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橫行之際,中共稱病毒來自美軍,以逃避責任。美國專家撰文對中共謊言進行深入分析,並指出中共此舉反而曝光其已身處絕境,抹黑美國是為轉移世界對其執政無能的注意力。

詹姆斯·卡拉法諾(James Carafano)是美國智囊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外交與國防政策研究副總裁。2020年3月17日,霍士新聞(Fox News)刊登了卡拉法諾有關中共病毒的評論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中共的反美宣傳荒唐可笑,究其背後的原因或許是因為中共絕望後的企圖,目的是轉移注意力。

中共長期以來一直試圖利用西方的善意來壯大自己,同時削弱西方的力量。卡拉法諾寫道:「中共政府比(第五代匿蹤戰鬥機)F-35更為隱蔽,它利用官方的外交舉措不露聲色地為其進入學校、民間社會和私營部門購買門票。」

但是,卡拉法諾認為,現在中共偽裝的面具和手套都在脫落。在過去的幾天中,中共改變了宣傳策略。中共官員、政府代表和官方媒體現在正公開攻擊美國,散佈關於中共病毒的蓄意謊言。

這種劇烈轉變讓美國專家反思,中共謊言的背後到底有甚麼企圖,為甚麼中共政府官員現在公開否認中共病毒始於武漢,並聲稱美國須對此病毒負責?

「中共病毒是中共政府對世界的詛咒」

大衛·哈桑尼(David Harsanyi)是美國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資深作家,也是《第一自由:持槍穿越美國不朽歷史的歷程》(First Freedom: A Ride Through America’s Enduring History with the Gun)一書的作者。中共的蓄意謊言讓哈桑尼用犀利諷刺文字發起抨擊,並用「中共病毒是中共政府對世界的詛咒」(COVID-19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Curse upon the World)作為文章的標題。

他寫道:「世界衛生組織和其他敏感的靈魂已指示我們,不要提及冠狀病毒的新菌株為『武漢』或『中國』病毒,因為這具有種族主義內涵。我不願意限制自己的言論以安撫中共的宣傳員,在我看來,對這些用語的反感不是種族主義,而是逃避責任。但是本著禮讓的態度,並避免貶低整個國家,我很高興將其稱為『中共病毒(ChiCom Flu)』。」

他表示,有許多傳統疾病經常以「發現」疾病人的名字來命名,比如霍奇金氏病、帕金森氏病。也有很多疾病以爆發地命名,比如幾內亞蠕蟲、西尼羅河病毒、落基山斑疹熱等等。他開玩笑地說:「我懷疑我們是否因為對康涅狄格州產生了深深的仇恨而有了『青檸病』(Lyme disease)。」

他也認為,H1N1說起來不怎麼順口,但人們都知道這個在1900年代初殺死了約675,000名美國人和世界各地數千萬其他人的病毒引起的疫情叫「西班牙流感」。

但是,中共糾結於病毒的名稱對於抑制病毒傳播卻無濟於事。哈桑尼贊同其同事吉姆·格拉格蒂(Jim Geraghty)的觀點,到現在為止,中共在制止中共病毒的(真實)信息傳播方面,比制止中共病毒本身的傳播更為賣力。例如,中共驅逐了大多數美國記者出境。

2020年1月27日,丹麥《日德蘭郵報》(Jyllands-Posten)將中共血旗上的「五星」換成五枚「中共病毒」,非常生動形象地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共是全世界最毒的病毒。(Ida Marie Odgaard/Ritzau Scanpix/AFP)
2020年1月27日,丹麥《日德蘭郵報》(Jyllands-Posten)將中共血旗上的「五星」換成五枚「中共病毒」,非常生動形象地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共是全世界最毒的病毒。(Ida Marie Odgaard/Ritzau Scanpix/AFP)

垂死一賭 轉移聚焦中共敗政

那麼北京到底怎麼了?為何荒唐地將明顯是自己的責任甩給美國?卡拉法諾認為,這是因為中共政權正被接連不斷的誤判和失敗纏身。這些失敗包括:發展中國家在陷入中共全球「一帶一路」倡議設定的「債務陷阱」後,學會了吃一塹長一智;中共應對香港抗議活動和干預台灣大選的行為使許多國家,尤其是亞洲國家感到憤怒;最後傳出了中共病毒,北京的錯誤應對引發了全球中共肺炎疫情大流行。

