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之際,中美兩國在疫情、軍事、外交等多方面的對立不斷升級。軍事方面,中共軍機夜闖台海,被指意在南海的美國艦隊;北京採取報復行動,要求三間美國媒體記者立即離開大陸,並且不可在港澳從事新聞採訪工作;針對美方不滿中方把武漢肺炎病毒源頭推卸給美國,蓬佩奧與楊潔篪通電話交涉,但談不攏。

3月16日,中共空軍首度在晚上派軍機擾台,台灣戰機升空驅逐。軍事專家指,中美對抗加劇,台海勢成主要的角力戰場。也有學者認為近期美軍在南海大規模演習,因此這次中共軍機擾台的目的,是針對結集在黃岩島附近的美國海軍戰鬥群。

軍機擾台 意在南海美軍

台灣軍方發佈的消息表示,周一(16日)晚7時,監察到中共「空警500」、「殲11」等型號戰機在台灣西南方海域出沒,期間曾接近台灣的防空識別區(ADIZ),經空中偵巡戰機適切應對,實施廣播驅離後,共軍戰機飛離防空識別區。

軍事專家鄭繼文認為,中共軍隊首次於夜間擾台,反映中美對抗加劇之時,台灣海峽成為中美雙方角力場地。

《軍情與航空》網站主編施孝瑋分析,中共軍機接近台灣,與過去繞台飛行不同,應該是針對在南海演習的美軍而不是台灣。美軍有多艘軍艦在南海演習,中共軍機應該是作夜間飛行的應對訓練。

美國太平洋艦隊網頁顯示,美國太平洋艦隊美利堅號兩棲突擊艦(USS America LHA-6)和嘉貝麗吉佛絲號濱海戰鬥艦(USS Gabrielle Giffords, LCS 10)上周五(13日)航行南海,並進行F-35戰機起降。美利堅號與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USS Franklin D. Roosevelt, CV-42)匯合,於15日聯合演訓航經南海,作為遠征打擊部隊。

網頁顯示,美國海軍兩棲部隊與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靈活的整合,可向全球任何地方提供戰力支援。

報復美 驅逐三大報社記者

3月17日,中共宣佈驅逐美國三間媒體記者,以報復美國最近將中共媒體機構新華社及《人民日報》等五間機構列為外國使團,並限制在美的人數等政策。

中共的報復措施包括,要求美國三大新聞媒體《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部份美籍記者交還記者證,今後不得在中國大陸,包括香港、澳門地區繼續從事記者工作。

三間美國媒體的美籍記者,需於4天內向中共外交部新聞司申報名單,並於10天內交還記者證。據指,至少13名記者須離開大陸。

據悉,被驅逐的三間媒體的記者,都曾報道有關中共的敏感問題,包括新疆維吾爾人教育營,以及中共黨魁習近平的親戚等中共高層相關的隱秘財產等問題。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被點名的中方機構是宣傳機器,兩國的決定不能相提並論;對於中方進一步阻礙全球新聞自由感到遺憾。他表示,在全球疫情危機時刻,中共採取這一行動將剝奪世界了解中國大陸信息的權利。

對於中共要求上述美國傳媒記者今後不得在大陸及港澳繼續從事記者工作,本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指,《基本法》列明香港出入境事宜可由特區政府自行籌措,批評中央政府此舉如同宣佈「一國兩制」已死亡,同時會損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外國記者會表示震驚及遺憾,促港府確保外籍記者在港採訪不受中央干預。

《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均發聲明,譴責中共的舉動打壓新聞自由。

中共又求五間美國傳媒,包括美國之音、《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和《時代雜誌》的駐華分社,要申報在大陸境內所有工作人員、財務及房產等資料。

特朗普稱武漢肺炎:中國病毒 大陸民眾:實為「中共病毒」

在中共宣佈報復措施前一天的3月16日,中共外事工作委員會主任楊潔篪,曾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通電話。外界分析,雙方談話內容主要涉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把疫情源頭責任推卸給美國的言論,而雙方未能緩和這宗外交糾紛,不歡而散,中美對立進一步表面化。

3月13日,趙立堅發推文宣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引發國際社會輿論譁然,同時引起美國政界人士的高度關注。

美國前國安戰略顧問斯帕丁將軍,用中文怒斥趙立堅「胡說八道」;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則稱中共「簡直是發瘋」,「很可恥」。

政論家陳破空說:「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是帶著特殊任務而來。他發這樣的推文,這樣指控美國的做法,事實上是一種戰爭指控,是對美國的宣戰。」

3月16日晚,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說:「美國將強力支持那些受『中國病毒』衝擊大的行業,如航空業和其它行業。我們將比以往更加強大。」這則推文中,特朗普沒有用「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等,而直接用「中國病毒」的叫法。

