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校長勞倫斯·巴考(Lawrence Bacow)2020年3月24日通過電子郵件告訴哈佛師生,他檢測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呈陽性。

大紀元刊文表示,稱新冠病毒為中共病毒更準確。因該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因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向全世界擴散,並造成全球大流行。截至3月24日,全球417,654人感染,18,605人死亡。

巴考在信中說,在22日出現症狀之後,他和妻子阿德勒(Adele Bacow)24日下午得知,病毒檢測結果為陽性。他說,他們出現了咳嗽、發熱、畏寒和肌肉疼痛等症狀。

截至24日下午,18名哈佛師生員工檢測病毒呈陽性。

令人關注的是哈佛大學跟中共關係深厚。

哈佛被稱為第二中央黨校

哈佛大學跟中共關係深厚,中國僑民給它封了另外一個名字「第二中央黨校」。

美媒《石板》報道說,中共中央組織部2001年啟動一個項目,就是在哈佛培養中共領導人。這個項目的目標之一是為中共官員提供培訓,技能和專業知識,讓他們可以應對中國日益複雜的局勢和民眾對專制政權的挑戰。

這些經過仔細審核的官員,選拔出來的政權「明日之星」,被送到國外頂尖大學,在經過特別設計的項目裏學習。如今,中共當局已經將這個官員培訓項目擴張了到斯坦福、牛津、劍橋、東京大學和其它地方。中共迄今已經派遣超過4000名官員接受培訓。

《石板》報道說,李源潮是中共政治局當中第一個在哈佛受訓的成員。後來,他成為中組部的頭頭,之後更陞遷至國家副主席。

在哈佛接受培訓的官員名單上還有一系列知名人物。李劍閣後來是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長。趙正永後來是陝西省省長,陳德銘後來是商務部長。

哈佛的培訓課程可以說是為中共量身定製的。哈佛老師教中共官員們如何擔任領導人、如何制定策略、如何進行公共管理。一些講課者是大名鼎鼎的哈佛教授,包括羅傑·波特(Roger Porter)和約瑟夫·奈(Joseph Nye)。

課程包括美國政策和政府管理、媒體運作、談判策略甚至社交媒體。其中一門課程是危機管理。另外一門課程則是為上海市政府量身打造。培訓課程總部位於甘迺迪學院阿什中心。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秘書長盧邁說,這些課程的「目標是幫助中國當局在全球化環境下工作,追趕上來」。

除了上課之外,哈佛還安排中共學員實地參觀,包括麻州議會、波士頓重建局、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和聯合國。

哈佛跟中共的特殊關係在於它被中共中組部選中。而中組部是中共高度機密的一個機構,負責全中國的黨幹部任命,包括市長、省長,直到中央政府副部長。

盧邁透露,逾一半派往哈佛進修的中共官員在回國之後不久獲得提拔。

中共對哈佛的重視,從習近平2019年3月20日接見哈佛大學校長巴考可見一斑。

哈佛幫助中共導致險惡後果

外界有評論認為,哈佛為中共培訓官員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因為哈佛在幫助磨練、完善和提升一個專制政權的專業程度,而這個政權在系統性地、以史無前例的規模侵犯人權。雖然哈佛並沒有教中共官員如何審訊人權活動人士——中共獨裁者也不需要別人教——但是,哈佛幫助中共加強了統治,而這個政黨不遺餘力地殘酷對待那些質疑其統治權力的人。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副主席劉易斯·利比(Lewis Libby)撰文說,儘管中國是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體,但是中共領導人忽視必要的改革,反而揮霍大筆錢財,用於實現其在亞洲、歐洲的霸權野心,以及牢牢控制中國人民。

在國內,中共花費大筆金錢阻止老百姓多生孩子、打壓網絡言論、鎮壓維吾爾人、香港民主運動和西藏人。

在國際上,為了擴張地緣政治版圖,中共一帶一路「大撒幣」的基礎設施項目遍及從東南亞到北大西洋,從南海到帕勞。在過去幾十年,中共國防支出每年增加10%,遠遠超過任何其它國家。如果中共哪怕拿出其中的一小部份用於整治衛生系統,今天的全球災難就可以避免。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並在全球大流行,大紀元在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一文中揭示了病毒與共產黨之間的關係,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中共病毒」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