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讀大學畢業後回港就業,讀皮革和服裝設計的情侶大寶和小寶傾心服裝行業,決定攜手創業,推出自家搭配的情侶裝,用自己的專長帶給客人幸福的美感。店名「Freeland」寄語發揮創意,在自由的土地上設計出夢想。仿霓虹燈牌的招牌散發出溫暖的光芒,照亮著兩個年青人對未來的憧憬。未曾想到,在這一年「Freeland」被賦予了全新的意義,也令他們深深感受到港人之間的互信互助,無論現實再黑暗,都希望可以堅守內心善良之光。


自去年3月21日開舖到今日,「Freeland」的經營整整一年。(陳仲明/大紀元)
自去年3月21日開舖到今日,「Freeland」的經營整整一年。(陳仲明/大紀元)

自去年3月21日開舖到今日,「Freeland」的經營整整一年。位於葵涌廣場的服裝小店見證著年青人這一年所經歷的風雨,連儂牆上句句鼓勵,為自由發聲。這一年的歷程,令大寶和小寶兩位年青人更加成熟,他們也有信念堅持下去。

從「港豬」到勇敢發聲

與小寶傾談時,會被她自信又樂觀的個性感染,談起近期發生的各類社會事件,她理性分析,有理有據,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小寶分享自己的轉變:「2019年是特別的一年,元朗7.21事件讓我勇敢站出來,現在是大家俗稱的『真黃絲』。之前的我是『港豬』,對政治很冷漠,2014年的時候,我還不明白那時候為甚麼有人想要真普選,還在嘲笑他們。」


在小店的一隅,設置著連儂牆,表達港人心聲。(陳仲明/大紀元)
在小店的一隅,設置著連儂牆,表達港人心聲。(陳仲明/大紀元)

在小店的一隅,設置著連儂牆,張貼著相互鼓勵的話語,各類創意文宣,店內不時傳出《願榮光歸香港》的歌聲,並有《中大理大保衛戰》、《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特輯銷售。兩位店長娓娓道來小店「轉黃」的故事,希望能夠用自己微小的力量,鼓勵港人銘記歷史,不要輕易放棄傳達真相。


小店內有《中大理大保衛戰》、《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特輯銷售。(陳仲明/大紀元)
小店內有《中大理大保衛戰》、《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特輯銷售。(陳仲明/大紀元)

小寶回憶在店內看新聞看到流淚的日子:「我這一年都過著荒謬的生活,我從來沒試過看新聞看到哭的,但去年是這樣,其他人在我店舖看到,也一起哭。究竟為甚麼香港變成這樣?我這一年經歷了甚麼呢,就是經歷了大家一起哭,大家一起說加油,我們要一起站起來。」


元朗7.21黑社會白衣人打普通市民事件,讓大寶和小寶勇敢站出來。(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7.21黑社會白衣人打普通市民事件,讓大寶和小寶勇敢站出來。(陳仲明/大紀元)

7.21元朗黑社會白衣人打普通市民事件,至今都沒有調查結果,雖然有很多的證據,但真正的行兇者至今仍逍遙法外,政府還將錯誤推到普通市民身上,讓她感到十分荒謬。直視港人所面對的不公義事件,她和大寶決定盡自己所能幫助同路人。

互信互助 人性在黑暗中發光

樂於與客人傾談的大寶和小寶,希望小店成為客人心靈解憂的驛站:「我們不會覺得我們是老闆跟客人的關係,你買不買東西都沒有關係,都可以進來聊天,放鬆一下。我自己都知道這個運動令到很多家庭分裂、朋友撕裂,因為社會的撕裂真的很嚴重,並變成平時他們的壓力不知道在哪裏抒發,就到同路人的店舖去抒發。有些人會進來聊天,聊到一半他們就會哭;也很感謝我們為香港發聲,在這麼艱難的時候還會繼續貼文宣,播反送中歌曲。」


小店內張貼著各類文宣,也是客人心靈解憂的驛站。(陳仲明/大紀元)
小店內張貼著各類文宣,也是客人心靈解憂的驛站。(陳仲明/大紀元)

大寶談到這半年來,小店遇到了很多使自己感動的人:「在(去年)10月份的時候,很多媽媽級的人都站出來,她們拿著飯券,拿家裏的衣服出來,托我們給外面抗爭的手足,因為她們很缺乏網絡的渠道,不太清楚可以在哪個位置可以幫到他們,有甚麼渠道可以接觸到前線的手足。我們就這樣做一個中間點。」


小店免費派發飯券和衣服給手足,資源都來源於好心人的捐助。(陳仲明/大紀元)
小店免費派發飯券和衣服給手足,資源都來源於好心人的捐助。(陳仲明/大紀元)

