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已淪陷為武漢肺炎疫區,疫情最嚴重的是德國西部的北威州(Nordrhein-Westfalen),其次是南部的拜仁州和巴登-伏騰堡州。北威州為甚麼首先被武漢肺炎瞄準中標?很多人不知道也不以為然,但是有更多的人在關注北威州的走勢。

北威州有1,800萬人口,是德國人口最多的州,也是經濟總量最大的州。德國最大的50家企業,有19家總部在這裏落戶,商貿額佔全國45%。

但北威州的最大特色不是它的人口眾多和經濟發達,而是它和中共的「親密夥伴關係」。雙方經貿往來的密切程度,多年居聯邦各州之首。

近年北威州傳統工業城市杜伊斯堡更是積極擁抱中共打造的「一帶一路」。德國共有19所孔子學院,北威州佔4所。北威州在德國「親共」出名,這大概是北威州的特色。

北威州經濟部長平克瓦爾特在盤點2019年北威州的「亮點」時說,目前有1,100多家中資企業落戶北威州,同時也有1千餘家北威州企業進駐中國,它們在北威州與中國之間編織了密切的關係網絡。中共官媒稱,北威州是近年來全德對華貿易和雙向投資的「雙料冠軍」。

「亮點」遠不止這些。據北威州投資促進署2020年資料顯示:2019年11月,中鐵集裝箱歐洲物流公司,在北威州杜伊斯堡揭牌,進一步強化了北威州在中國「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區域優勢;去年還有Oppo、Vivo和小米等中國通訊產業領軍企業來北威州投資興業。目前,世界市場佔有率排名前6的智能手機生產商,有4家(前述3家以及華為公司)落戶北威州等等。

北威州「一帶一路」項目最關鍵問題是杜伊斯堡港口的使用。杜伊斯堡港是世界最大的內河港。杜伊斯堡港口作為中歐班列線路上的重要樞紐,是「一帶一路」進入歐洲的大門。

如今,跨越歐亞的「一帶一路」突出了杜伊斯堡港的重要性。在這裏,「中歐班列」貨運列車直抵萊茵河畔,列車貨物被卸載或裝船,再由火車或卡車轉運到希臘、西班牙、比利時、荷蘭或英國等西歐、南歐各國。

北威州州長拉捨特2019年9月向新到任的中共吳懇大使承諾:北威州一貫重視對華合作,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倡議,州內杜伊斯堡市已成為目前中歐班列最有集聚效應的重要節點。此外,北威州同中國的江蘇、四川和山西省分別建立了友好省州關係。他期待在明年訪問上述3省,進一步「深化」省州關係。

雙方談判會有很多波折和鮮為人知的故事。我不敢說有多少德國官員被中共的金錢美女搞定,但是我敢肯定,中共一定會大施這類手段,先利誘後威脅,逼迫對方就範配合他。這是中共攻關的一貫做法,而且屢屢得手。

這種合作關係 帶來了甚麼新機遇?

2001年就落戶北威州的華為歐洲總部,業已成為總部在北威州波恩的德國電信最大的外國合作夥伴。「華為與杜伊斯堡市攜手打造智慧城市樣板」的宣傳口號曾遍佈北威州,華為被視為北威州的親密夥伴。

名不見經傳的杜伊斯堡-埃森大學,因為「一帶一路」在大陸也有了知名度,「現在是吸引來最多中國留學生的德國大學」。當然那裏也有了孔子學院。

北威州和中國結好30年來的歷史,印證了中共在全世界以經濟利益為誘餌,忽悠全球一體化,鼓吹「一帶一路」,打著雙贏的合作幌子,竊取機密,滲透邪惡理念,拉攏腐蝕官員政要。

蔓延全球的這場大瘟疫,將改變世界範圍的政治經濟格局。用人權換利益還能走多遠?北威州和中共的「蜜月期」會很快結束。北威州政府應該認真審視自己親共路線的是非、得失。去年意大利因為和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今年意大利成了疫情重災區。

誰和邪惡中共走得近,奉行「親共」路線,誰會有麻煩。這不是聳人聽聞,是眼下正在被印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