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朋友問我:「如果莎士比亞、但丁、歌德、巴爾扎克、托爾斯泰、契科夫、福樓拜等大作家們還活著,對中共掩蓋疫情導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蔓延禍害全世界提出尖銳批評的話,他們的書會不會被中共下架?」我說肯定會,百分百會。

為甚麼?這不,因為批評中共應對疫情不力,給世界造成恐慌,諾獎得主巴爾加斯・略薩(Mario Vargas Llosa)的書在中國不就已經下架了嗎!

今年83歲的略薩雖然不如莎士比亞托、爾斯泰等人那麼有名,但名氣也很大。他是擁有秘魯與西班牙雙重國籍的現代著名作家及詩人,獲得過1994年塞萬提斯獎、2010年諾貝爾文學獎等殊榮,代表作有《綠房子》、《酒吧長談》、《世界末日之戰》等,其詭譎瑰奇的小說技法與豐富多樣而深刻的內容為他帶來「結構寫實主義大師」的稱號。

因為略薩青少年時期曾生活在軍事獨裁統治之下,深深體會到獨裁統治對社會的危害,更因為他堅信,「小說需要介入政治」,這是讓小說變得尖銳而有力的重要武器之一,因此反獨裁成了他大部份作品中一個雷打不動的主題。

據我所知,目前已在大陸翻譯出版的略薩作品至少有《綠房子》、《胡利婭姨媽和作家》、《潘達雷昂上尉與勞軍女郎》、《酒吧長談》、《壞女孩的惡作劇》等。

略薩在其《謊言中的真實》中譯本「致中國讀者」的前言中曾說:「一個作家不能僅僅侷限於藝術創作之中,他在道義上有責任關心周圍的環境,有責任關心他所處的時代……」他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正是本著這種責任感,略薩3月15日在西班牙《國家報》撰文,直言不諱的批評中共政府應對中共肺炎疫情不力。他說,如果中共政府一開始沒有採取隱瞞的做法,中共肺炎疫情本不會如此嚴重。他們很早就檢測到了這種病毒,但是政府不採取對應的措施,而是試圖掩蓋真相,給那些發聲的人封口來防止消息散播出去,就像所有獨裁政府所做的那樣。

略薩的文章立馬惹惱了中共。

先是中共駐秘魯使館發表聲明稱,略薩的文章不負責任的攻擊指責中國、論調荒唐惡劣,對此表示強烈反對。接著,在3月16日舉行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當有記者提問「如何看待秘魯諾獎得主稱病毒來源於中國,並批評中國政府應對不力」問題時,耿爽又再次指責「略薩的有關言論極端不負責任,中方表示堅決反對」,希望他能夠「摒棄偏見,全面正確看待有關問題,客觀公正看待中國」。

更荒唐的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話音剛落,人們就發現略薩的中譯作品已全網下架了!

其實,因批評中國作品遭中共封殺早就不是甚麼新鮮事了。我記得早在2017年的時候,台灣媒體就曝光過一份遭中共封殺的港台藝人名單,其中包括林夕、陳昇、徐若瑄、杜汶澤、何韻詩等,多達55人。這回中共對略薩的封殺不過是故伎重演罷了。

「誰敢對我說三道四,我就斷了誰的財路。」要我說,中共這種下三濫的做法其實根本嚇不住真正有良知有勇氣的藝術家,反倒暴露了自己內心的極度虛弱,讓世人更加認清了其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變態報復狂的醜惡面目。

順便說一句,略薩雖然早就被介紹進中國了,但一直沒熱,沒想到在這回的中共肺炎疫情中倒被刷了個熱搜。有人預測,封殺之後,孔夫子舊書網上的略薩作品價格肯定會飆升,讀他書的人肯定會更多。到頭來,略薩反倒可能被中共給炒熱了,夠諷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