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僕、聞一多

在中共2009年評出的「英雄模範」榜上,有兩名民國時期的知名學者,他們都曾留學過美國。一個是民國知名教育家、中國民主同盟早期領導人李公僕;一個也是民盟早期領導人,在清華大學、西南聯大任教的聞一多。雖說二人受馬列主義影響,思想傾向中共,但二人究竟做了甚麼而讓中共將其評為「英雄」呢?有一種說法是,他們的死讓中共受益良多,而這才是中共將他們認作功臣的原因。

• 支持中共的李、聞

李公僕1902年生於江蘇,中學畢業後進入上海滬江大學(現上海理工大學)半工半讀,之後投軍北伐。1927年離開軍隊赴美讀書,1930年回國,與鄒韜奮等人籌辦報紙、雜誌,抨擊國民黨,傳播馬列思想。抗戰爆發後,他受中共指示,在山西開展統一戰線工作,創辦大學、抗戰雜誌等。1938年11月,李公僕夫婦前往延安,住了一個多月,並受到毛澤東的接見。這使李公僕更加認定共產黨比國民黨好,因此在回到國統區雲南昆明、重慶後,他更加賣力的替中共宣傳,抨擊國民黨。1944年他加入支持中共的中國民主同盟,並被選為領導人,他利用自己的聲望和該組織,繼續在國統區貶低國民黨,支持中共。

民盟早期領導人,曾在清華大學、西南聯大任教的聞一多。(網絡圖片)
民盟早期領導人,曾在清華大學、西南聯大任教的聞一多。(網絡圖片)

比李公僕稍稍年長一點的聞一多1899年生於湖北。十三歲時以複試鄂藉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清華留美預備學校(清華大學前身),在清華度過了十年學子生涯,期間,參加了「五四運動」。1922年,他赴美國留學,先後在芝加哥美術學院、珂泉科羅拉多大學和紐約藝術學院進行學習。1925年回國後,任北京藝術專科學校教務長,其後先後在武漢大學、青島大學、清華大學任教。抗戰爆發後,聞一多隨校遷往昆明。在昆明期間,他在中共昆明地下黨和民主同盟的影響下,開始傾向中共,1944年加入中國民主同盟,反對國民黨,支持中共。

• 李、聞之死

1946年7月,李公僕、聞一多相繼被暗殺,時間間隔為四天。聞一多是在7月15日在雲南大學舉行的李公樸追悼大會上,發表了《最後一次演講》,將矛頭指向國民黨特務後,在回家途中中彈身亡的。也因此,在中共的歷史書中,「李聞慘案」的始作俑者被指向了國民黨、蔣介石,認為正是因為李公僕、聞一多的「爭民主反內戰」的鬥爭,才使國民黨痛下殺手。顯然,真相絕非如此簡單,李聞究竟是怎麼死的,即使在中共黨史中的描述前後也是相當矛盾的,而背後亦隱藏著中共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公樸太太張曼筠在《回憶李公樸》一文中追述:我們下了公共汽車,走到學院坡,就聽見後面輕輕「啪」的一聲,公樸便倒在我的身邊。而1980年第十輯《株洲文史》中卻是如此描述的:1958年落網的兇手謝繼舫供稱:李公樸看完電影出門時,謝的同夥張德明向空中嗚了一槍,混亂中李公樸走進了左邊的胡同,兇手對準他開了兩槍。

聞一多之子聞立鶴在《爸爸遇難紀詳》中寫道,「……途中是死一般的靜寂,……忽然槍聲大作,爸爸已經倒在地上了……」。但在1955年的《北京日報》採訪中,聞立鶴又說,槍支是「美制無聲手槍……由於裝上了消音器,只是普、普作響,聲音很小,沒有人注意……」

如此前後截然不同的敘述,大概絕非是記憶出了甚麼差錯,而更像是出於政治上的需要而進行的修正。這又是出於甚麼目的呢?

