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無比的瑪瑙盤,通透無瑕的白玉杯,是世間罕見的珍寶。唐朝裴行儉統帥三十萬大軍平定西域,宋朝韓琦為相十年,輔佐三朝帝王,他們均是身份顯赫的朝廷重臣,面對毀壞無價珍寶的無名小吏,他們只是一笑了之。其寬宏大度的胸襟,令今人震撼。

裴行儉像,取自清咸豐修《安徽黟縣裴氏族譜》(公有領域)
裴行儉像,取自清咸豐修《安徽黟縣裴氏族譜》(公有領域)

瑪瑙盤碎 不責軍吏

唐朝調露元年(六七九年),突厥十個部族的可汗阿史那都支以及李遮匐,引誘各部落侵擾安西,並與吐蕃結盟。唐高宗獲悉消息,下詔授裴行儉(六一九年~六八二年六月九日)擔任定襄道行軍大總管,率領三十萬大軍討伐。此次出征,唐軍大獲全勝,威震西域,凱旋而歸。

裴行儉平定都支、遮匐叛亂之後,繳獲了一批價值連城的珍寶。諸軍將士都想一睹珍寶風采。於是,在一次宴會上,裴行儉把珠寶陳列開來,讓將士們欣賞。

清朝瑪瑙長方盤(公有領域)
清朝瑪瑙長方盤(公有領域)

其中有一個極為珍貴的瑪瑙盤,約有二尺多寬,光彩奪目,震人心魄。有一個軍士捧著瑪瑙盤,因為走得太急,不小心跌倒了,瑪瑙盤也隨之摔碎了。

這名軍士震驚惶恐,立即磕頭請罪,竟致頭破血流。裴行儉看著摔碎的瑪瑙盤,臉上沒有絲毫惋惜的神色,也沒有責怪這名軍士的意思,只是笑著說:「你並不是故意的,怎麼嚇成這個樣子?」

有一次,皇上賞賜裴行儉一匹駿馬和珍貴的馬鞍。令史(官名,掌管文書)擅自騎馬奔馳,結果駿馬摔倒了,馬鞍也摔壞了。令史害怕遭受刑責,就逃跑了。裴行儉派人將他找回來,沒有絲毫責怪懲罰他的意思。

韓琦為北宋大臣,與范仲淹一起抗禦西夏,時稱「韓范」。圖為清宮殿藏本韓琦畫像(公有領域)
韓琦為北宋大臣,與范仲淹一起抗禦西夏,時稱「韓范」。圖為清宮殿藏本韓琦畫像(公有領域)

物之成毀 自有時數

北宋名臣韓琦(一零零八年~一零七五年 ),被尊稱為「社稷之臣」。早先他鎮守大名,有一天有人進獻了二隻玉杯,說:「鄉民耕地時從毀壞的墓塚中得到的。玉杯從裏到外沒有絲毫瑕疵,可謂絕世珍寶。」韓琦取出百兩銀子答謝他。君子愛玉,韓琦也特別喜歡,視為珍寶。

每次舉行宴會,款待賓客,韓琦都會單獨再設一桌,鋪上華麗的衣物,將玉杯放在上面。一天,韓琦召見漕使(負責水運糧食的官員),取出玉杯,準備用它盛酒宴客。不料,一個官吏不慎撞倒了桌子,玉杯全都摔碎了。在座的賓客都驚愕萬分,不知所措。

那名官吏立即跪倒請罪,趴在地上等待發落。韓琦不動聲色,只是笑著對眾人說:「凡是器物都有它作成和毀壞的時候,一切都是有定數的。」轉而對那名官吏說:「你是不小心誤撞桌子,不是故意的。你又有甚麼罪呢?」在座的賓客都被韓琦的寬宏大度所震撼。

裴行儉和韓琦身份顯赫,官居要職,依然能在所在的階層,善待於人,實屬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