有一次,一個媽媽送了約300件衣服給他們,請他們義賣或者送給前線的孩子,這件事令大寶和小寶十分感動:「她親手把衣服送來店舖,我們大家是不認識的,她憑甚麼要信任我們呢?」那一刻,他們體驗到了上一輩所說的獅子山下的年代,港人守望相助的時光。

因為這一批衣服,小寶認識了一對情侶。小情侶在領取衣服後兩日,傳出男仔被捕的消息,女仔第一時間來到店舖跟大寶、小寶求助,希望能幫助找律師,看能否有辦法聯絡到男仔。小寶當時感覺既震驚又溫暖,她沒有想到只有一面之緣的客人會如此信任他們,在最無助的時候找到一間陌生的小店求助。

男仔回家後,新年期間,專程來到店中報平安,當時大寶和小寶不在,是他們的家人看舖,家人得知男仔身份後,不但不收他的錢,還塞紅包給他,祝他平安、身體健康。這件事令小寶感到十分窩心,看到了人性中可貴的光芒。

小寶說:「不同的事情可以讓我們見到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認識的人都能夠那麼信任對方。」

今年1月底,小店閘門被人噴漆,稱他們為「暴徒」。小寶平時新聞看得多,但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還是感到手足無措:「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在監視我們,不知道下班後會不會被跟蹤。」事件在社交媒體曝光後,立即有同路人前來,幫他們想辦法抹去油漆,並主動提出如果他們擔心,晚上可以陪他們回家。

大寶回憶起這件事,十分感觸:「我真的很難忘,好像找回了香港人失去的那份人情味,以及那份愛。這個運動裏面,我覺得最感動真的是這份人情,每件事都是有人情味,香港人對自己手足的愛,去關懷身邊的每一個人。」


疫症當前,小店也售賣抗疫物資。(陳仲明/大紀元)
疫症當前,小店也售賣抗疫物資。(陳仲明/大紀元)

同路人的互信互助也感化著大寶和小寶,疫症當前,他們也希望透過自己的努力能幫到其他人,如派口罩、消毒噴霧、漂白水等,盼能為社區盡一分力。


小店舉辦的派口罩活動,希望能為社區盡一分力。(受訪者提供)
小店舉辦的派口罩活動,希望能為社區盡一分力。(受訪者提供)


小店在2月14日舉辦「和你斟」活動,準備了50桶漂白水派發給街坊。(受訪者提供)
小店在2月14日舉辦「和你斟」活動,準備了50桶漂白水派發給街坊。(受訪者提供)

為下一代保留真實的歷史

在商場中保留一片自由感言的空間,對兩位年青人來說受到的壓力也不小。小寶說:「在沒有黃色經濟圈的時候,我們其實感到很孤立,周圍沒有甚麼人可以幫手,都是我們自己默默在做,義賣、派飯券、派衣服。」身邊也有一些不支持他們的人,也有人投以異樣的眼光。

當問到為何要堅持發聲的時候,大寶認為這是一段不可遺忘的歷史:「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忘記每一個在這件事上犧牲的手足,他們付出了生命、付出了自己的未來去換取我們的自由。我很害怕真的有一天好像大家忘記了這件事情。希望香港人可以繼續堅持下去,我們最重要的是要堅持。」

小寶相信,總要有人願意將真實的事件還原,她不希望下一代看到的是被扭曲的歷史:「我每次都問自己,為甚麼你要站出來、你要發聲?我就是不想讓我的小朋友看到,原來這場革命是一班黑衣暴徒去搞亂香港,我希望他們看到的是,一班為了香港的未來而付出的年輕人。都是那句話,歷史會將我們宣告無罪。」

*********

因租約期滿,小店即將搬離葵涌廣場,但大寶和小寶都表示會繼續經營下去,他們在店面門口貼著「門店會結業,但黃店不會消失」字樣。據悉,小店將遷往旺角繼續經營。歷經一年的風雨,兩位年青人比以往成熟了許多,總結這一年的創業故事,小寶相信這是大時代下的一個縮影:「這一年我覺得很荒謬,也就是因為這個荒謬,團結了我們一班香港人。」◇


因租約期滿,小店即將搬離葵涌廣場,到旺角新店繼續經營。(陳仲明/大紀元)
因租約期滿,小店即將搬離葵涌廣場,到旺角新店繼續經營。(陳仲明/大紀元)


歷經一年的風雨,令大寶和小寶兩位年青人更加成熟,他們也有信念堅持下去。(陳仲明/大紀元)
歷經一年的風雨,令大寶和小寶兩位年青人更加成熟,他們也有信念堅持下去。(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