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武漢爆發,由於中共隱瞞和不作為致使疫情在中國失控,並蔓延全球。而中共近日散播「武漢的生活越來越好」等,激起許多中國媒體人公憤。他們通過各種渠道揭疫情內幕。

方方日記:錯,錯,錯

3月16日,中國微信二湘的十一維空間刊發作家方方當天的武漢日記。方方寫道,及至現在,誰還敢再隱瞞?沒有人願意再現武漢一個多月前的恐怖場景。借陸游三個字:錯,錯,錯。

方方敢怒敢言,每天都有數百萬計的忠實粉絲寧願熬夜也要看她的日記,把她視為揭露武漢真相的主要聲音之一。

雖然部份日記被刪除,但方方說,不會害怕,也不會停止寫日記。3月10日的方方武漢日記表示:一旦走到這一步,你還刪得過來嗎?

官媒記者冒死揭真相

據《紐約時報》報道,中共某家官媒記者王雅各(Jacob Wang,音譯)表示,在中共肺炎爆發之初,自己就曾採訪過武漢,記錄下政府應對疫情失敗的第一手資訊,如今的他頻頻在社群平台與媒體上發文,揭發當局文過飾非的惡行。

他知道武漢仍然處於危機之中。當局卻持續宣揚武漢當地情況相當好、疫情已獲全面控制的假消息,當他最近在網上看到有報道稱,位於新冠毒疫情中心「武漢的生活越來越好」時,他非常憤怒。

1月下旬,王雅各隨同一批中國記者進入封城前的武漢,在酒店中建起了臨時新聞通訊社。他們穿戴上防護衣和護目鏡,冒險進入醫院病房採訪病人和醫生,在採訪後緊張地接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檢測。

當他親身走訪當地後發現,封城後的武漢基本上真的就是放任人民自生自滅,王雅各說,「看到這些駭人的故事,你真的會在晚上無法入睡,感到非常沮喪。」

「人們在等死,對此我感到非常生氣。」他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是一名記者,但我也是一個普通人。」

中國記者發起反擊

中共官方持續對於疫情有意的錯誤導向,以及對疫情報道的打壓,令王雅各這些中國記者憤怒,他們在公眾的大力支持以及對言論自由的廣泛呼籲的鼓舞下,正在發起對執政的共產黨來說少有的挑戰。

3月10日,一篇文章〈發哨的人〉——《人物》對艾芬醫生的專訪在網上被刪。艾芬講了中共病毒首次在武漢傳播時被官方警告不要透露有關信息。但網民很快就讓這個故事起死回生,在製作出甲骨文版、古籍版各種版本也遭網軍剿刪,隨後網民52種版本的〈發哨的人〉再度出現網上。

文章〈發哨的人〉——艾芬醫生的專訪在網上被刪,網民製作出各種版本應對網警刪帖。(網絡圖片)
文章〈發哨的人〉——艾芬醫生的專訪在網上被刪,網民製作出各種版本應對網警刪帖。(網絡圖片)

《財經》刊登了對一位匿名衛生專家的爆炸性採訪,他承認武漢的官員推遲發出警告(中共)病毒可以人傳人。該文用標題質疑:為何沒發現人傳人?

《財新》雜誌詳細報道了衛生官員如何隱瞞該(中共)病毒與SARS有著驚人相似之處的早期證據。

1月底,在中共肺炎疫情最危急的時刻,中共刪帖控評仍在繼續。發表在「大家・騰訊新聞」的〈武漢肺炎(中共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直擊此次疫情的癥結,中國沒有新聞自由,但很快遭刪除。

《紐約時報》報道說,他們正在發佈令人震驚的內容,描述政府的掩蓋和醫療保健系統的失敗,不斷地呼籲新聞自由,利用社交媒體引起公眾的關注。

一家國營刊物記者黃先生(Tenney Huang)說:「每個人都處於被壓抑和委屈的狀態,自由表達是我們反擊的一種方式。」

黃先生已在武漢待了幾個星期,他說,隨著審查制度的日益猖獗,記者改成在社交媒體平台和其它工具繼續分享他們的報道。

「事實就像柴火。」他說,「堆的越多,當遇上火花時,燃燒的力道就越大。」

在北京的退休編輯李大同(Li Datong)說:「(中共)政府這次對言論自由的控制,直接傷害了普通百姓的利益和生活。每個人都知道,如果不說實話,就會發生這種大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