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3月24日。

先看一下這張遼寧一家餐廳掛出慶祝美國疫情爆發的橫幅,這張照片昨天幾乎轟動全球的照片。

這是在遼寧瀋陽一家楊媽媽粥店掛出來的橫幅。這家粥店,因疫情,關閉了兩個星期,剛剛重開。一肚子怨氣,總得找人罵一下,宣洩一下,所以掛上這樣的橫幅。

有這樣的情緒不奇怪。在中國網絡上,各種關於疫情和病毒的真實信息,會很快被刪除,甚至被警告,但有些信息,雖然明顯是假的,但絕對可以大行其道,肆無忌憚。比如美軍放毒消息,就是這一類的。

說的人多了,大家都說,很多人當然就相信了。香港就有朋友跟我說,他在大陸的家人都說是美軍放的毒,問我是不是真的。如果你是那個楊媽媽,你會不會也去罵美國罵日本呢?

美軍放毒,這是典型中共邏輯。

首先是有人以陰謀論開始,說9月武漢軍運會,10月出現零星病例,質疑其中的關係,然後有人說是美軍帶來的病毒,這中間沒有任何證據,甚至連可能的證據鏈,就是畫出個虛擬邏輯關係都不用。比如說,這麼多國家參加軍運會,為甚麼就一口咬定是美軍帶去的呢?

這些民間的瞎猜,雲裏霧裏的,有沒有邏輯,有沒有道理都沒關係。

網絡上胡說八道的東西很多。但最搞笑的,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居然一本正經地說,可能是美軍把病毒帶來的。

然後中國武漢有人要起訴美軍,說美國軍隊把病毒帶到了武漢,所以要賠償他們的損失。

中國邏輯啊。

有時候,中國官員也會實在不好意思。

前兩天,美國HBO新聞台,專訪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他就說,散佈病毒來源於美軍病毒實驗室的謠言,是一個瘋狂謠言。雖如此,其他話題上,他的表現都很中國。

主持人問他新疆的事情,他說談這個問題「沒有建設性」、主持人問他為甚麼因為一篇文章,就把華爾街日報記者趕走,他回答:「或許你應該先問一下,放在這篇文章是否是一個好主意。」

很中共特色吧。別人問他為甚麼打人,你問別人為甚麼這個時間從這裏過?明知道會被打,還要經過,是否是一個好主意?

主持人問說,「民間記者陳秋實現在哪?他之前深入武漢報道疫情之下武漢人民所經歷的慌亂遭遇。」

崔:「我從未聽過這個人。」

主持人:「真的嗎?陳秋實?」

崔:「為甚麼不?」

主持人:「2月9日你在面對國家的節目中,也曾被問到這個人。」

崔:「沒有,我當時並沒有被問到任何一個個別的記者。」

主持人:「我看過那段影片,瑪嘉禮布瑞南(面對美國節目的主持人)當你的面提到陳秋實這個人。」

崔:「我那個時候不知道他是誰,現在也不知道。」

主持人:「現在已經是一個多月之後的事,你難道一點都不好奇的想知道他是誰嗎?」

崔:「我們中國有14億人民,我怎可能認識每一個人?」

真的讓人想起了滿清時期那些天朝大員。

紐西蘭總理阿登(Jacinda Ardern),最近接受當地電視台採訪,在被記者質疑紐西蘭防疫能力不足時,突出了一段話:其它國家能做到了,從而台灣,新加坡,香港,我們也能做到。

奧克蘭大學的一位中國留學生,「紐西蘭中國碩士博士生聯合會」主席,Wilson Pan看了電視新聞,即刻到中共駐奧克蘭總領事館匯報。

紐西蘭親共的華人圈,聞風而動,他們發起聯署信,要總理道歉,這封信說,阿登在過去幾個小時裏,批評紐西蘭華人社區(這其實是造謠)。還說無知不是最糟糕的,傲慢才是,身為一個總理沒有基本常識(重點來了),香港台灣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中國的一部份。

信中要求阿登給一個解釋,要道歉。

除這封信之外,這些華人還發起反對執政黨的「紐西蘭工黨」,呼籲所有華人這次大選中不要投給工黨。阿登大概是西方國家裏面最親共親華的領導人之一了,甚至有人說,不是之一,跟本就是最親共了。紐西蘭有一位華裔國會議員,被證明曾經在解放軍情報部門工作,而且還刻意隱瞞。這個議員,居然甚麼事情都沒有,繼續當他的議員,這在全世界,恐怕也是絕無僅有的。

中國《環球時報》和《北京晚報》的社媒,也發文配合,說阿登的言論是「反華操作」,說她肯定是故意的,要給她記上一筆云云。

美國之音3月21日刊文說,中共當局正在全力對國內外展開一場「宣傳游擊戰」。宣傳游擊戰是指中共當局在竭力宣傳一些東西,但又像打游擊一樣打一槍就跑或躲藏起來,不但不敢公開堅持自己所宣傳的東西或應對質疑者提出的質疑,擺上證據,反而對質疑進行全力的封殺。

報道說,眼下中共對外進行宣傳游擊戰的一個明顯例子,就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公開宣稱從武漢傳出的肺炎疫情的肇事病毒,可能是美國軍人傳輸到武漢的。

然而,外國記者追問該說法是否是中共政府的正式立場時,中共外交部另一位發言人顧左右而言他,拒絕對這個問題做出明確的回應。

歐洲最大發行量的日報《德國圖片報》(Bild)發表文章說,中共病毒的大流行以最痛苦的方式提示了我們:這個微笑的國度,微笑著當面欺騙了我們,一次又一次。

文章列舉了四點:一、中共領導人在病毒開始爆發的兩周用各種方式隱瞞真相,不讓外界知道;二、「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被警察要求噤聲,後來死於中共病毒;三、國際專家說,中共政府從一開始就在感染者人數上作假,沒人知道那裏實際有多少人生病和死亡;四、當病毒波及全世界後,中共又聲稱,中共病毒來自國外。

其實,中國國內的五毛也好,小粉紅也好,有各種各樣的過份操作,大家並不意外,因為在防火牆內,長期得不到全部的資訊,被灌輸經過彎曲的消息和價值觀,當然是坐井觀天,起碼也是變成了夜郎自大的貴州驢子。

這個不奇怪。大家奇怪的,是在海外獲得多種渠道信息的人,卻仍然能夠做出各種義和團的行徑。

人類思維特點,80%來自情緒,20%來自理性和邏輯。問題是,人很難察覺這個過程。12億中國人民族情緒被中共無理性刺激起來,對所有人和國家都是一場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