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讓疑似中共實驗室製造出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擴散至全世界。疫情在美國的全面爆發,造成特朗普總統上任之後為美國經濟振興所做出的努力付諸東流。美股連續熔斷暴跌,抹去了特朗普執政之後的全部漲幅。不僅如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公開「甩鍋」美國,稱病毒是美國軍人帶入武漢。

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全世界都清晰看到:幾乎所有與中共走得近的國家都是疫情重災區,特朗普之前為了保住股市和顧慮美國經濟,對中共隱忍,在疫情問題上一度沒有正面應對。

形勢比人強,在美國和世界都處於巨大危險的情況下,特朗普如果不能夠在此時採取霹靂手段對待中共,特朗普的總統連任和「讓美國再次強大」都可能成為了一場「中國夢」。

3月17日,特朗普終於忍無可忍,對中共態度轉為強硬,開始稱病毒為「中國病毒(中共病毒)」,並且連日在推文和回答記者提問時使用「中國病毒」說法,特朗普說:「中國病毒本來應該被控制在它的發生地,中國武漢,但是由於中國沒有及時公佈情況,導致病毒在世界傳播,造成了災難性的影響!」「全世界因為他們(中國)的行為付出了很大代價」,明顯指向中共要為疫情在世界爆發負責。

特朗普上任之後所表現出來的執政風格,預示著這次顯示的強硬並非只是停留在口頭,預計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連環打擊將會展開。

當特朗普發出強硬姿態之後,中共已經開始表現出恐慌。

首先,是「戰狼」外交官趙立堅多日消失不見,不知道是否為其捅出的大簍子擔責,雖然他是「奉旨發聲」,但是,為領導背鍋是中共官員的光榮任務,趙立堅應該「無怨無悔」。

其次,是香港《明報》在3月18日演出的一場戲。

3月18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和該校名譽助理教授龍振邦,在《明報》發表《大流行源起武漢,十七年教訓盡忘》為題的評論文章。

文章的要點為:在民間日常溝通及媒體用語使用「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是通俗易明、方便溝通,並無不可;中國人的陋習吃野味是病毒之源;病毒由美國傳入的說法「毫無實證、自欺欺人」。

有意思的是,在文章發表之後,明報連夜發出通告稱: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及名譽助理教授龍振邦,撤回當天稍早在《明報》觀點版發表的文章《大流行源起武漢,十七年教訓盡忘》,並強調無意捲入政治。

在《明報》最新通告中,龍振邦和袁國勇表示,他們是科學家,終身追求科學真理,不了解政治,也從來無意捲入政治。「文章表達不適當,用詞甚至有錯誤,並非原意,希望外界不要把我們捲入政治,留給我們一個空間研究。」他們還表示,此文與政治無關,只是為了提出尊重真相、移風易俗。兩人對可能引起的誤會表達歉意。

需要指出的是,兩位作者撤稿聲明中表示用詞錯誤,應該是指在文章中把「台灣」稱為「中華民國」,所謂的「捲入政治」主要在這裏。

耐人尋味的是,雖然明報通告撤稿,但是這篇文章的內容並沒有在大陸被封殺,其文章中釋放的內容,中國大陸網民都可以看到。

對於《明報》這一出發稿和聲明撤稿的戲劇性事件,很大可能是報社與中共當局一場心照不宣的表演。

在香港,除了不被中共控制的獨立媒體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以及蘋果日報等為數不多的媒體之外,幾乎所有的媒體都被中共滲透和收編,只是淪陷程度不同而已,《明報》也不例外。

明報的這篇文章其實釋放了如下的信息:

第一、文章認為在科學研討或學術交流上必須使用官方命名,然而對疫病及病毒的俗名向來約定俗成,只要清楚明白便可,因此民間日常溝通及媒體用語可以「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或「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稱之。

武漢肺炎的稱呼是正常使用稱呼,其實,中共官方媒體英文版,一直都在使用武漢肺炎的叫法。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對外交官趙立堅闖禍後的降溫動作。

第二、兩人認為:「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濫捕濫食野生動物、不人道對待動物、不尊重生命,為滿足各種慾望而繼續進食野味。」批評中國人完全忘記「沙士」教訓,「讓活野味市場立足於先進城市之中心,明目張膽售之烹之吃之,令人側目」。

談到病毒源起,兩人指出流行病學研究明確顯示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為初期擴散點(amplification epicenter):「病毒很大機會在場內由天然宿主交叉感染中間宿主,再於中間宿主體內出現適應人體之突變,繼而出現人傳人之感染。」

用兩位科學家的身份,向外界釋放武漢肺炎病毒很大可能是來自國人吃野生動物,這就掩蓋了病毒可能是來自中共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的真相。

第三、對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近日質疑病毒由美軍帶到武漢,網絡上也開始流傳同類說法。兩人批評網上此說毫無實證、自欺欺人,建議「勿再亂傳,以免貽笑大方」。

這個信息,是再一次為趙立堅「闖禍」降溫。

綜上所述,在特朗普對中共表示強硬姿態之後,中共暴露出恐懼心態,開始退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