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瘟疫,再次將習近平置於風口浪尖。

中共危機加劇 疫情追責聲起 習近平處風口浪尖

2020年3月22日,旅居香港的紅二代、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在微信裏轉發了一篇公開信,建議緊急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是否下台的問題。

公開信寫道:「對習近平執政以來工作的評價,其重要性不亞於打倒四人幫。對習近平執政路線的評價,其意義應該高於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歷史定位。」

陳平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說:「我覺得這可能是很多人、尤其是體制內的人的想法吧。這特殊之處是現在總是到了要有一個(解決辦法),不能老處在這麼一個狀態。這樣下去你中國肯定是不太好辦啊。那麼,這可能是一條路吧。」陳平認為,這封公開信遠不如任志強批評習近平的文章尖銳深刻。

從陳平轉發這封公開信和他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看,他和「很多人」都是認同這封公開信的基本觀點的。

3月6日,網上出現一篇署名「任志強」的文章,從內容看,這是一篇尖銳批評習近平的文章。3月12日,任志強「被失蹤」。有報道說,他已被北京市紀委監察委「留置審查」。

任志強是中國大陸著名地產商、紅二代的代表性人物,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歧山關係密切。從任志強「被失蹤」和陳平的說法看,上述署名「任志強」的文章,就是任志強所寫。他的文章代表了一批紅二代、中國政商界精英的看法。

2月4日,許志永在網上發表請習近平「讓位」的《勸退書》,在海外影響很大。2月15日,許志永在廣州番禺被抓。

許志永是畢業於北京大學的法學博士,曾被司法部等評選為「2003年度十大法治人物」。被《南方人物周刊》評選為「2006年度十大青年領袖」。許志永是中國大陸非暴力維權運動的領軍人物之一。他的觀點代表了一批維權人士、民運人士的看法。

2月4日,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也發表了一篇猛烈抨擊習近平的文章《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稱中共「敗像已現,倒計時開始」,「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許章潤目前處於「被軟禁」狀態。許章潤的觀點代表了一批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的看法。

陳平、任志強、許志永、許章潤等都公開站出來,表達了對習近平的不滿,他們背後都代表著一批人,對習近平來說,這是不得不正視並嚴肅對待的。

習近平頭號政敵仍是江澤民、曾慶紅

然而,習近平最大的政敵,仍然是江澤民、曾慶紅。習近平上台頭5年反腐打虎,就是為了從江、曾手中奪權,習查處的440多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大多是江、曾提拔重用的。這場「習江斗」實際上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但是,習近平擒賊沒擒王,沒有抓捕江澤民、曾慶紅。不僅如此,還在中共十九大前與江、曾妥協,由此埋下了他後5年執政的最大禍患。

習近平上台前,並沒有自己的人馬,從中央到地方充斥著江、曾提拔重用的人。在頭5年反腐打虎中,習對江、曾人馬清洗不徹底,中共政法高層仍由江、曾親信郭聲琨把持,中共文宣系統,仍由江、曾親信王滬寧把持,中共港澳、外交、國安等系統,都沒有深度清洗,江、曾親信遍佈這些領域。

習近平雖然抵達權力巔峰,卻得不到國內外的真實信息,江、曾通過王滬寧不斷給習灌迷魂藥,低級紅、高級黑輪番上演,把習搞得暈暈乎乎,中美貿易協議差點攪黃了,香港差點重演「六四」屠殺。今年以來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全球,習再次被置於最危險的境地中。

從2020年1月1日至3月23日,83天的時間裏,有關中共病毒,發生了太多極端反常的現象。最近的例子是,兩位中共外交官對同一個問題的說法截然相反。

3月23日,中共駐美大使館網站公開了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接受外媒採訪的實錄。崔天凱表示:「病毒是來自美方軍事實驗室而不是中國,類似瘋狂的言論,我們怎麼能相信?」「我在此代表的是中國國家元首」。然而,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分別用中文和英文發表兩篇內容完全相同的推文,其中寫道:「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

如果說崔天凱的這個說法是代表習近平,那麼,趙立堅就是故意存心跟習近平唱反調。趙立堅竟然不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放在眼裏,他哪來這麼大的膽?他的說法究竟代表誰?是不是代表江澤民、曾慶紅?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不是病毒的源頭?

趙立堅的胡言亂語,在美國朝野上下引發滿腔怒火。3月17日,美國律師起訴中共,索賠20萬億美元。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被列為被告之一。

據知情人士爆料,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幕後操控的。國內外許多人懷疑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的病毒外洩,導致了這場波及全世界的大災難。2月15日,網上傳出消息說,武漢肺炎的「零號病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生黃燕玲。中共說這是「謠言」。黃燕玲是不是「零號病人」?只要讓她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由她本人親自出面澄清,這個「謠言」不攻自破。但是,至今為止,黃燕玲沒有公開露面。

2020年1月1日至今,中共政法、衛健委、宣傳三家一直在「封口」。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封了8位醫生的口。同日,國家衛健委打電話給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封這家研究所員工的口。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佈《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國衛辦科教函【2020】3號文件),封相關科研人員的口。然後,是中共黨媒向全世界散佈「沒發現人傳人」,「沒發現醫護人員被傳染」,「可防可控可治」的謊言。

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分管國家衛健委的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都是江澤民、曾慶紅的親信。2003年中國發生SARS疫情後,總結出的防控經驗是:「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此次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發生後,這三個「早」全被拋到九霄雲外,只剩下「早封口」。為甚麼?

黃燕玲是不是零號病人?作為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讓她在中央電視台露個面,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這麼簡單的給全世界人民釋疑的事,王滬寧就是不做。為甚麼?

查清病毒源頭是習近平的當務之急

現在國內外把焦點都聚在了中共病毒的源頭上。陳平轉發的公開信,任志強的文章,許志永的勸退信,許章潤的文章,都把責任歸咎於習近平。

作為中共黨魁,習近平有沒有責任?無疑是有的。習說他1月7日就對疫情防控作了指示。這就是說,至少在1月7日,有人向習匯報了武漢的疫情。我在這裏想說的是,習聽到的是真實的、準確的疫情匯報嗎?還是「沒發現人傳人」,「沒發現醫護人員被傳染」,「可防可控可治」的疫情?據我對習十九大以來在諸多重大問題上得不到真實消息的研究判斷,當時習聽到的匯報與武漢市民了解的情況差不多少。

武漢封城第61天,武漢作家方方在日記中寫道:「追責是必須進行的一件事,如果這樣天大的事不進行追責,我不知道官方怎麼向天下人交代。」她還提到,對於這場疫情有許多疑問,可惜,幾乎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

對習近平來說,查清中共病毒的源頭問題,是一件必須做的大事。習必須查清:第一,黃燕玲是不是「零號病人」?第二,是誰1月1日下令對8位醫生封口的?為甚麼?第三,是誰1月1日下令對武漢病毒研究所封口的?為甚麼?第四,是誰下令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佈2020年3號封口文件的?為甚麼?

至於習近平會不會被趕下台,我認為,可能性不大。軍權在習手上,這是最關鍵的一條。其次,中共當前面臨的全面危機,是過去幾十年積累下來的,中共已經到了晚期癌症的晚期了,換了任何人,都無力回天。

習近平的當務之急,是查清疫情源頭,將製造這場人禍的罪魁禍首繩之以法。這個關鍵問題解決了,其他問題可能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