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陽光衛視集團主席、中共紅二代陳平轉發一封建議書在互聯網熱傳。建議書呼籲立即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去留問題。對此,陳平說,他也不知何人首發此文,但言論和新聞不自由,謠言必然會漫天飛。

近日,一封標註由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於微信轉發的給中共高層及退休元老的《建議書》在互聯網掀起又一波浪潮。

建議書說,鑒於面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國經濟與國際關係形勢嚴峻,要求召開中共政治局緊急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及軍委主席的職務的議題。並建議由李克強、汪洋和王岐山三人組成領導小組,負責召開會議。

建議書末尾又強調,對習近平工作的評價,重要性不亞於打到四人幫。對其路線的評價,重要性高於十一屆三中全會。

清華大學前政治系講師吳強對《自由亞洲》表示,這份建議書似乎是對知名地產商任志強不久前,因涉習近平文章被監視居住的一個回應。

吳強說,越來越多的紅二代們似乎在跟習走得越來越遠,這種間隙其實在任志強的失聯,當然任失聯是跟此前的文章有關。基本上反映了最初作為習的執政基礎或者是擁戴他執政基礎的紅二代集團,一種難以掩蓋的失望,而且這種失望到目前發展到兔死狐悲的一種同情,而這種同情正在轉化為對習的不滿和公開的批評。

北京獨立學者高瑜說,該建議書內容與早前署名任志強的文章,觀點一致:就是說現在這種政治狀況一定要改,現在的權力中心沒有這種改的意思。高層不允許出現批評意見。更不允許現在說的甚麼要改變權力結構等話題。

正在香港的一位不願公開全名的訪問學者李先生自由亞洲說,《建議書》對習近平掌控下,權力的描述客觀準確:「換句話說,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這些建議也是比較中肯的,但是我對這份建議書所能起到的作用,還是不樂觀的。因為,一方面這份建議書是匿名流傳,而且沒有體制內的人出來站台背書。」

轉發建議書的中共紅二代成員陳平發微信說,他只是轉發了上述建議中共政治局召開緊急擴大會議的匿名文章,並不知道提出建議者的身份。

他表示:「昨日,我在微信群中收到,感覺尚屬溫和理性,便順手轉發。但不知出自何人之筆。此匿名信網絡上轉發者眾多,媒體、自媒體借炒作我轉發而發酵,無非要牽強附會扯上王歧山、任志強。言論、新聞不自由,必然謠言登大雅之堂。可悲!」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就是因為言論、新聞不自由,最後導致謠言滿天飛。唉,這也是既是特殊的、也是必然的現象。」

陳平認為,這個建議書之所以反響大,正是因為中國處於多事之秋,否則不過是一篇無足輕重的網帖,遠不如任志強的批評文章尖銳深刻。

任志強早前發表文章直指北京當局,炮轟習近平在17萬人大會上的講話,並直指這就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文章稱,中共體制決定了其必然會隱瞞真相,釀成疫情失控的慘劇。

該文發表後任志強失聯,據傳已被「留置」。是習近平親自下的命令。

任志強最近傳出失聯的消息。(今日焦點)
任志強最近傳出失聯的消息。(今日焦點)

任志強也是中共紅二代,其父任泉生曾擔任中共商業部副部長。任和王岐山亦師亦友,關係密切。

中共紅二代成員、自由派作家戴晴認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躍的體制內改革派人士,對於中國當前狀況和未來發展憂心如焚。

她說,有人匿名在這個時機表達訴求,就是希望改變,而這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他們覺得到現在要是再不說話,再不動作的話,這個國家就太慘了。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擴散全球闖下大禍,疫情持續蔓延不僅加劇了中共黨內權鬥,同時中國左右派齊「倒習」潮也一波接一波。

早在2月初,前清華教授許章潤、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為代表的民主自由派紛紛發聲,怒批中共隱瞞疫情打壓公民社會,導致疫情大爆發,要求對造成疫情失控的官員問責,呼籲習下台謝罪。

許章潤說,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中共敗象已現,倒計時開始。

中共左派文人、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也刊文,替「吹哨人」李文亮醫生鳴不平,並批評中共官員說假話。張維為歷來是一味替中共辯護的左派人士和國家主義者。

3月6日,財新網也刊文要求當局重視「吹哨人」的作用,並引用中共「家法」稱,凡是說假話掩飾嚴重過失、縱容或誘迫下級說假話的,「都必須繩以黨紀」。

財新網被指王岐山背景,王在任中紀委書記時,財新網一度被視為「打虎風向標」。

對此,有分析人士說,中共紅二代和財新網此時發文批習,屬於中共內部反習,說明習原陣營進一步分裂,疫情爆發加劇中共權鬥,習在黨內遭到徹底孤立,已成為「孤家寡人」,中南海各派系正在為最後的生死一搏作準備。對中共來說,目前已到了真正的內憂外患日暮窮途。#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