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芬已經把哨子發了出去,李文亮的哨子也吹響了一聲。然後,接哨的人沒有了。」武漢作家方方在日記中寫道,新聞記者本應是下一個吹哨人。但是當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毫不留情地蔓延和擴散,官方報紙上卻滿是笑臉,鮮花,歡呼。每一天都誤導著百姓,卻無一句提醒:毒魔已走到你家門口。

方方在3月14日的封城日記中寫道,「疫情依然好轉,新增確診感染的數字越來越小。這幾天都在個位數上徘徊。昨天,有朋友擔心道,數字上不會有假吧?因為前期對疫情的隱瞞,讓此時的人們心裏充滿了不信任感。萬一為了讓數字上好看,萬一為了讓自己有成就,再次隱瞞怎麼辦?」

方方提到一個好消息,武漢中心醫院2名感染中共肺炎的醫生易凡和胡衛峰,病情有所緩解,期待另兩位瀕危醫生能堅持住。

她表示,武漢中心醫院醫護人員傷亡慘重,但目前為止,尚未聽說醫院的領導接受了怎樣的處理。儘管網上要求向醫院主要領導追責的呼聲不絕於耳。這讓她曉得了:「單位哪怕死傷很多人,領導也不一定會擔責。」

方方還提到,「今天關於媒體記者的話題,網上議論哄哄,內容極豐富。我也順便扯幾句:中心醫院的艾芬醫生說,她是發哨子的人;老百姓說,李文亮醫生是吹哨子的人。也就是說,這個哨子從艾芬手上,傳到了李文亮手上,那麼,從李文亮手上接過哨子的,應該是甚麼人呢?」

她表示,儘管李文亮被訓誡,但警方並沒有沒收他的「哨子」,反而是把他的哨聲又擴大了一輪。中共肺炎疫情出現的信息,2019年的12月31日已經昭告天下。次日,警方訓誡「八個網民」的消息也見諸各報乃至央視。

「唉,艾芬已經把哨子發了出去,李文亮的哨子也吹響了一聲。然後,接哨的人沒有了,哨音消失在兩大報業集團的歡歌與笑語之中。病毒毫不留情地蔓延和擴散,醫護人員一個個倒下,而我們的報紙,滿是彩色,笑臉,紅旗,鮮花,歡呼,一張接著一張。」

方方批評說,「就連我這樣的老百姓都已聞訊武漢新病毒(中共病毒)感染厲害,從元月18日起,開始戴口罩出門。而媒體呢?元月19日,報道萬家宴,元月21日,報道省領導參與大型聯歡會。每一天都誤導著百姓沉溺於盛世,卻無一句提醒:武漢新冠(中共病毒)毒魔已然張著大嘴,走到了你家門口。」

她表示,在她的個人理解中,關注社會和民生,應該是新聞記者的職責和使命中最重要的一條。如果當時有記者深入調查中共肺炎的始末,了解到醫院的醫生正在成批倒下,又或是調查出八位「造謠網民」實則是八位醫生,設若持有更高的職業精神:努力與平台溝通交涉,儘可能把自己的聲音發出去,那麼,結果會是怎樣的?還會有武漢這麼多天的慘烈現場嗎?還會有湖北全省人遭封又遭棄的現象嗎?以及還會引發全國各式各樣的損失嗎?

然而真實情況恰恰相反。3月8日,中共官媒新華社湖北分社的女記者廖君,因報道中共肺炎疫情受到官方嘉獎。一位署名「牛角君」的作者發表網絡文章,披露廖君就是報道武漢「八君子」造謠,以及報道中共肺炎疫情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的記者。

文章披露,廖君1月1日在新華社以《8人因網上散佈武漢病毒性肺炎不實信息被依法處理》為題,向全世界人民報道武漢造謠8人。

在此前一天,2019年12月31日,新華社《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發現的多例肺炎病例為病毒性肺炎,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的報道,也是廖君所寫。

網民嘲諷:「中國沒有記者,只有宣傳員。」當局此前曾派出300多名記者赴武漢,發表大量所謂「暖新聞」、「正向能量」的官方報道,製造輿論導向,引起民眾反彈。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