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美國總統朗奴列根曾說:「蘇聯是人類自由和人類尊嚴的反動逆流。」

反對者聲稱蘇聯永遠也不會倒台,直到1991年12月26日,這一切真的發生了。蘇聯已不復存在了。事實證明列根是對的。列根明白,儘管蘇聯擁有貌似無敵的軍隊和其它外在的力量,但其內部卻充滿了矛盾和弱點。只有當柏林牆倒塌,蘇聯暴露出它實際上就像個紙老虎一樣的時候,世界才明白了這一點。極權主義永遠都是一個騙局。

這種情況會發生在今天的中國嗎?中國自1949年以來就被中國共產黨所控制,而現在這個中共政權正受到一種非常嚴峻的病毒的考驗。

李文亮之死,深刻地動搖了中國人民對中共宣稱它是全知全能、無懈可擊的信念。去年12月,這位眼科醫生曾警告,武漢出現了新變異的、當時還沒有被命名的「中共病毒」( 俗稱武漢肺炎),引起了極大關注。

然而,由於這種勇敢且具有洞察力的警告,李文亮遭到訓誡。不久之後,他死於「中共病毒」。他的死亡,以及疫情蔓延的速度令人震驚,導致了公眾的不安和對極權主義領導的罕見批評。這也導致許多以前沉默的中國公民開始質疑這個迄今似乎無所不能的政權的可信度。

至於香港,那裏的民眾早已經明確表示,他們不想要中共政府所提供的任何東西。儘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危機暫時結束了香港持續不斷的公眾抗議活動,但很明顯,香港人已決心留住英國殖民時期的「遺產」——即民主傳統和個人自由,而這些在大陸是完全沒有的。

香港人也比大陸同胞富裕得多,他們明白民主和經濟繁榮是相輔相成的。大陸的極權主義體制只允許在中共完全掌控之下的企業自由,這種體制無法與「香港奇蹟」相抗衡。

台灣的情況也是如此。台灣是一個繁榮的民主國家,那裏的公民比大陸的公民要富裕得多。在最近的選舉中,台灣選民毫無疑問地表示,無論北京有多麼憤怒和吹噓,他們拒絕讓成功的民主制度成了獻給中共獨裁政權的犧牲品。

所有這些都讓中共領導人深感不安。他們如何在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國家保持絕對的控制權?這個國家的大多數人都有智能手機,他們都清楚地知道,香港人和台灣人是自由和繁榮的,而他們自己卻不是。

不管是在大陸、香港、台灣還是其它地方,大多數的中國人都是正派而勤奮的。他們本應該擁有更好的東西,而不是讓寄生統治的共產黨把他們像機械人一樣的對待;迫害法輪功、基督徒和維吾爾族人;僅僅因為加拿大遵守了美國合法的引渡要求,就扣押了兩名加拿大人質。

目前,世界因武漢肺炎(或者更確切地說,是「中共病毒」) 而陷入危機,尚不清楚世界的未來會怎樣,更不用說中國自己了。危機過後,國際社會是否會對中共採取行動,令其賠償數萬億美元的損失和數以千計的生命損失? 會有大規模的集體訴訟嗎? 會有人因此掉腦袋嗎?

畢竟,中共早在2019年12月10日就知道了這種新的傳染病疫情,並且在近一個月的時間裏對它進行掩蓋,而不是採取行動應對它。可信的估計是,如果當時中共當局能夠迅速採取行動,「中共肺炎」將成為一個局部的小事件,而不是允許它成為一個全球性危機。但中共不僅沒有為病毒疫情的誕生和大規模傳播負責,還編造了病毒是美國軍方製造和傳播的陰謀論。

那麼,中共政府會為這場巨大的災難和它自己的不合理行為負責嗎?還是說,它的巨額財富會讓它逍遙法外? 現在還不知道事情會如何發展,但有一件事是清楚的:我們現在對中共到底有多危險和多殘酷有了更清晰的認識。

當列根在1981年預言蘇聯——俄羅斯的共產主義的滅亡時,他受到了許多歷史學家和其他權威人士的批評,甚至是嘲笑,他們都擁有比列根尤里卡學院(Eureka College)文憑更高級的大學學位。但事實證明了列根是對的。幾年後,切爾諾貝爾核事故暴露了蘇聯帝國的腐敗和無能,它在蘇共的崩潰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中共病毒也會成為促成中共崩潰的切爾諾貝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