• 兇手極有可能是中共

至於兇手是誰,已有的證據顯示國民政府與暗殺無關。據悉,刺殺聞一多的是兩個下級憲兵軍官湯時亮和李文山,他們當時屬於雲南警備總司令霍揆彰的編制。他們刺殺聞一多純粹是為了討好上級為目的。後來兩人被處決(實際被調包)。此外,國民黨軍統特務沈醉也在《軍統內幕》中記載:「蔣介石從廬山打長途電話到南京責問毛人鳳的時候,毛人鳳也回答不出是甚麼人幹的,只能說是他沒有叫人幹這件事。」

而後來還有人推測李公樸、聞一多是死於中共之手。1965年,雲南大學語言學教授朱傑勤的學生張君達偷渡到香港。他在《天天日報》專文中披露,他的「恩師」朱傑勤,系共中央社會部第三處副處長,該處的職能就是針對高級知識份子進行統戰工作。在一次偶然小酌中,朱傑勤吐露真言,坦言他曾經參與了部署暗殺李、聞二教授的機密工作。朱傑勤稱:「只有暗殺受大學生愛戴崇拜的民主學者,方可營造恐怖氣氛,掀起群眾的衝動情緒,激發全國青年的反抗思想,而且還可離間國府與美國的關係,影響美國對華政策,促成美國減少對國府的經濟與軍事援助……」。

如果張君達所言屬實(迄今看不出為何要杜撰此事)——而且資料顯示,朱傑勤的確傾向馬列主義,並為中共工作——那麼聯想到當時的局勢和中共一貫的不擇手段,以及李聞被暗殺後美國的反應,就不難理解「李聞死於中共之手」並非只是個傳說。

• 李、聞死後 中共獲益

抗戰勝利後的1946年,在八年抗戰中養精蓄銳的中共,在蘇聯的幫助下和國內左傾文人的助陣下,迅速搶佔了國民黨控制區,並開始了顛覆國民政府的進程。當時的美國,一方面被中共對內對外所做的宣傳所迷惑,一方面對蔣介石領導下的國民黨腐敗產生了不滿,因此希望建立由國民黨、共產黨、民主團體組成的聯合政府。不過,基於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在中國抗戰中所發揮的巨大作用,美國的大部份援助依舊是提供給國民政府的。而當時美國政府正擬向國民政府提供包括五億美元貸款的第二輪援助。

聞聽此消息,身在中國、為美國新聞處工作、親共的哈佛大學教授費正清特地會見了為中共效力的文人郭沫若,並告之,美國的援華政策將對中共不利。如果不能證明蔣介石實行一黨獨裁,就無法阻止這一援助計劃。

過了不久,李公樸、聞一多即相繼遇害。隨即費正清在美國《大西洋雜誌》發表專文,把整個事件詮釋為是國民黨暗殺民主人士,並指責國民政府違反了自由民主精神。在其筆下的蔣介石,是一個冷血的獨裁者。他還呼籲白宮切斷對華援助。

果不其然,中共的陰謀達到了。不久,美國便停止了對華貸款談判,同時,數個合作項目,如延續租借法案、轉贈戰時剩餘物資、培訓海軍等,也不了了之。到了1948年,中共在利用完美國人之後再度掀起了反美浪潮,此時的美國政府才如夢方醒,恢復了對國民政府的援助,然而國民黨政府大勢已去。

• 中共為何要殺李、聞?

至於中共為何選擇李、聞二人下手,想必因為二人都是留美學者,又都在民主同盟中具有一定影響力,且受中共宣傳影響,批評蔣介石打內戰。這樣,暗殺二人並嫁禍國民黨既可以博得美國人的同情分,又可以影響一大批知識份子。而雲南警備總司令霍揆彰手下槍殺聞一多,竊以為很可能是在中共除掉李公僕後正準備暗害聞一多時的一次偶發行為。如此一來,本想動手的中共正好可以將李公僕被殺案一併嫁禍給國民黨。還有一種可能,殺手早已被中共收買。(這段歷史真相,當需中共檔案公佈的那一天,才可知曉內幕)

• 簡評

很顯然,「李聞慘案」的最大受益者正是中共,它不僅使國民政府失去了美國的援助和政治上的支持,而且欺騙了眾多知識份子和年輕人並使他們投向了中共的懷抱;它亦讓中共最終奪取了天下,開始了對中國人的禍害。可惜的是,蔣介石再次給中共背了「黑鍋」。而陰謀得逞的中共自然忘不了李公僕、聞一多的「功勞」,二人上了中共的「英雄榜」難道不是絕大的諷刺?

