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後,中共大力宣傳「國企模式優越性」,並對負債國企採取讓投資者折價兌付債券的做法,而民企卻日漸艱難,中共「國(中共)進民退」的做法引發市場質疑。

最近中共國企出現債券折價兌付的「新模式」,比如青海省投資集團有限公司8.5億美元的債券,投資者被要求以低至面值37%的價格出售,引發投資者不滿。國企天津物產集團也計劃採取同樣方式兌付債券。

業界質疑,中共國企從去年開始出現違約,上述模式可能被其它無力還債的中共國企所仿傚。

另外,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中共進一步以國企主導經濟,引發市場質疑。《華爾街日報》19日引述分析表示,這樣恐怕會令中國經濟陷入債務泥潭,增加「國(中共)進民退」的隱憂。

最近中共官媒大力宣傳「國企模式優越性」,並稱國企幫助民營企業「渡過難關」,但是近日曝出,中小型企業在受到疫情重創的同時,並沒有像中共宣稱的那樣被國企,包括國有商業地產和物業減免租金。

僅3月初,就曝出多地多起商戶抗議要求減租的事件。比如瀋陽市五愛服裝城的商戶表示,只有業主得到減租的好處,大部份租戶沒有減少負擔,商戶抗議因疫情導致營業額大減,無法支付租金。

廣州、深圳、浙江省桐鄉市、廣西、四川、浙江等地多家商場也都曝出商戶遊行,他們手舉橫幅表達減租的訴求,但過程中遭到警察的阻攔、毆打,據法廣報道,甚至有抗議者被捕。

有小型商戶表示,疫情導致無法經營,收入歸零,卻還要被追繳租金、物業和水電費,不但沒有減租,有的商戶甚至被加租。

台灣《工商時報》3月4日發表社論表示,大陸企業國進民退現象,一直很明顯,中共病毒疫情(武漢肺炎)爆發後,民企經營更困難。

去年大陸有數十家民企被以經營不利和高負債的原因,實際控制人變更為中共國企,股權被收購。此前在2012年和2008年,也出現過大規模國企收購合併。

民營企業在大陸,在市場准入、融資、稅務等方面處於劣勢。文章表示,代表社會主義的國企坐大,代表市場經濟的民企漸弱,這樣的經濟體系,很容易忽略供需法則與價值規律,也無法高效配置經濟資源。

最近在中共病毒仍在肆虐之時,最新曝出貴州茅台集團董事長更換為貴州省政府官員,海航集團被海南省政府接管,被指是「國進民退」的兩個新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