在17日白宮的簡報會上,當被問到為何稱「中國病毒」時,特朗普說:「中國政府散佈錯誤信息,說我們的軍隊帶去了病毒。我要以病毒的來源地,來稱呼它,它的確來自中國。」

對於中共病毒的源頭,早前有很多專家、學者和評論家,都從自然科學及社會科學的角度進行過分析,認為中共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的病毒外洩的可能性極大。

很多學者指,早在7年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等在《自然》雜誌發表論文稱,分離和鑑定沙士(SARS)樣本的蝙蝠冠狀病毒,應用了ACE2受體。目前正在流行的武漢新冠病毒正是ACE2受體。早在5年前,石正麗等在《自然醫學》上發表論文,專門談到了人工合成的「重組病毒」、「雜交病毒」、「嵌合病毒」。

諸多事實都指向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疫情爆發後,美方多次向中方表示,希望派專家協助調查病毒源頭,均遭中共拒絕。

對於病毒的名稱,有大陸民眾根據病毒具有「親共路線」的傳播特點,建議命名為「中共病毒」。

民眾指,與中共走得較近的國家和地區疫情嚴重。比如伊朗,是中共在中東地區最重要的「戰略夥伴」;意大利為利益所動,忘記了是與誰在打交道,去年3月不顧盟國反對堅持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南韓總統文在寅當選後做的十件大事都與中共有關,包括在釜山建設中國鋼廠,在光陽市設立中國鋁廠,允許中國資本進入永宗島和松島等。美國疫情最嚴重的華盛頓州,是中共四代黨魁訪美的首選地。德國疫情最嚴重的北威州,州府杜塞爾多夫有610家中資企業落戶。

有人還對「中共病毒」的起源與流傳過程概括為:「病毒起源於德國(馬克思),中間宿主是俄國(蘇聯共產黨),經北大圖書館洩露,爆發於上海(1921年中共成立於上海)。此病毒在井岡山、延安多次變異,最終肆虐於神州大地,七十年無特效藥根治,鄧小平採取開放療法,雖然疫情暫緩,但毛病未改,積惡成習。病毒基因序列經過人工重組,再次引發更大面積疫情,禍害全中國,危及全世界。」

香港資深傳媒人劉細良說:「武漢新冠病毒不及共產黨的病毒,武漢新冠病毒可能是研究疫苗出了意外或吃野味出了意外,但共產黨的病毒,會將這個傷害擴大很多倍!」

他表示,武漢新冠病毒從去年10月開始出現,但是共產黨隱瞞疫情不作為,導致在中國大陸失控,最終蔓延世界,危及全人類。

意大利疫情慘烈 死亡率7.64%

目前,歐洲是武漢肺炎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

截至18日,意大利共確診32,780人,死亡2,503人。值得注意的是,死亡率高達7.64%,遠超3.7%的全球平均值。

有意大利網友在Twitter上傳的影片顯示,位於貝爾加莫(Bergamo)的一間教堂內,沿著牆面和階梯堆放著大量棺材,至少有47副。其中還有許多較小的棺材,估計裏面擺放著兒童遺體。

有意大利新聞網站報道說,這段影片拍攝於貝爾加莫,發佈影片是為了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必須待在家裏」,光在3月14日一天內,當地就印製了長達11頁的訃聞,平均每4分鐘就有1人死於這種來自中國的肺炎。

由於死亡人數急速上升,殯葬服務難以應對。在貝爾加莫其中一個墳場靈車不斷出入。為防止病毒傳播,當局禁止民眾進入墳場,死者親人不能出席喪禮,喪禮只有神父及殯儀服務員工在場。

牧師貝爾加梅利說:「每天都有數百人死亡,火化一具遺體至少要花1小時,數量累積起來非常可怕,死者實在是太多了。」

防擴散 時間是關鍵 美擬「壓平拋物線」

在美國,面對來勢洶洶的病毒侵襲,總統特朗普在3月17日記者會上宣佈,將用15天來「Flatten the curve」(把拋物線拉平)。

意思是盡量控制疫情在短時間集中爆發,因為一旦短期內集中大爆發,數量過多的病人,將壓垮醫療系統,而死亡率會出現飆升。意大利的情況便是一個例子。

根據美國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圖標可以看到,圖標上面的橫線代表醫療系統的容量,橫線以上是醫療系統處於崩潰狀態。如果疫情的感染人數飆升得很快,超越橫線的部份受感染群,其死亡率比線下面的受感染群死亡率高很多。

如果可以用防疫措施令感染的速度減緩,只要不超越橫線,死亡率就可以保持在正常的低水平。

套用美國媒體一句話,在防範武漢病毒疫情擴散,「關鍵在速度」(It's all about sp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