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年來,中共藉助大量的外資投資使其經濟得以快速發展。爲此中共自以爲已經做大,試圖以經濟手段反過來控制世界,達到其輸出中共文化、用邪惡的共產主義統治世界的目的。而高密集的廉價勞動力、巨大的消費市場和誘人的投資項目,令許多西方國家上當受騙,也成爲深受「中共病毒」疫情之害的主要原因。(因導致此次疫情的病毒源自中共之手,既非武漢這個城市也非中國這個偉大國家,故特稱其爲「中共病毒」。——編者註)

自今年初中國大陸爆發武漢肺炎以來,短短兩個月時間就擴散到全世界。面對中共對疫情的隱瞞和虛假宣傳,面對世衛組織(WHO)的有意「助共爲虐」,許多國家政府對疫情認識不足準備不充分,更主要的是沒有意識到此次武漢肺炎是直接針對中共(包括親共和信共)而來。

從疫情爆發的輕重程度(感染人數和死亡率),可以明顯地看出,武漢肺炎病毒的目標是針對中共的。在全世界,凡是認可共產主義(含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或和中共走得近的國家和個人,感染率就高,疫情就嚴重。反之,就無大礙。

先看歐洲。此次疫情最嚴重的是意大利,其次是西班牙、德國、法國、瑞士、英國、挪威,……此次疫情主要集中在西歐和北歐,而原共產國際的東歐則幾乎沒受到大的衝擊。

上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以前蘇聯爲首的東歐共產國際土崩瓦解,蘇聯、匈牙利、東德、保加利亞、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南斯拉夫、波蘭等國的民衆相繼起來,推翻了本國的共產體制,柏林牆倒塌,宣告了反人類的共產集權在東歐的完結。這些國家政府和人民絕大多數不但從形式上拋棄了社會主義制度,也從意識形態上摒棄了共產主義理念,所以今天他們總體上是安全的。

再看亞洲。疫情爆發初期,韓國和日本一下子成了重災區,除了對疫情認識不足,採取措施不得力這些表面原因外,主要的還是這兩個國家與中共走的太近。所幸日本政府和韓國民衆很快醒悟,使疫情已得到較好控制。

而地處中東的伊朗則是全球的重災區之一,並有十幾位高官染病甚至死亡。這和伊朗與中共在政治和經濟上狼狽爲奸密不可分。

反觀與中國地理位置最近的香港、台灣,以及印度、蒙古、尼泊爾、泰國、老撾、柬埔寨、阿富汗等則感染率很低。特別是香港的反送中,表達了全民的強烈反共意識和決心;而台灣更是通過大選,使台灣朝野和民衆徹底認清了中共的邪惡,面對疫情台灣政府採取最果斷有效的措施,使疫情在台灣處於最低水平。

上面列舉的首先有著他們對神的信仰,其次從本質上不認可共產理念。蒙古、老撾、柬埔寨這幾個前社會主義國家,後來都相繼拋棄了共產制度。

作爲世界上最貧困落後的非洲,此次病毒似乎也不喜歡這款黑土地。縱觀歷史,一些非洲國家在上世紀90年代前確實是社會主義國家,但隨著東歐共產國際的解體,他們也相繼放棄了這個虛假的社會制度。這些國家包括,貝寧、剛果、安哥拉、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亞、索馬里和也門。

至於美洲,特別是美國,情況則比較複雜,將留在最後討論。本文將開始逐個分析疫情嚴重的國家與中共的關係,請關注下一篇「意大利如何被中共欺騙和利用」。@

相關鏈接:

【系列分析報導2】:牽頭「一帶一路」 意大利被中共欺騙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