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近期在歐美多國肆虐,導致十多萬人感染、幾千人死亡之際,非洲疫情也開始爆發。世界衛生組織非洲區域主任3月19日表示,截至當天,已經在非洲34個國家確認了600例病例,而一周前為147例。目前非洲發生疫情的主要國家有布基納法索、突尼斯、塞內加爾、尼日利亞、喀麥隆、剛果、加納、摩洛哥、埃塞俄比亞、坦桑尼亞、肯尼亞等,幾乎遍及非洲大陸。

不過,從現有的增速,從歐美等國疫情的蔓延速度看,以及基於非洲落後的醫療衛生條件判斷,未來非洲疫情的發展走向絕不令人樂觀,疫情在54個非洲國家和地區快速蔓延將在未來一個月內顯現,而這無疑與非洲國家接受中共利誘密切相關。

早在毛時代,中共就花費巨資收買亞非拉等國,取代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地位。其後,嘗到了甜頭的中共繼續通過投資、召開「中非論壇」等金彈外交,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獲得非洲、拉美等國的支持,在諸多國際事務上與美國對抗,比如台灣問題。

最為突出的是在人權領域,中共在這些國家的支持下,成功的將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變成踐踏人權的機構,所有針對中共及古巴等暴政國家人權狀態的提案都無法通過,而這也是美國多次要求改組人權委員會、甚至要退出的原因。

中共官方資料顯示,2006年,中方對非投資僅為3.7億美元,但從2015年1月到10月,就增加到了19億;短短2年之後的2017年,投資數額已高達31億美元。此外,2015年時,中共曾宣佈要為中非「十大合作計劃」提供600億美元的資金支持。截至2018年3月,「已有超過90%得到落實或做出安排」。

更讓不少中國人大罵的是,2018年9月的中非論壇,中共向非洲國家又一次承諾了600億美元的支持,而此時的中國還有近一億的貧困人口、幾千萬失學兒童、政府積欠退休職工一萬多億巨額養老金,90%以上的農村人口沒有醫療保險或醫保非常低……不過,中共在經濟上的收益與投資是不成正比的,但這顯然不是中共的優先考慮的選項。

更為關鍵的是,與西方國家援助非洲不同,中共援助非洲是不加任何條件,哪怕是獨裁、專制、人權惡劣的國家。而這當然也是非洲不少國家統治者的需要。為了幫助這些國家,中共還向這些國家提供電子監控設備和互聯網審查技術等。歐美批評人士對此指出,中共對非洲的援助只能加劇非洲的腐敗和債務負擔,而且損害了西方在推動非洲國家尊重人權的努力。

中共在非洲的大肆滲透,以及非洲國家甘願接受中共的金錢並為其站台,是非洲疫情爆發的主因。不妨以目前確診人數較多的西非小國布基納法索(1984年前稱「上伏塔共和國」)和塞內加爾為例。

3月20日,布基納法索國民教育、掃盲和民族語言推廣部長斯坦尼斯拉斯・瓦羅發表聲明,稱衛生部門檢測結果顯示他本人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瓦羅表示,他16日出現症狀,18日接受病毒檢測,19日確診,目前情況穩定。

另據布基納法索應對疫情國家協調員馬夏爾・維迪拉奧戈19日晚宣佈,截至當晚,布基納法索累計確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40例,治癒4例,死亡1例。

位於撒哈拉沙漠南端的西非內陸國家布基納法索,總面積約為27萬平方公里,與馬里、象牙海岸、加納、多哥、貝寧和尼日爾為鄰,首都瓦加杜是該國最大的城市,也是文化、經濟中心。其人口只有一千多萬。經濟以農業為主,屬於比較貧困的國家。

早在1961年,布基納法索就與台灣的中華民國建立了外交關係,但在1973年斷交,轉而與中共國建交,主因是彼時的中共為其提供了大量的農業技術方面的援助,並在1973年與其簽訂了《經濟技術合作協定》。1994年,因事先獲知西非法郎即將貶值,時任布基納法索總統的布萊茲・孔帕奧埃擔心經濟失衡,遂選擇與台灣復交,與中共國斷交。此後,台灣在農業、醫療、電力等方面給予了其大力援助。

2017年1月,突然傳出布基納法索與台灣邦交不穩的消息。該國外長透露,北京開出500億美元甚至更多補助作為復交條件,但其拒絕了,「因為台灣是我們的朋友和合作夥伴。我們合作的非常愉快,沒有理由重新考慮雙邊關係」。

可是剛一年多,2018年5月,布基納法索第二次與中華民國斷交,與中共國建交。這表明中共提高了價碼。這是台灣蔡英文2016年5月就任中華民國總統兩年以來,在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馬、多米尼加後斷交的第4個邦交國。對此,蔡英文指責中共用金錢收買它國,表示台灣不會與中共進行「金錢外交」的競逐,中共玩弄金錢外交、承諾巨額的金錢,向許多國家拉攏關係,這種手法已引起國際社會更多的不滿。

再看塞內加爾。截至3月21日,該國確診中共肺炎病例為38例。而其被中共瞄上的主要原因是其優越的地理位置,更方便中國商品出口到美國。它的西邊是大西洋,北邊是毛裏塔尼亞,東邊是馬利,南邊是幾內亞和幾內亞比紹。岡比亞在塞內加爾的包圍之中,佛得角群島在距離其海岸約560公里處。

2018年7月,習近平在出席在南非舉行的金磚領導人會議前,先後訪問了阿聯酋、塞內加爾和盧旺達三國。訪問期間,習近平會見了塞內加爾總統和總理,而塞內加爾也成為第一個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計劃的西非國家。中共也是塞內加爾的第二大貿易夥伴。

布基納法索、塞內加爾與中共的關聯,不過是非洲國家的縮影,非洲國家肯尼亞、埃塞俄比亞、津巴布韋、蘇丹等很多國家,都在政治和經濟方面與中共勾兌很深,像一再替中共站台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就是埃塞俄比亞人,在任埃塞俄比亞外交部長和衛生部長時就與中共關係密切。也因此,親近中共的非洲諸多國家,疫情在其國土迅速蔓延也就不奇怪了。未來,讓人不無擔憂的是,一旦疫情嚴重,醫療條件遠比歐美和中國差的非洲將為此付出相當沉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