董存瑞

被稱「手托炸藥包炸碉堡,與國民黨同歸於盡」的董存瑞。(網絡圖片)
被稱「手托炸藥包炸碉堡,與國民黨同歸於盡」的董存瑞。(網絡圖片)

說到董存瑞這個名字,大陸不少民眾眼前馬上閃現的是其「手托炸藥包炸碉堡,與國民黨同歸於盡」的形象,因為1956年的同名電影在中共的大肆宣傳下,不僅家喻戶曉,遠播海內外,而且被先後寫入了小學課本、軍史、黨史。然而,真實的董存瑞和電影中的董存瑞是一樣的嗎?

• 導演承認炮製銀幕形象

最先質疑董存瑞這個形象的正是電影《董存瑞》的導演郭維。1996年,他在接受《大眾電影》記者採訪時第一次披露:「他(董存瑞)舉炸藥包犧牲是許多專家經半年考察論定的。」

2006年7月,《大眾電影》在出版的第8期發表了題為《〈董存瑞〉:「真實」創造的經典》的訪問記,介紹了郭維創作的過程。文章中寫道:「在真實中,董存瑞死後並沒有立即被評為烈士,僅僅是通知家人他犧牲了。更重要的是,沒有誰親眼看見他托起炸藥包的情景,這完全是事後根據一些蛛絲馬跡推測出來的……當時董存瑞沒有帶架子,橋肚上也不能放炸藥。戰鬥結束後,從地下挖出了董存瑞媳婦為他做的襪底來,於是軍事專家就認為董存瑞極有可能是舉著炸藥包炸橋的。」

另外,在中共央視製作出版的《電影傳奇——董存瑞》中,導演郭維講道:「郅振標(順義)是真正跟著董存瑞衝上去了。但董存瑞衝到碉堡前頭後,他找不著他了。以後怎麼知道、確定他是托著炸藥包炸的呢?就來了一些軍事專家,因為誰炸的不知道……」的確,沒有目擊證人,董存瑞捨身炸碉堡的故事真的只能是個傳說。

顯然,八十多歲的郭維在此事上沒有說謊的動機,也沒有必要為自己參與塑造的「英雄」身上潑髒水,其目的大概就是希望將真相告訴世人而已。

• 董存瑞戰友證言的漏洞

郭維的言論被公開後,引起了人們廣泛的議論和對董存瑞的質疑,而董的家人、生前部隊、戰友等則聯手將《大眾電影》雜誌以及央視《電影傳奇——董存瑞》節目組和電影導演郭維告上了法院。

以陽軍區政治部劉國彬大校、董存瑞的妹妹董存梅、郅順義的兒子郅海川、董存瑞生前所在部隊等為代表的,認為「董存瑞手托起炸藥包炸碉堡是真有其事」,但他們的證詞卻多處自相矛盾,有明顯的漏洞。

比如稱親眼目睹了董存瑞手托炸藥包炸碉堡的郅順義,接受採訪時說:「在這個情況下把炸藥包舉起來了,頂住炸藥,我一看炸藥著了,冒出煙來我就急了,我爬起來就喊,我說你放下,你放下,他一看我去了,他說臥倒,你快趴下……最後他高呼一聲,為了新中國衝啊。」但事實上,「為了新中國衝啊」是電影中杜撰出來的,因為當時就連中共領導人都不知道何時可以建政,更遑論一個小小的士兵。

此外,《董存瑞》的編劇趙寰也證明這句話是他創作的。明明是電影裏的虛構,卻被郅順義回憶成了董存瑞親口說的話,要麼是他被電影感染的太厲害了,連真假虛實也分不清了,要麼他就是出於某種目的有意造假。如此看來,他說的話有多少可信的成份呢?

還有其他人的回憶也是自相矛盾,在此不一一列舉。而最可疑的一點是,1949年以後,真正站出來解說董存瑞炸碉堡的只有郅順義一個人,如果當時很多人都看到董存瑞炸碉堡,這麼多年他們都會成為董存瑞事跡的宣講者。但是這些人在哪裏呢?

• 董存瑞之死

雖然官司最後以雙方和解告終,但董存瑞是否如中共宣傳的那般死去,可能沒有人知曉,不過,其為禍國殃民的中共死去倒是不爭的事實。只是這樣的死輕如鴻毛,也將隨著中共的消亡而不再為人們所提起。(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