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讓全球感染人數飛速增長,對中共追責的呼聲也在同時高漲。多位國際法律專家也紛紛支招,告訴想要起訴中共的民眾和團體,可以針對哪些中共的軟肋下刀,堅決追究中共應負的法律責任。

比照針對恐怖組織來起訴中共

以色列律師尼特薩娜達爾尚萊特納(Nitsana Darshan-Leitner)在福克斯新聞的訪談中說,「就像在法律上可以起訴恐怖主義的支持者一樣,(中共)政府如此恣意地無視、疏忽並掩蓋有可能在世界蔓延的瘟疫,是可以被追究法律責任的。」
達爾尚萊特納長期致力於起訴「恐怖組織和支援恐怖主義的國家」,並代表受害者起訴支持人權迫害的國家組織。她建議可以比照針對恐怖主義的條款,來起訴中共。
她說,「通常,像中國這樣的國傢都俱有主權豁免權,無論其行爲如何,政府都不會被通常的法院起訴或承擔責任,」但中共當局「蓄意掩蓋重大致命醫療危機的行為,不在豁免主權國家或擔責領導人的範圍之內。」
她表示,「中共簽署了國際條約,根據國際法有義務報告中共病毒而不是掩蓋。中共不是因爲製造這種病毒被追究責任,而是因爲沒有提醒國際社會並試圖向國際隱瞞而被追究。」

可依據《國際衛生條例》起訴中共

美國企業協會(AEI)國際法和國家安全專家伊凡娜·斯特拉德納(Ivana Stradner)指出,「《國際衛生條例》(IHR)是防止國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演變成爲國際問題的規則。《國際衛生條例》要求成員國必須把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立即通知世界衛生組織(WHO),中共延遲通報疫情違反了這個條例。」
斯特拉德納認為,各國可以依據《國際衛生條例》,在國際法庭起訴中共。」中國(中共)的行為對全球安全構成了威脅,違反了《聯合國憲章》第七章,該章授權聯合國安理會採取行動,以維持或恢復國際和平與安全。」

可根據《外國主權豁免法》對中共提告

美國喬治亞大學法學院教授蒂特斯尼科爾斯(Titus Nichols)認為,按照國際慣例,一般外國政府不會受到他國公民指控的影響,但是根據1976年《外國主權豁免法》(FSIA)規定,個別家庭是有可能對中共政府提起訴訟的。
「這個法案是針對外國政府或其機構和措施提起訴訟的主要手段。」儘管這種訴訟即使打贏了官司,法官下達了經濟賠償命令,可能也很難從中共那裡獲得賠款。
達爾尚萊特納律師也認為,各國如果認為其它國家的作為使其遭受了嚴重損失,要尋求賠償,可在國際法院提出民事訴訟。
一周前,美國已經開始了針對中共的第一例民間集體訴訟。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伯曼法律集團律師事務所(The Berman Law Group),代表4名美國人和一間美國公司,對中共政權提起了聯邦集體訴訟。
訴訟指控北京在疫情爆發最初時掩蓋了真相,因而導致瘟疫禍及全球,指稱中共政權「已經並將繼續造成人身傷害、死亡和其它損害」,要求中共當局賠償損失500萬美元。

可引用國際貿易法控告中共

紐約戴蒙麥卡錫律師事務所(Diamond McCarthy)的合夥人、國際爭端專家朱利婭阿比斯曼(Juliya Arbisman)指出,根據國際法尤其是國際貿易法的規定,國與國之間或者個人投資者,要求某國賠償的訴訟,具有廣泛的可能性。
她以《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為例,表示可以用其中沒有禁止人們從事瀕危物種的交易和食用的條款,來指控中共沒有遵守國際公約。因為最初中共就主張武漢海鮮批發市場是病毒的發源地,聲稱病毒是從動物宿主跳到人類身上的。

可用《禁止生化武器公約》起訴中共

加拿大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認為,中共沒有通報疫情,屬於持有病毒的行為,違反了《禁止生化武器公約》(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的規定。該公約第一條規定,締約國在任何情況下,都絕不能取得及持有生化武器。
麥塔斯說,「如果美國認定中國(中共)的行為違反《禁止生化武器公約》,延遲通報了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美國可以向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提出申訴。」

針對中共生化武器的訴訟已經開始

針對中共政府及其相關部門和個人,美國3月17日又有一個集體訴訟發生,指控中共當局製造「中共病毒」並將其作為生化武器,給全球都造成極大傷害,並要求中共當局賠償20萬億美元。
美國德州律師、前聯邦檢察官拉裡克萊曼(Larry Klayman),代表非營利組織自由觀察(Freedom Watch)和Buzz Photos公司,對被告提起了集體訴訟。
中國政府和兩個政府部門、中共解放軍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研究所所長石正麗,以及解放軍少將陳薇,都在被告之列。
克萊曼說:「中共設計的COVID-19(中共病毒)是一種非常『有效』的災難性生物戰武器,可以殺死大量人口。」「儘管看起來這個病毒是在計劃外的意外時間釋放的,但它被作為一種生化武器而準備和儲存,以用來對付中共認為的敵人,包括但不限於美國人民。」
起訴書中說:「由於根據條約中共當局已同意將此類武器定為非法,因此這些行為不可以是中共政府的行為,也不能要求豁免。」中共應為自己的「冷漠和惡意的行為」買單。
克萊曼說,起訴的原因包括6個方面:協助和鼓勵造成美國公民死亡或重傷的危險;向恐怖分子提供物質支援;串謀造成美國公民傷亡;疏忽大意;不法死亡;騷擾和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