑達到了一個空前慘烈的程度,這是可以肯定的。至於說其中有多少是因為失去生命而沒有了帳單產出,我們暫時無法做出一個哪怕是大致的評估,但是我個人覺得,死亡人數如果在數萬乃至數十萬的規模,我也不會感到奇怪,因為官方數據一向都聽黨指揮,難以相信。

我們現在看到起碼兩個證據,《南華早報》披露官方1月感染的內部數據,是其公佈的至少10倍以上;另一個例子是山東衛健委被曝光內部統計數據,是公開宣佈的20倍以上。

一個最有參考價值的對照,就是爆發情形和武漢非常相似的意大利。意大利的數據真實性和透明度是很高的。根據最新的數據,意大利當前的死亡率是9.8%。而意大利的整體醫療條件,是要比武漢以及整個湖北都要好的。所以,從這個簡單的對比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曾經的武漢和湖北,究竟經歷了一段甚麼樣的歲月。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裏,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