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使大陸經濟處於休克狀態,中共為拼復工,營造疫情趨緩的數據假相,並下令封殺國內復工實情。不少企業面臨破產和裁員的困境,老闆復工後的工作計劃是「活著」。

大陸1-2月經濟數據雪崩式下跌,3月16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佈了今年1~2月份的國民經濟運行情況各項數據。數據顯示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固定資產投資、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均呈兩位數下滑,並創下有數據記錄以來最低。

資深大陸財經記者:國內封殺復工實情

資深大陸財經記者劉先生3月16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目前中小企業受到的衝擊最大,並且復工就裁員,而國內的媒體不允許報道相關資訊。

劉先生說:「因為我一直報道企業嘛,除了口罩和相關產業,其它所有的產業都受衝擊,很多公司都破產了,或者是減員了。我跟你講,這段時間沒有收益,復工之後就裁員啦,只不過不報而已。」

「要飯」「活著」「被失業」刷朋友圈

自復工之後,微信朋友圈就相當「精彩」了,很多人調侃起了自己的職業規劃和目標:

2020年第一季度職業規劃變成了「要飯」;2020年計劃從「學英語、找對象、保護好髮際線」等雄心壯志變成了簡單「活著」。更有「被失業」問題,變成了大家繞不開的擔憂。

復工第一天的2月10日,新潮傳媒創始人兼CEO張繼學宣佈裁員500人自救。不僅是普通員工,管理層也受到了波及:500名被裁人員中就包含了20名管理幹部,此外,所有高管降薪20%。

新潮傳媒CEO張繼學將此稱為「自救之路」,在內部講話中他表示:「今天新冠病毒帶來的困難,超過了我們的想像,活著巳成為大多數創業公司的最大目標。此次人員調整,也是企業應對危機並活下去的必要之舉。」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北京K歌之王宣佈將於2月9日,也就是北京市準備正式上班的前一天,與全部員工、200多名員工解除勞動合同。

根據北京K歌之王在《總經理致全體員工的一封信》內容可知,突發疫情,K歌之王持續關閉店,財務壓力巨大。而解除全部合同只是初步方案,如果員工超三成不同意,公司將進入破產清算。

K歌之王在業內也是小有名氣。該公司曾是北京娛樂會所行業的第一名。王思聰曾在這裏一夜消費250萬,也是眾多明星、網紅、富二代的聚集地。然而就是這麼一家頗有名氣的企業,竟然倒下了。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然而,無論是裁員,還是破產清算,以上企業的處境只是一個縮影,折射出的是中小企業即將或正在面臨的困境。

中共不僅封殺復工實情,還隱瞞疫情真實數字,中共衛健委聲稱「中國新冠病毒疫情高峰已經過去」。但美國聯邦政府首席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3月15日對美國ABC電視台表示,中國有可能爆發新一波疫情。

為了復工當局不顧老百姓的生命安危,按中共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上周末的說法,全國除湖北外的工業企業平均開工率超過95%,企業人員平均復崗率約為80%;中小企業開工率已達到60%左右。

而大陸則傳出,一些地方政府為了應付高層的復工檢查,復工不復產,讓機器和冷氣機空轉,然後用耗電量來向上面匯報「復工」。

復工≠復產 復產≠復元

大陸一份經濟報告顯示,目前復工復產存在的問題,復崗不等於復工、復工不等於復產,復產不等於復原。

《香港經濟日報》報道說,那意思是企業向地方政府報表,復崗率和復工率不分,舉例一個500人的工廠,回來上班的工人有400人,企業點了名,復崗率就算八成了,但其中有100人已被地方集中隔離,所以復崗不等於復工,有的企業報數更將復崗視為復工上報。

再一說法復工不等於復產,有兩種情況,一是復工達到了要求,但企業的復產不等於開足馬力生產,二是有的企業恢復到以前的生產規模,但又因疫情的變化,或者地方政府的要求,時開時停。

最後說的復產不等於復元,那主要是說企業面臨資金、原材料、物流、定單等不同方面的影響。

上海台灣高管:一天只賣出三杯飲料

一名在上海從事餐飲業的台灣葉姓高管表示,上海復工率並沒想像中樂觀,他返回上海上工至今約一個月,工作區域附近幾乎沒人出沒。

葉先生表示,他任職於浦東新區一家大型網絡企業中的一樓餐飲店,該企業近萬人規模,平時店內一天可賣出約300杯飲料;受中共肺炎疫情影響,他2月10日返陸上工至今,他住的張江小區附近幾乎沒甚麼人煙,而店內更有一天只賣出三杯飲料的慘況。

《香港經濟日報》分析說,中小企業復工復產進度主要受制於國內的金融環境,因融資困難而資金短缺;大企業主要受制於國際市場,包括原材料供應和出口定單等的制約。而不論企業大小,是在規模以上還是以下,基本上都受制約國內物流。這就令復工復產企業未復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