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蔓延全球,重創全球經濟。香港宏高證券負責人、細價股專家梁杰文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越來越多的感染人數令許多國家鎖國、取消貨運航班,全球經濟停擺,「疫情對全球經濟影響,和金融海嘯造成的影響程度不相伯仲」。

受疫情波及,美國股市本月16日暴跌,出現兩周內的三次熔斷。梁杰文表示,中國股市與港股的跌幅雖小於美股,一旦受美股骨牌效應影響,預計4、5月或將出現「補跌」,「跌幅比美國更加急,更加快」。

梁杰文還說,中共降低融資成本,令資金流入股市,也是當前股市跌幅比較小的原因。另外,中共雖已要求企業復工,但是受疫情影響,國際降低對中國(貨)的需求、外國供應零件以及出口困難,都將導致日後中國股市下跌。

他還說,一旦熱錢、資金鏈撤離中國股市,將引發中國股價暴跌,「資金頂得一時頂不了一世,最終要撤退」。

他也預估,香港數百家證券公司中,個別長期存在營運問題、處於虧損的證券公司可能選擇關門大吉。他建議現階段「採取保守的投資策略,壓縮開支,開源方面隨著環境去變動。」

全球經濟停頓  金融海嘯再現

記  者:現在的股市是熊市,美國股市一個星期三次溶斷,十分罕有,上個星期四,全球股市蒸發了5萬億美金,等於日本GTP的兩倍,怎麼看這個熊市的走向?

梁杰文:我相信大家可能會與當年的金融海嘯去對比,大家記憶猶新十二年前的金融海嘯,當時用香港的恒生指數的跌幅來看很誇張,短短一年時從3.2萬點跌到最低的1萬點,跌了2萬點,這次的情況比較類似。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從中國蔓延到歐洲、美國不同的地區,越來越多人感染上,也越來越多的死亡事件讓全球經濟很多國家鎖國,甚至取消貨運航班,令全球經濟停擺,更恐怖的是不知道這次停擺多長時間。停很容易,但甚麼時候能恢復正常生活一樣呢?很多專家預測,最樂觀的也說要等到夏天7、8月的時候,離現在還有三、四個月。對全球的經濟影響有多大,大家認為和金融海嘯時候的影響不相伯仲。

骨牌效應到來 港股與中國股市補跌急又快

記  者:大家非常關注香港股市,從年初到現在跌了大概15%,沒有美國跌得那麼厲害,為甚麼美國股市與香港股市或中國股市反應不同?

梁杰文:從年初到3月中,美國股市已經跌了三成;大陸情況用上海和深圳的指數只是單位數的跌幅;香港居於中間,比美國、外國的好,但比大陸差,跌幅是16%,會覺得不是特別恐慌,但恐慌的情緒已開始見到,個別的大藍籌匯豐、平安保險很多公司的股價已創了一年的新低,今年的跌幅也是雙位數了。

用十多年前金融海嘯的經驗,另一個我比較擔心的是大熊市來到時候,我們不要那麼快下一個結論,今天港股和大陸跌得比較小,一直跌下去看到美國救市也沒有用,骨牌效應說不定跌市的下半場四、五月,香港和大陸會出現一個補跌的情況,跌幅比美國、外圍更加急,更加快。

中共控制股市 尚未反應全球經濟

記  者:大家知道中國的股市與其它市場經濟、自由市場不同,股市的表現是否與中共的操控有關?

梁杰文:我相信股市在一個短時間內是有一個人為的操控在裏面。比如大陸對(中共)肺炎的處理情況,在全球是第一個封城,用一些措施強迫企業復產。在這方面,投資者看到可以逼迫一些工廠復產,就會覺得對經濟的影響是有限的,甚至頭一、兩個月,大陸有點像聯署在放水、降低融資成本,可能這樣觸發資金流入了股市,讓股市的跌幅比較小,這是二、三月暫時發生的事。

但我比較悲觀,因為現在全球的經濟由於歐美封關而停擺,這樣大陸很難不受影響,就算工廠可以正常復工,市民可以正常上課、上學,但外國對你的需求或外國零件供應方面、出口方面都會有困難的,所以大陸股市的跌幅,我的預測是還沒開始跌或還沒有反映出這一、兩個星期對全球經濟影響的負面因素。

熱錢流出 中國股價將暴跌

記  者:大陸的經濟數據比較差的,股市與經濟數據好像唱反調一樣,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以前也有出現類似的情況,中共是否在控制股市?

梁杰文:這肯定是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上市公司未必能反映公司的實體經濟情況,因為在大陸很多上市公司是國企,它們有國家的資助或扶持,無論市場如何,無論颳風下雨,它的生意短期、中長期都不會受到影響,甚至有個別公司大陸熱錢太多了,沒有一個合適的投資出路或渠道,一些小價股或中價股都是一些熱錢的投資對象。

股價與基本因素關係不大了,這是大家的共識。大陸很多上市公司市盈率是幾百倍或帳面值幾十倍,一直有資金進來,我相信短時間內股價似乎是一個資金鏈,但如果疫情對環球的影響是越演越烈的話,資金頂得一時頂不了一世,最終要撤退,股價有機會會暴跌。

小價股首當其衝 炒作空間越來越小

記  者:你是香港小價股專家,對小價股的研究比其它板塊深入,但小價股很多是從中國來的,這次大跌對小價股的影響如何?

