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和中共走得近誰就倒霉。這一點,在中共病毒爆發的今天,表現得非常突出。而德國更是典型中的典型。

不同於其他歐洲國家,二戰後,德國被共產國際分裂爲東西兩部份,西德屬資本主義陣營,東德屬共產主義陣營,一正一邪,水火不容。1989年末,隨著東歐共產國際的解體,東德民衆也毫不猶豫地拋棄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兩德統一,結束了幾十年的分裂之苦。

然而,隨著復興經濟的需求和中共市場的開放,德國逐步與中共拉近關係,成爲與中共關係最密切的西方國家之一。正是因爲與中共的關係,使中共病毒在德國(基本上是原西德地區)大爆發。

作爲共產國際一部份的東德徹底拋棄了共產體制,給德國人民帶來了福分,在此次中共病毒大爆發的今天更顯得突出。下圖的統計數字截至到3月21日。

一、經濟上嚴重依賴中共 支持中共「一帶一路」

早從2002年起,中共就已成為德國在歐洲區以外的第二大出口國,而德國也把中共視爲亞洲地區的第一經濟夥伴,是其最大的進口國。僅從最近的4年看,雙方貿易額達2,000億歐元。

以2019年爲例,德國對華出口960.13億歐元;而自華進口1,096.61億歐元。對德國而言,實際上是貿易逆差。

1、爲換取中共「經援」 允許中共大量投資本國經濟和金融

德國在從中共那裏得到「實惠」的同時,也在相當程度上被中共所控制。近些年來,中共爲了滲透德國乃至整個歐洲的經濟,大規模投資德國市場,大批中資進入德國。這些中資企業投資的主要區域都集中在原西德地區。

例如:北部大漢堡地區(因其港口和交通優勢,是中資企業在歐洲最集中的地區)、中部魯爾區的杜塞爾多夫、科隆等城市(人口稠密,經濟發達)和法蘭克福及週邊地區(德國的金融中心和航空交通樞紐,中資的銀行和航企都集中在這裏)。 

2、爲推動「一帶一路」,協助中共籌集資金

中共的「一帶一路」需要大筆資金運作,利用外資融資是其主要手段。亞投行就是中共的一個「大手筆」。亞投行的全稱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由中共發起。用中共的話語講,其目的是與「一帶一路」戰略高度契合,是「一帶一路」戰略目標的戰略手段,而且絕不止於此。

中共忽悠上百個個國家出資成立亞投行的三大目標是:人民幣國際化、爲「一帶一路」大規模融資、輸出國內基礎設施建設過剩產能。

德國是亞投行創始成員國和最大的域外出資國,也是亞投行的第四大股東,爲中共融資大搞「一帶一路」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中共控制德國金融的另一個典型例子就是海航集團入股德意志銀行。1870年成立的德意志銀行不僅是德國第一大全能銀行,也是華爾街前十大投行之一,在全球擁有顯赫地位。

2017年初,海航集團購入德意志銀行的股份。短短幾個月,就持股9.9%, 成了這個德國老牌金融機構的最大股東,超過了持股6%的卡塔爾王室。不過,到2019年2月,隨著海航集團由於自身債務問題,不得不將其在德意志銀行的股份降到6.3%。

3、「中歐班列」開通 爲中共「一帶一路」鋪路搭橋

爲解決「一帶一路」的交通問題,中共將中國境內的多條鐵路與中亞和歐洲多國的鐵路聯通,成爲「中歐班列」。這些列車從中國內陸出發,途徑中亞,最後到達倫敦、漢堡等地。由於速度比海運快,成本比空運低,所以,通過「中歐班列」大量中國商品被運往歐洲。

而在這個班列中,德國的杜伊斯堡市成了一個重要節點。杜伊斯堡毗鄰西歐主要航道萊茵河,擁有健全的內河航運、鐵路和公路運輸網絡。截至到2018年底,從中國大陸發往歐洲的近1.3萬輛列車的貨物,有80%的終點站是杜伊斯堡。

4、與中共展開多方面的合作 執意讓華爲5G進入德國 

中共一直覬覦德國的通訊產業市場,而基礎設施落後也使得德國在數字經濟發展上有求於中共。德國總理默克爾上台後曾12次訪華,在國家層面支持中共的「2025中國製造」計劃,並努力讓華爲的5G設備進入德國。

2019年12月11日,華爲和德國電信商(Telefonica Deutschland)——西班牙電信德國公司簽訂5G合同,只待德國政府認可。該電信商是德國三大電信運營商之一,它要在未來幾年內擴大網絡建設。而華爲也同時宣佈其5G設備已獲准進入德國市場,將向西班牙電信德國公司提供5G設備及相關技術。

2020年2月11日,德國聯盟黨議會一致同意,不將華為排除在5G之外。德媒表示,該決定與德國的經濟政策有關,因爲中共已公開威脅,如果華爲被排斥,德國在華的汽車製造商將受到打擊。

德國聯邦內政部長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也公開表示他和總理默克爾的觀點「十分一致」,「反對僅因存在某種可能就把某個產品排除出市場的行為」。

二、中共病毒死亡率低 獨立撰稿人道原因

自中共病毒爆發以來,德國是歐洲重災區之一。截至到3月22日,德國感染人數已達22,364人,但死亡僅84人,死亡率遠遠低於其他國家。許多人對此很困惑,儘管有「感染人群平均年齡低」或「醫療條件好」等說法,但都無法令人信服。

對此,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說,從德國的疫區分佈明顯看出,誰遠離共產黨,誰就有福報。「東德地區的民衆早已摒棄了共產體制,從意識形態上否定了共產主義這套東西,所以那個地區的疫情就很輕。反之原西德地區雖然原來不是共產國家,但近些年卻跟中共走的太近。」

至於爲何死亡人數低,諸葛明陽認爲,「這還是與原東德地區民衆的選擇有關係。從業力福報角度講,原東德人摒棄了共產主義,也就是否定了無神論那套假說,自然消減了德國人的罪業,即使有些人染病,也可能還有機會活下來,也給了他們一個反思自己向中共說『不』的機會;其次,中共病毒具有反覆發作性。許多治癒的患者後來又變成陽性,病毒隱藏在體內,隨時有復發的風險。」
諸葛明陽最後表示,中共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病毒,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人,唯有從內心摒棄中共,才是獲救的唯一希望。@

 

附:部份疫情嚴重國家和不嚴重國家對比表(3月22日更新)

 

(大紀元製表)
(大紀元製表)

相關鏈接:

【系列分析報導3】:在政治和經濟上取悅中共 西班牙食惡果

【系列分析報導5】:助建P4 熱衷一帶一路 法國深陷中共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