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肺炎疫情真相,致使病毒泛濫、釀成大禍。疫情不僅加劇了中共黨內權斗,而且各派「倒習」聲浪也格外緊張激烈。近日,紅二代也加入「倒習」陣營,外界認為結局難料。在此之前,習近平為防政變,早已調兵入京。

中共病毒大爆發,引起社會動盪,直接威脅到當局的政權安全。北京以強硬手段維穩、噤聲,甚至在瘟疫爆發之初瞞報,打壓傳播疫情真相的一線醫院,並聲稱病毒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等,引發國內外輿論的強烈不滿。

中共左右派「倒習」潮也一波接一波。首先是前清華教授許章潤、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為代表的民主自由派,於2月初已經發聲,怒批中共隱瞞疫情打壓公民社會,導致疫情大爆發,要求對造成疫情失控的官員問責,呼籲習下臺。

中共左派文人、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也刊文,替「吹哨人」李文亮醫生鳴不平,並批評中共官員說假話。

3月6日,財新網刊發署名文章,要求當局重視「吹哨人」的作用,並引用中共「家法」稱,凡是說假話掩飾嚴重過失、縱容或誘迫下級說假話的,「都必須繩以黨紀」。

財新網被指王岐山背景,王岐山在任中紀委書記時,財新網一度被視為「打虎風向標」。

同日,王岐山的好友、知名地產商任志強也發表長文不點名的批評習近平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並稱中共體制決定了其必然會隱瞞真相,釀成疫情失控的慘劇。

該文發表後任志強失聯,據傳已被「留置」,是習近平親自下的命令。

1月22日,中共紅二代陳平於微信轉發的給中共高層及退休元老的《建議書》,在中國互聯網掀起又一波浪潮。文章涉及倒習,內容火藥味十足,立即引起輿論關注。

陳平的父親是中共高官,陳是典型的「紅二代」。目前旅居香港。有分析認為,建議書一定程度上呼應了知名地產商任志強批評習近平的文章。

同日,胡亥的博客刊發題為《到了今天還想「倒習」?不要腦袋了嗎?》一文說,討論習近平去留的《建議書》。這只不過是懷有良好願望的精英分子所杜撰出來的美景,空中樓閣與現實脫節,看不出有任何實現的可能。

文章給出的理由是,在中共十九大以後,習近平建立起以許其亮上將為首的空軍掌軍班底,控制了軍隊的絕對權力,將中部戰區的近40萬野戰精銳調入北京市區,採取了以防衞首都為核心的掌軍路線。

空軍上將乙曉光執掌中部戰區司令,調大軍進入北京後,閹割中央警衞局的政治功能,接管了北京城防,占據所有城內戰略要點,中央國家領導機關也置於軍隊的監視下,軍隊成為除習以外,無人有權染指的權力核心。徹底消除了黨內政變的任何企圖,消除了反習的政治力量。

文章認為,習近調兵進京這一戰略舉動,確使自己的權力基礎空前穩固,中共政治元老,退休常委及現任政治局常委只能俯首帖耳,不敢亂說亂動。

而以中共軍委副主席許其亮、中部戰區司令乙曉光以及丁來航等空軍將領,也都是習近平提拔的親信將領,對習忠心,手握重權,他們眼裡只有習,不會買其它人的帳,使眾多反習勢力,找不到下手處。

文章說,通過分析可以看出,那些所謂「開會」討論習近平去留的消息,應該是體制外精英放的試探氣球。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說,紅二代倒習的核心目的是保黨,而現任中共高層採取的策略也是為了保黨,二者只是路線不同而已。中共面臨巨大危機,即使換人也是換湯不換藥。

唐靖遠認為,當前在習近平還掌控著軍權的前提下,反對勢力要想在黨內發起一場罷免行動,成功率仍然很低。但是,中共政治老人從來沒有真正放棄影響力,只不過是從明處轉到了暗處,密切關注習近平的決策。因此習近平面臨的是內外交困的局面。要想真正找到出路,唯有解體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