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對中共病毒的成功防疫模式,已經成了許多國家的樣板。不過台灣的衛生官員表示,如果世衛組織能夠及時傳達台灣對於疫情的警示,聽信台灣各界發出的「不要相信中共謊言」的聲音,全球的疫情就不會像今天這麼慘。

台灣:早就警告世衛人傳人

英國的《金融時報》3月20日刊文稱,台灣衛生官員批評世界衛生組織,沒能即時傳達台灣有關中共病毒(也叫武漢病毒或新冠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預警,導致很多國家仍然相信中共當局的(不實)數據和對疫情真相的掩蓋,並沒有提起對中共病毒疫情爆發的警惕,錯過了最初的寶貴防禦時間。
報道引述台灣衛生官員的話說,他們早在去年12月底,就警告世衛組織有關中共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風險,但世衛並沒有把他們的擔憂傳遞給其他國家。
由於中共的干預,台灣在50年前就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之外,因為中共聲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並要求第三國和國際機構,不得以獨立國家或類似的方式來對待台灣。北京利用對世衛組織的影響,最後讓台灣就連世衛大會觀察員的身份也被剝奪,使台灣處於孤立無助的境地。
文章指出,此前,世衛組織與中共當局的關係就一直受到批評;而這次疫情中,世衛又多次盛讚北京對中共病毒爆發的因應,儘管當地官員最初對疫情的長時間掩蓋受到了指控。
文章引述台灣主管防疫的副總統陳建仁的話表示,有台灣醫生從大陸同事那裡聽說,中國已經有醫護人員受到感染得病,這種跡象表明已經發生人與人之間的傳染。因此,他們就在12月31日,向國際衛生條例(IHR)和中共衛生當局都報告了這個情況。國際衛生條例是世衛組織的一個框架,可以讓全球196個國家,交換流行病預防和回應方面的數據。
具有防疫專家背景的陳建仁告訴《金融時報》,他們的警告並未能與其他國家分享。「國際衛生條例的內部網站為所有國家提供了一個共享流行病及應對策略的信息平台,而我國(台灣)疾病控制中心所共享的信息卻沒有被放進那裡。」
「世衛組織沒能獲得第一手信息來研究和判斷Covid-19(中共病毒)是否存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這導致它延遲宣佈這個消息,失去了提高中國乃至整個世界警報水平的機會。」
中共衛生部直到1月20日才確認了人與人之間的傳播,而世衛組織在1月中旬剛表示說,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可能「有限」,但在同一天又否認了這一觀點。
當被問及這些評論時,世衛組織表示,在其任務授權下需要信任,以「就有時敏感的問題進行坦率和公開的討論」,並使這種坦率的態度「要求我們尊重此類通信的機密性」。
在整個疫情爆發期間,世衛組織與中共當局的關係,一直受到質疑。

台灣中華民國副總統陳建仁(右)2月26日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時說:「台灣若加入世衛有助於預防武漢肺炎。」(總統府)
台灣中華民國副總統陳建仁(右)2月26日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時說:「台灣若加入世衛有助於預防武漢肺炎。」(總統府)

台灣朝野都執一詞:勿相信中共

儘管台灣受到中共和世衛組織的打壓,但憑著對2003年薩斯爆發期間所得的教訓,對於中共的數據,都要從另外其他的方面進行再評估,這幾乎成了台灣各界對於台灣這次能夠成功防疫的共同看法。
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3月16日在接受美國知名媒體人Hugh Hewitt專訪時表示,中國大陸的防疫手段,專制的中共實施了廣泛的反人權措施;「民主國家面臨同樣形勢,可採取更人道的應對方式。我們可以找到比中共更好的處理方式。」
他證實,台灣防疫成果近來屢獲國際主流媒體讚揚,至3月中已有逾42國共約270家媒體正面報道,多國政要也發言對台灣模式表示肯定。
台灣駐德代表謝志偉在接受德語媒體採訪時點出關鍵點:「別相信中共政權的相關說法及數據!」
台灣人權律師朱婉琪則表示,國際社會應該從台灣的成功經驗中了解到的核心與關鍵,更在於「抗疫與抗共不可分」。台灣就是「不輕信中共散播的疫情消息」,才取得了成功的抗疫成績。
朱婉琪指出,「這次防疫失守的許多國家並非醫療落後的國家,也並非文明落後的國家,但是人們都看到這些國家有個共通點:就是因為考慮了與中共之間的利益關係而輕忽了疫情的發展」;她舉例說,「日韓染疫的情況之嚴重與台灣相比的最大差別,並不在於醫療技術,而是在於對中國共產黨的態度」
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也表示,從武漢肺炎疫情的處理方式,就可以看出民主與專制國家的差異性。在民主國家,出現重大疫情的因應與態度及疫情的公開程度,與中共為了維穩,對於不利於政權的訊息採取掩蓋的方式大不相同。
台灣兒童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諮詢委員李秉穎表示,其實一開始就有注意到「他們(中共)的訊息好像不簡單」。美國《外交政策》雜誌3月16日發表專文指出,「對中國的警惕使台灣成為防疫典範」。
法國《費加羅報》17日以「台灣的反向模式惹惱北京」為題,分析了台灣成功的民主治理模式,與中共在國際上自詡的集權抗疫模式的差異。文章引用台灣衛福部長、抗疫總指揮陳時中的話說:「台灣人民不相信中共的防疫體制以及不透明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