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德國確診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人數已增至6200多人,其中疫情最嚴重的北威州(NRW),感染人數已超過2500人,4人死亡,感染人數超過德國總數的1/3。

在這次由中共隱瞞疫情引發的全球中共肺炎災難中,人們逐漸發現一條規律,越是跟中共走得近的國家和地區,越是對中共迫害人權的犯罪行為裝聾作啞、綏靖或是助紂為虐的地方,中共肺炎災情越嚴重。

北威州跟中共走得非常近,州政府很親共。中共於2015年在州府杜塞爾多夫建立了總領館。德國第一座跟中共簽訂一帶一路的城市是杜伊斯堡,就在北威州,其姐妹城市是武漢;德國第四大城市科隆也在北威州,跟北京是30多年的姐妹城市。州府杜塞爾多夫目前有610家中資企業落戶。

同時,華為、中興等多家企業的歐洲總部在北威州,它還有四家孔子學院,北威州還多次舉辦號稱歐洲最大的中國節,以及舉辦一帶一路國際研討會等。據中共領館網站消息,2015年北威州就有2700多家企業在中國投資或設立代表處,投資總額佔全德對中國投資的1/4。

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的杜伊斯堡

中共肺炎傳到德國,疫情最嚴重的是北威州,前三例中共肺炎死亡病人也在北威州。

北威州是德國人口最多的州,也是經濟總量最大的州,和中共的「親密夥伴關係」也是該州的特色之一。北威州跟江蘇、四川和山西都建立了關係,該州跟中共建立姐妹城市的有:杜伊斯堡、科隆、波恩、波鴻、多特蒙德、特羅斯多夫(Troisdorf)、施普洛和弗(Sprockhovel)、錫根-維特根施泰因縣(Kreis Siegen-Wittgenstein)等城市。它們與中共的互動在此無法一一例舉,僅以杜伊斯堡為例。

杜伊斯堡(Duisburg)是北威州跟中共互動最活躍的城市。它是德國最早跟中共簽訂一帶一路的城市,1982年就跟這次引發全球恐慌的中共肺炎的病毒發源地——武漢建立了姐妹城市。據中共新華社報道,杜伊斯堡市長林克表示,杜伊斯堡要打造德國的「中國城」。

北威州「一帶一路」項目最關鍵問題是杜伊斯堡港口的使用。杜伊斯堡港是世界最大的內河港,本身吞吐量大,720公里的內河航線有120個港口,直通北海、波羅的海、大西洋、地中海和黑海。杜伊斯堡港口作為中歐班列線路上的重要樞紐,是中共「一帶一路」進入歐洲的大門。

據中共官網2018年的統計,重慶至杜伊斯堡港的「渝新歐」鐵路列車,每周約有35-40趟班列往返於杜伊斯堡港和中國的十餘個城市之間。2019年11月,中鐵集裝箱歐洲物流公司在北威州杜伊斯堡揭牌,進一步強化了北威州在中共「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區域優勢。

2019年12月11日,第五屆「一帶一路」與中歐合作國際論壇杜伊斯堡市舉行,由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東亞研究院與德國魯爾都市孔子學院共同主辦。德國共有19所孔子學院,北威州佔4所。

在美國不斷提醒西方有關華為5G的危害性之際,據德國最大的地方報紙(WAZ)2019年9月消息,杜伊斯堡將自己建造「智能城市」的項目交給華為,並且面對外界批評依舊堅持。

此外,杜塞爾多夫至2017年已經獨立舉辦七次中國節,2018年起,與科隆市、杜伊斯堡市聯合舉辦號稱歐洲最大中國節。中國節舉辦期間,北威州還合作中共舉辦「中國商業與投資者論壇」等活動。這些活動被指淪為中共大外宣和擴大政治影響力的工具,而非弘揚真正的傳統文化。

投資中國、落戶德國 北威州佔主導

2019年9月,北威州州長拉捨特向新到任的中共大使吳懇承諾,北威州一貫重視對華合作,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等。

據北威州州政府網頁顯示,該州定期組織企業去中國,北威州投資促進署在中國北京、上海、南京、成都、廣州五個城市有分支機構。中國是北威州僅次於荷蘭的第二大貿易夥伴,貿易額達400億歐元。

從2013年起中企在北威州的分公司翻了九倍,目前共有1100家公司近萬名員工在北威州。華為、徐工及三一重工的歐洲總部都在北威州。

據中共官網消息,2015年,北威州就已經有2700多家企業赴中國投資或設立代表處,投資總額佔全德對中國投資的1/4。此外,2014年中國與北威州外貿總額約佔中德貿易總額22%。

2019年,Oppo、Vivo和小米等中國通訊產業巨頭都來北威州投資。目前,世界市場佔有率排名前六的智能手機生產商,有四家在北威州落戶。

北威州經濟部長平克瓦爾特在盤點2019年北威州的「亮點」時說,目前有1100多家中資企業落戶北威州,同時也有1000餘家北威州企業進駐中國,它們在北威州與中國之間編織了密切的關係網絡。

以上僅僅盤點了一小部份北威州跟中共的互動。

《大紀元》特稿指出,近40年來,從亞非拉發展中國家到歐美發達國家,中共一直在以經濟利益為誘餌,用全球化、「一帶一路」等計劃為遮掩,通過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種渠道向各國滲透。

有評論表示,此次北威州中共肺炎疫情嚴重,是否由於奉行「親共」路線所引起的,北威州最後付出的代價會遠遠超出眼下得到的利益。這個問題應該引起德國社會的思考了。

明慧網刊發評論文章表示,近二十年來,中共在國際社會上,表面刻意淡化東西方意識形態,鼓吹全球市場化與人類命運共同體,暗地裏通過藍金黃、大外宣等手段滲透西方,幾近成功。中共對六四學生的屠殺,對法輪功信仰者的殘酷迫害,以及對新疆、香港人的鎮壓,西方社會政界、金融界和大財團對此視而不見,即使批評,也只敢在私下裏說,不敢擺放在桌面上談。甚至在對待足以威脅到西方世界安全的華為5G建設的問題上,由於被中共扼住了市場的喉嚨,集體裝聾作啞。

文章說,西方的綏靖與縱容養肥了中共。這不僅僅是對中國民眾在犯罪,當他們對中共邪惡沉默時,也是在出賣自己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