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勞教所曾經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個黑窩,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瘋狂迫害期間充當中共的打手、助紂為虐。雖然勞教所現在掛上了戒毒所的牌子,但是曾發生在那裏的罪惡並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掩蓋和抹掉。

勞教所曾經是中共專門用於迫害民眾的法西斯集中營,酷刑奴役、暴力洗腦,給無數人帶來災難,其罪惡纍纍、罄竹難書。下面是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在2008年至2011年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些惡行。

以折磨法輪功學員為「快樂」

法輪功學員李梅被非法關押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警察讓她打掃浴室,她抽空在裏邊煉了第一套功法,剛好被警察高新蕾在監控看到,馬上把她拉出來,並對她動手。

李梅高喊「法輪大法好」,被關進了禁閉室。警察虐待她,連當時大著肚子快臨盆的大隊長趙媛也拿電棍電她。趙媛曾對法輪功學員說「折磨你們就是我們的快樂」。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明慧網)

男警騎在六旬婦人身上打

一名當時六十多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因不配合「轉化」(放棄修煉),被幾個三十多歲的男獄警(包括警察侯俊梅的丈夫)騎在身上打。他們還叫來幾個百餘斤重的人踩在她身上,當時她差點出不來氣。

警察侯俊梅的丈夫還用圓珠筆把她的一隻手心處扎透了,穿過來了。

還有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當時已六十多歲),腿腳不便,走路一瘸一拐的,也被逼著幹活,抬裝筷子的大袋子,警察高新蕾嫌她走路不配合自己喊的「一二一」的口令而責罵她。

八人關一間房裏不給餐具

四大隊有一個特殊的房間,關著八位法輪功學員。她們只穿著單衣服,因為衣服被警察偷走了。吃飯時,警察只送進去一桶飯,甚麼餐具都不給,也不讓她們上廁所。

因為她們堅決不配合幹活,獄警對她們實施殘酷的肉體折磨(各種毆打、電擊等)後,最後把她們囚禁在這裏。有一次,獄警趙媛等人拿著刷廁所的刷子刷一個法輪功學員的嘴,還拔其陰毛。

反覆拔出灌食的管子

有一個四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一直絕食反迫害,被警察拉去野蠻灌食、毆打。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犯人張旭把那個灌食的管子反覆拔出來再插進去,折磨她。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明慧網)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李轉當時三十六歲左右,身體虛弱、心律不齊,被馮可莊所長打頭,致使她後來經常頭疼。

勞教所的一大隊是關押老弱病殘人員的大隊。獄警有一次把幹不了活的老年的、身體虛弱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一個屋子,共二三十人,逼迫她們背監規,並讓幾個女犯人看管、責罵她們,甚至動手打她們。

有一次,警察們把所有的人都集合到大廳,開始侮辱、攻擊法輪功。這時,一個四十多歲的常姓法輪功學員,說法輪功好,被警察關禁閉好幾天。

法輪功學員唐志傑被獄警用電棍電嘴巴,被打倒在地。獄警劉婭敏用高跟鞋的細跟,往她的手上使勁踩下去,她的手立即就沒有知覺。她很長時間不能吃飯,不能在床上躺下,只能坐在地上。

毆打抽耳光

法輪功學員劉兵寰因拒絕幹活,被警察叢淑娟用布勒住嘴,抽耳光。

法輪功學員李玉潔,一個柔弱的學生,被逼著抬大編織帶包裝的筷子。她絕食反迫害,被強迫灌食,被警察趙媛、侯俊梅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犯人打耳光。

法輪功學員張雲曾是監獄的警察,剛進四大隊就被關進小屋子,被幾個警察和幾個女犯人毆打。

法輪功學員付紅因拒絕幹活被趙媛等幾個警察關在小屋子裏毆打。她出來時,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到處是血,身上和臉都腫起來,走路很困難,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她走路都一拐一拐的。

法輪功學員胡苗苗,當時才23歲左右,被關禁閉毆打,導致她後來走路都很艱難,扶著凳子走。她爸爸來看她,警察不讓接見。

一個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剛進勞教所黑窩時被押著去醫務室抽血,她拒不配合,被警察和幾個犯人摁在地上拳打腳踢了很長時間,導致她在床上躺了半個多月,下不來床。

酷刑演示:暴打(明慧網)
酷刑演示:暴打(明慧網)

電棍電手

法輪功學員夏美雲,當時六十多歲,和常姓法輪功學員,因早上隊長查房時沒有喊「隊長好」,被叫出去用電棍電手。

夏美雲剛進勞教所黑窩時,侯俊梅警察讓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轉化書」,她就寫自己學法輪功後身體變好了等等好處,侯俊梅看了後上去就給她幾個巴掌。

獄警對法輪功學員還實施更多的迫害手段:罰站,站一小時、幾小時、一天、甚至幾天或更長時間;冬天穿單衣服開窗凍,夏天在太陽下曬;教唆犯人虐待、舉報法輪功學員;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不讓購物;戴手銬,關禁閉;教唆不修煉的家人毆打法輪功學員或教唆離婚;被幾根電棍同時電,用鞭子(細鐵絲)抽打,言語侮辱;讓家人拿來不修煉的證明,才讓接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