哈桑尼也細數了中共應對中共肺炎疫情的錯誤決定,他指出,在肺炎疫情早期,中共破壞了樣本,並壓制了重要信息,這些信息可能有助於減輕這種病毒的危害。中共還禁止警告這種疾病的醫生發聲。有些人因「散佈謠言」或與同事分享測試結果而受到審查,有些人被迫寫自我檢討的公開信。根據《華爾街日報》,中共可以讓五百萬人離開武漢而不經過篩選。

如果說北京政府現在已黯然無光,那就低估了事實。卡拉法諾指出,中共甩鍋給美國很可能只是絕望後的企圖,目的是轉移世界對中共明顯失敗的注意力。

不過,這個目的很可能無法實現,而且適得其反。卡拉法諾指出:「更有可能的結果是,由於中共有關病毒的指控是如此荒唐,以至於我們對已經存在了一段時間,但在很大程度上被美國忽略的宣傳類型開始關注。」

互聯網將中共抹黑行動記錄在案

中共長期以來一直依靠美國總統的批評家來收集批評白宮的信息,並將其推向國內的反特朗普擴音器。例如,當美國官員開始將此病毒稱為「武漢病毒」(中共病毒)時,北京政權開始反對,並說該術語某種程度上是一種「種族主義」。美國的一些左派人士,包括自己使用過該術語的媒體人,迅速接過話題並重複了這一指控。

多年來,中共一直在開展抹黑運動,以破壞美國在非洲和南亞的影響力,互聯網將這些信息一一記錄在案。卡拉法諾說:「多虧了互聯網,我們能夠看到更多信息。」

他提到中共駐南非大使林松添有關公開否認病毒始於武漢,並聲稱美國須對此負責的言論。

卡拉法諾指出,多年來,中共一直在向非洲宣傳反美信息,所有這些侵略性計劃旨在滲透並主導非洲媒體市場。

中共的反美宣傳不僅限於非洲或僅限於中共病毒。最近,中共官方媒體抨擊美國千年挑戰公司(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簡稱MCC,美國政府獨立的對外援助機構,由9名成員組成的董事會負責管理,即國務卿、財長、商務談判代表、國際開發署長、執行總裁和4名總統直接任命的公眾代表)對斯里蘭卡的投資,指責美國把該開發計劃當作「特洛伊木馬」,背後有「不可告人的企圖」。

美國看清中共反美反人類本質

卡拉法諾指出,中共正在應對的不再是一邊倒的宣傳戰,特朗普政府會做一切,但不會做這件事,那就是不批評中共政府。正如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一直呼籲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國」,才是來自北京的麻煩根源。

哈桑尼也在文章中強調,中國人不是問題所在,只要看看他們在台灣、香港或美國的成功(就知道了)。問題出在中共。他表示,像所有共產黨人一樣,中國共產黨人隱藏社會問題。這種保密和不誠實的行為可能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尤其是在高度互連的世界中。

中共宣傳,中共讓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擺脫了極端貧困,哈桑尼則指出了中共反人類的本質,他寫道:「自由貿易和現代化也帶來了一些基本責任,例如,不可以用可預防的人畜共患疾病殺死世界上的每個人。」

到目前為止,美國政府各部門一直保持以各自分開的方式處理與中共的關係。因此,美國試圖與北京進行貿易協議談判,儘管美國正採取行動來對抗中共不斷增長的軍事力量,並且全球的媒體戰日益升溫。卡拉法諾認為,在競爭中保持這種平衡感和紀律感是保護美國利益並防止競爭失控的關鍵。

他也表示,最終的底線是,無論當前中共病毒的爆發如何發展,中美之間的大國競爭將持續一段時間。但是,北京的無能引發的全球大流行已經產生了一個積極的副作用。

卡拉法諾寫道:「它(中共肺炎疫情)讓我們的目光更加敏銳,讓我們看到中共的官方外交面具背後,一個在全球舞台上日益強大的競爭對手的邪惡反美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