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宣傳機器近期積極「引導輿論」,互聯網上流傳中國各地「疫情趨緩」的報道。這個現象令中國記者「很生氣」,並運用其它方式繼續報道實況,挑戰中共。

《紐約時報》報道說,中共政府近期積極宣傳領導人所稱的要在對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人民戰爭」中獲勝,加強控制輿論,禁止大陸媒體報道負面新聞,並且推行掃蕩運動,清除民間雜音、審查新聞報道、騷擾公民記者並關閉新聞網站。

中共某家官媒記者王雅各(Jacob Wang)告訴《紐約時報》,他最近看到網上流傳的報道說,中共病毒發源地武漢市的生活越來越好時「非常生氣」,因為他知道武漢仍然處於危機之中。

王雅各曾在武漢記錄中共政權抗疫失敗,並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表,上個月寫了一篇文章,指出在官僚主義失敗下,武漢病人正在尋求醫療服務中掙扎。

「人們在等死,對此我感到非常生氣」,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我是一名記者,但我也是一個普通人。」

在公眾的大力支持和廣泛呼籲言論自由的鼓舞下,中國記者正在反擊,罕見地挑戰中國共產黨。他們正在:發佈令人震驚的內容,描述政府的掩蓋和醫療保健系統的失敗;不斷地呼籲新聞自由;利用社交媒體引起公眾關注不公義及虐待。

在武漢待了幾個星期的一家國營刊物記者黃先生(Tenney Huang)說:「每個人都處於被壓抑和委屈的狀態,自由表達是我們反擊的一種方式。」

他說,隨著審查制度的日益猖獗,記者改成在社交媒體平台和其它工具,繼續分享他們的報道。

「事實就像柴火」,他說,「堆得越多,當遇上火花時,燃燒的力道就越大。」

1月下旬,在武漢封城前進入當地報道的中國記者,在酒店中建立臨時辦公室,穿戴上防護衣和護目鏡,冒險前進醫院病房採訪病人和醫生,並緊張地接受中共病毒檢測。

在每天承受強大的審查制度壓力以及面對死亡和絕望的氣氛,有些記者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在武漢被封期間報道當地情況的王雅各說:「看到這些駭人的故事,你真的會在晚上無法入睡,感到非常沮喪。」

除了這些記者外,兩名公民記者陳秋實和方斌在武漢封城後深挖當地疫情實況,但是,2月7日及8日左右,他們都「被失蹤」及「被噤聲」了。關注這兩位公民記者的人,擔心他們可能永遠消失。

這些記者所報道的實況激起了中國網民的廣泛憤怒,知道了中共政府在疫情初期警告「吹哨人」,試圖讓他們保持沉默,以及沒有及早採取遏制病毒傳播的措施。

一位網民在微博上寫道:「這樣的聲音是我們在黑暗中希望看到的唯一光亮。」

在北京的退休編輯李大同(Li Datong)說:「(中共)政府這次對言論自由的控制,直接傷害了普通百姓的利益和生活。每個人都知道,如果不說實話,就會發生這種大災難。」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中共審查專家盧安(Lotus Ruan)說:「審查批評甚至是中性的在線討論是一回事,但是完全改變對這場危機的敘述,並且試圖將其轉化為讚揚,則是另一回事。」

2月7日,武漢八名吹哨人之一、眼科醫生李文亮去世後,中共更加強了審查及壓制言論自由。他的去世令許多記者感到沮喪,覺得他們應該做更多的工作來抵制宣傳命令。

記者周吉爾(Jier Zhou,音譯)說:「我覺得自己成為邪惡的一部份。」

《人物》雜誌3月10日發行的月刊的封面故事是《武漢醫生》,報道了對「發哨人」艾芬醫生的專訪,當天正巧是國家主席習近平考察武漢。文章出來後立刻被中共宣傳部門緊急全網刪除。

但是,中共宣傳機器還是慢了一步,中國網民已下載了這段專訪,並且翻譯成英語、法語、希伯來語、波斯語、摩爾斯電碼,精靈語(Elvish)和外星文(Klingon)混搭等在互聯網上快速流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