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打擊之下, 大陸各地商戶要求免租減租的請願此起彼伏。3月23日上午,河南鄭州銀基廣場復工開業的第一天,大批商戶在商場外聚集請願,要求租金減免。之後,銀基廣場宣佈對商戶免租60天。

3月23日是河南鄭州市銀基廣場復工開業的第一天,影片顯示,廣場門口人山人海。大批商戶由於不滿商場方遲遲沒有公佈疫情期的租金減免政策,在商場外聚集請願,要求「減租半年」,大批公安趕到現場。

據當地媒體報道,當天上午銀基廣場宣佈,「服裝類的、且持續經營類的店舖免租60天,此類店舖停工期管理費全免」。

各地小商家生存艱難

銀基廣場商戶的請願只是當前大陸各地租戶風起雲湧的抗議潮的冰山一角。

疫情衝擊之下,餐飲業、服裝零售商、酒店旅遊、影視娛樂、零售等行業遭到嚴重衝擊,營收直接降入冰點,每月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房租成了所有小老闆的夢魘。許多小企業瀕臨破產邊緣。

對於各地服裝商來說,一些冬裝、春裝滯銷,動輒數十萬元的庫存積壓。另外還有房租、人工等難以避免的硬性成本支出。

但從市場方層面來看,減租並不容易,有的市場方營運多年,尚是虧損狀態,減租更會加重營運負擔。有的市場是「二房東」,能否減租自己說了不算。有的市場自身背負按揭和巨大的債務,現金流緊張。

各地從2月份開始陸續復工,儘管有關減租的文件不斷出台,但因為房東不姓「國」,也面臨資金壓力,因此消極應對。 3月份,各地商戶的抗議和請願大幅度增加。

3月初,深圳、廣州服裝批發城的商戶先後大規模上街舉牌抗議,要求減租,引發全國關注。

之後,各地的類似請願一直未斷。在廣西貴港的女人街,商戶手裏拿著打印出來的標語,在商場門前搞起了喊口號式的「散步」。

貴港女兒街。(截圖)
貴港女兒街。(截圖)

商戶要求退租免租。(網絡圖片)
商戶要求退租免租。(網絡圖片)

在重慶,也有商戶要求「退租半年,減物業費」。在福建福州,不少商戶把標語貼到了自己商店的招牌下。

在福州,不少商戶把標語貼到了自己的招牌下。(網絡圖片)
在福州,不少商戶把標語貼到了自己的招牌下。(網絡圖片)

3月18日,在廣西南寧步行街裕豐大廈門口,大批商戶拉起橫幅高喊:請給我免租。

廣西南寧裕豐大廈大批商戶維權。(網絡圖片)
廣西南寧裕豐大廈大批商戶維權。(網絡圖片)

廣西南寧裕豐大廈大批商戶維權。(網絡圖片)
廣西南寧裕豐大廈大批商戶維權。(網絡圖片)

據悉,由於疫情影響,裕豐大廈商家日常營收受到很大影響,收入驟減。可令商戶吃不消的是,收入沒了,成本卻不減,每月物業租金照舊,這讓商戶感到巨大的壓力。於是,商戶們聯合起來,以拉橫幅的方式,向裕豐提出申請:給予3個月(2、3、4月)的免租期。

南寧一大型連鎖餐飲店老闆全勝透露,其公司包括南寧、廣州多家分店,2月份營收一分都沒有,為過年準備的食材早就壞了,已經全部扔掉,預計損失超過百萬。

全勝周邊認識的餐飲老闆,已經垮了一半,剩下的也度日如年。全勝表示,如今,雖然不少公司漸漸復工,可是大眾恐慌情緒仍在,餐飲業的解封日,不知何時到來。

但商戶的請願並不是都能得到想要的結果,日前,山東省即墨市即墨皮革城商戶們集體要求減租。但相關部門不理睬,不給任何答覆,反倒是叫來大批警察,暴力抓人,威懾商戶們。這些無助的商戶們不斷地問警察:我們沒有做錯甚麼,警察為甚麼抓人?

最新還傳出一段影片中,一名童裝店老闆因房租太高,店裏沒有顧客,幹不下去了,於是在街上擺攤,又遭城管攔截,一邊收東西一邊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