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全球170多個國家和地區蔓延。但中共不僅不檢討,還為逃避全球追責甚至抹黑美軍。美國資深學者表示,中共此舉令美國人開始醒悟,認清中共的危險所在,但應該區分中國人和中共。

沙迪·哈米德是布魯金斯學院(Brookings Institution)的資深研究員,也是《大西洋》雜誌的特約作家。近日,《大西洋》雜誌發表了哈米德的評論文章〈中共正挑釁世界以逃避責任〉(China Is Avoiding Blame by Trolling the World)。他在文中指出,中共玩忽職守,罔顧生命,讓全球民眾面臨生命危險,同時也讓全球民眾醒悟,看清中共,並不再對中共報有任何希望。

中共蓄意掩蓋病毒爆發有據可查

中共病毒自去年12月最早被傳出,到中共正式宣佈武漢封城,整整過去了七周。哈米德在文中指出,中共蓄意掩蓋病毒爆發有據可查,有目共睹,它從一開始就壓制有關病毒的信息傳播,對遏制病毒卻幾乎毫無作為,反而允許疫情在最初爆發的關鍵時期不受控制地蔓延。

他在文章中寫道:「該政權不僅危及自己的國家和公民,而且也危及世界100多個國家,讓它們面臨同樣的潛在災難。更有害的是,中共政府審查並拘留了那些勇敢的醫生和舉報者,他們試圖發聲警告他們的同胞,因為他們了解正在到來疫情的嚴重性。」

對於該病毒的名稱命名問題,中共宣傳從一開始就埋下了伏筆,並利用世界衛生組織來為其掩蓋做鋪墊。對於特朗普總統將大流行稱為「中國病毒」(中共病毒),並一再指出中國是全球大流行的發源地,一些美國的評論員和政客感到震驚。哈米德表示,在命名中共病毒為冠狀病毒19(COVID-19)時,世界衛生組織就特別避免提及武漢,而中共政府一直積極地爭取不強調流行病的爆發地。哈米德提到,由於不強調疫情爆發地,掩蓋了北京政府所扮演的讓疫情蔓延到其它國家的角色。

中共向來掩蓋疫情,這是有據可查的,包括2002年和2003年的非典(即沙士)。但是哈米德指出,中共在去年武漢首次疫情爆發後的12月和今年1月,一個多月的玩忽職守,其應對措施的拙劣史無前例。去年年底就應該是中共當局採取行動的時候,但正如《紐約時報》的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Nicholas D. Kristof)指出的那樣,「它們(中共)果斷地採取了行動,但不是針對病毒,而是針對試圖對公共健康的威脅引起注意的舉報人。」

哈米德認為,這正是讓病毒傳播到全球的原因,因為中共假裝病毒沒有甚麼可擔心的,於是武漢成為了讓病毒外洩的城市,直到1月23日,即在中共病毒首次出現的第七周,中共才決定對武漢進行封鎖。正如意大利、美國、西班牙和法國的疫情發展所顯示的那樣,一周內就可以發生很多事情,而一周遠遠少於七周。七周後,武漢市長周先旺承認已有500萬人離開武漢。

中共不負責任 現在是追責的時候

然而,中共的玩忽職守遠不止於此。哈米德認為,中國的專家早就在論文中警告過中共病毒。他舉例說,中國專家在2019年的一篇文章中警告,「未來類似非典或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冠狀病毒的爆發很有可能源於蝙蝠,而且發生在中國的可能性在增加。」而早在2007年的一篇期刊文章中,傳染病專家發表的一項研究認為,「來自動物或實驗室的非典和其它新型病毒的可能性再次出現,因此防疫準備工作不容忽視。」哈米德指出:「它被忽視了。」

美國政治科學家安德魯·米奇塔(Andrew Michta)認為,任何經過仔細衡量的證據都可以清楚地表明中共不負責任。米奇塔在《美國利益》(The American Interest)網站發表的文章中寫道:「關於確認責任和機構的問題非常容易回答:中共國。」

但這是應該責怪的時候嗎?哈米德認為,這正是時候。他寫道:「當災難發生時,尤其是可能毀滅整個國家,造成數千人喪生的災難發生時,那麼這就直擊要害,特別是當中共官員開始利用危機,並發動虛假信息運動,並聲稱美國軍隊引入了該病毒時。」

哈米德認為,在中共病毒傳播到美國各大城市之前,中共早已開始極具創意地向美國出版物挑釁,驅逐美國記者,並把任何批評中共處理疫情不當的言論都視為「武器化覺醒」(weaponizing wokeness)。他寫道:「聽到中共發言人使用『種族主義和偏見』的詞彙讓人感到有點超現實,想想,正是這個政權將超過百萬的穆斯林和少數民族的民眾投入了『教育營』。」

要區分中共和中國人

哈米德也提醒美國人,要區分中共和中國人,不能因為中共的行為,而對中國人或亞洲人產生種族歧視和偏見。

他寫道:「當然,美國人必須警惕總體上把亞洲人當作中共的替罪羊,尤其是中國人。中國民眾因高感染率和大量死亡人數而受盡了苦難。然而,中共是另一回事。一個政府不是一個民族,中共是一個政權,它很輕易地就能成為我們生命中最邪惡、最殘酷的政權之一。批評獨裁政權在其境外和對自己的人民的所作所為,僅僅是在描述事實現狀。」

透過對中共行為的分析,哈米德認為,種族主義等模糊的名詞已無法清晰區分暴政統治者和暴政下人民的對立關係。他寫道:「那些發起種族主義謠言的美國批評家們,他們無意間破壞了暴力政權與生活在暴政下人民之間的區別。似乎也有太多人願意接受在中共政權和特朗普之間劃上道德的等號。這種態度很輕率。特朗普沒有阻止媒體報道中共病毒。他沒有使批評他的人消失。一個政權的性質關係重大。這就是為甚麼我很高興能在這個前所未有危機時期,生活在一個有缺陷的民主國家。」

哈米德認為,通過這次中共病毒危機,全球的民眾都將更加清晰認識到中共的危險所在。他斷言,疫情過後,至少美國與中共的關係將無法恢復正常。

他寫道:「危機過後,無論何時,與中共的關係都不能也不應恢復正常。在巨大的破壞規模變得清晰之後,無論如何都不會恢復正常。」

他繼續寫道:「最終,這種全球大流行應讓我們醒悟,不再對中共成為全球負責任的一員抱有任何希望。它不是,也不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