梁杰文:現在看到是大受影響的。我相信最主要是兩方面,一方面是股價被撐起或跌下,另一方面與金融海嘯很相似,流動性大幅減少甚至沒了,你手上有一支小價股,看到跌很多了想套現,但你發現沒有買盤,就算想折讓去套現都非常難。

這次對小價股的影響與以前的熊市比較相似,當跌勢出現,大家恐慌的時候,小價股不多不少都會首當其衝,上個月有些個別公司出現炒作,我也不排除一些個別莊家有炒作的活動出現,但會看到炒作的空間越來越小,時間也越來越短。

梁杰文:也反映了市場的情緒,不管是散戶還是莊家,都看到現在是熊市,越來越少的投資者進場或炒作的話,沒有一個對像或吸引不了投資大眾進場的話,股價即使有刺激會因個別原因炒高一、兩成,也會很快打回原形,我相信恐慌會持續比較長的一段時間,或細價股的低潮成交量可能到年底前未必會出現復甦的情況。

若美股牽動亞股大動盪 港府或出台臨時措施

記  者:限制沽空,你覺得香港金融市場裏,在疫情的情況下會有一些維穩的措施?

梁杰文:我覺得會有一些盤算和準備,因為歐盟或其它國家不同地區的市場對沽空都有一些限制,甚至今天還有一些新的消息說菲律賓金融市場停市,我相信最主要原因是歐盟方面個別地區的股市比如意大利、西班牙跌幅實在太誇張了,當局逼於無奈會有一些措施去安定民心。

另一個是空頭的問題,本身是可以很容易自由買賣的,也發現空頭的倉位很大的話,希望可以透過沽空緩和股市跌勢,歷史的教訓是沒用的,沽空也是阻止不了股市的下跌。最簡單我們看一下2008年的金融海嘯情況。2008年初很多地方政府、金融市場禁止沽空或提高沽空的門檻,但股市還是一發不可收拾一直跌下去,跌到2008年年底。

所以我相信香港的情況,最主要原因是港股或大陸的市場跌得不多,是一個有序的下跌或有升有跌,比外圍的跌幅差很遠,可能這個原因,香港還沒有禁止沽空或大幅提高期指按金,不給你開空倉一些特殊的證券交易措施出台。但我不排除情況如果越演越烈或美國拖累亞太股市的話,港股可能會有一些的臨時措施出台,希望減慢或緩和股市的跌勢。

記  者:對香港生活市場有甚麼影響?中外有很多投資者選擇來香港上市,京東也傳說來香港上市。

梁杰文:短線來講,金融市場受影響或禁止沽空或有新的規定或參考大陸的情況,常見到政府看到股市下跌到時,禁止一切新股,希望市場不要抽走資金,使跌勢放緩,我相信任何干預市場的措施都有可能對香港金融市場的聲譽受到影響。你們見到安然度過2008年,這次如果有措施出台,雖市場可以理解,但對香港國際金融市場的地位有負面的影響。

近來還有一些新股在招股或者上市,我自己覺得疫情蔓延之前已經交了資料和交了表,不受疫情影響繼續招股。但是將要發行的大型新股如京東傳下半年上市,過年時的擴展科技,比較出名的公司希望香港新股上市,或者受疫情的影響,不用說太遠了,現在兩地的交流中斷,中國對香港某種程度的封關,大陸到香港的人士要接受一個檢疫的措施,一方面令香港的金融人員不可能上去大陸做生意,因為要隔離14天;大陸的一些老闆也很難去洽購一些生意,將要到來的新股可能要停止了。

今年上半年新股集資的情況甚至下半年集資的情況都因為(中共)肺炎大幅影響,慢慢會浮現,下個月可能開始,或者第二季度香港新股的宗數相對於上一年可能大跌超過一半。

採保守投資策略

記  者:對你們證券公司生意方面有甚麼影響呢?

梁杰文:其實都非常難做,行內都抱著一種求生的心態,見慣風浪的大家都會明白股市是會有升有跌,大家都會相信這次低潮後可以升上來,現階段我給的建議都是採取保守的投資策略,許多公司都是這樣,要壓縮開支,開源方面隨著環境去變動。慢慢等市場能控制疫情了,經濟復甦的現階段大家都是圍繞如何控制開支、壓縮成本,希望能夠捱過、渡過這個難關、這個股市的低潮。

短期大陸資金投資港股大受影響

記  者:有沒有新來開戶的、特別是大陸的資金?

梁杰文:短時間內是大受影響,應該是不會來的。個別的券商他們本身是大陸有網絡,甚至可以接受網上開戶,情況未必受影響。但我見到資金調動方面有一個問題就是可以親身來香港的,買賣都比較容易一些,或者是碰到甚麼問題可以找到人去商量,但是如果來不了的,全部透過網上進行,人流或者是資金流都會減慢。

記  者:現在市場零售、餐飲大幅度裁員、關門、破產。金融市場證券公司會不會有生存的危機?會不會有破產潮?

梁杰文:我相信個別證券公司會有壓力,因為香港有很多幾百間的證券公司,我相信個別經營有問題已經不是一朝一夕了,賺不到錢處於一個虧損狀態,個別老闆或同行見到這個情況還看不到出路的話,可能會選擇結業或關門大吉,相信有這種情況。即使(中共)肺炎還沒有蔓延到歐美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