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大紀元《珍言真語》製作組)

全球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告急,震動全球股市,美國股市一周內兩次暴跌觸發熔斷機制。對此,香港知名銀行家、客席教授吳明德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中共肺炎肆虐令不同國家相繼爆發「黑天鵝」事件,繼而形成「黑天鵝湖」,「湖裏有美國黑天鵝、石油黑天鵝、意大利黑天鵝,接著一路擴散可能有德國、法國的黑天鵝……」他說,香港近來已被「林鄭」黑天鵝、反送中黑天鵝以及疫情黑天鵝搞得「冥頑不靈」。

不過據吳明德評估,疫情在未來3個月出現高潮,6、7月將平息,這段時間股票還會秩序性地下跌。而他對全球疫情平息懷有信心,主要是美國傾全國之力抗疫,並且集全世界最好的醫學專家和科學家、生物學家研究病毒疫苗,「如果那些人很聚焦在做這件事情,就很快得到一個結果,這是對世界所有人民的福祉。」

而相對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快速蔓延國際間,香港與台灣目前確診人數相對較少、疫情穩定,他認為香港民眾靠自身警覺性,不相信中共公佈的數據,再加上當年抗沙士的防疫經驗,令疫情控制得當;台灣則因今年1月的總統大選奠定抗疫成功的關鍵,「它投票選擇了一個獨立自主台灣人做總統,所以它沒有包袱,它不需要看(中共)臉色,不需要考慮與大陸做生意我就不關門(封關)。」

他說,世界疫情大爆發以來,可以看到任何人、任何團體、任何國家,只要接近共產主義,就會倒楣,「不用有多了解共產主義,只要看它過去怎麼做事、怎麼去處理人,就知道這個制度、這個主義之下驅使成立的政府如何成為一個邪惡的政府。」

他也慶幸身為香港人,可以分辨中共如何滲透、控制傳媒為自己做政治宣傳與炒作意識形態,「能夠看清世界在自由空氣下如何發展,在極權下如何發展。」

吳明德曾任美國銀行及中國建設銀行(亞洲)前高級副總裁、現任大學客席講座教授以及多個電台主持人。

美國股市兩次熔斷 輸掉特朗普三年來上升指數

記者:這個星期全球股市中,美國股市兩次熔斷,全球多個國家都是熔斷,怎麼看股市走向?

吳明德:熔斷不是特別的事情。因為有個機制在,當然要試一下它,但是可能十幾年才試一次。不過這次是114年,美國股市以來,第一次的跌幅用指數計,三個星期加上的跌幅是最大的。跌得最慘的那一次是1987年10月,一天跌22%。這次是在高位2萬9,跌下來到昨天(3月12日)2萬3、2萬2千多,其實將過去三年特朗普贏回來的(指數)差不多都輸了。

2017年1月特朗普上任,起步的指數是2萬,到最高位是29,300,除一半是24,500,這就是過去三年,跟著特朗普全球經濟50年來最好的美國股民的平均價就是24,500,現在頂不住了,任何平均人買,過去三年都輸錢。

特朗普出手救市 市場注資1.5萬億美元

吳明德:所以特朗普馬上推出5千億,跟著再推出1萬億,拿來使市場有錢。為甚麼?如果市場沒有錢,只有將家裏拿一些資產出去賣,如果市場有錢可以鬆動、可以借。怎麼借回來?就是拿家裏的資產,比如股票、債券拿去按,那麼就不用急速地去沽它,你覺得這是一個短期的、技術性的恐慌,稍後平靜下來就會回到原位了。這是不是短期的恐慌?如果用我過去的工作經驗就是的,但是短期恐慌完之後、調節了之後,可能只是一兩千點的調節之後,那個位置停在那裏。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石油市場還沒玩完,它一次跌30%,可能有一半人投降,輸的輸了;但是還有一半人未曾平倉,那麼那些拿著空倉的那些生產商、大戶就不會投降,他已經贏了很多錢,錢繼續在這裏堆積下去、在這裏磨,這叫做「磨爛席」。

黑天鵝群現 投資市場變成「黑天鵝湖」

吳明德:油價跌下來使整個投資市場去變成一個「黑天鵝湖」。從來沒有想過的事件叫「黑天鵝」,在不同的國家爆發,意大利又一隻黑天鵝,香港那隻黑天鵝。香港過去多了兩隻黑天鵝,一隻就是林鄭月娥,第二隻黑天鵝是反送中運動,第三就是現在國際公共衛生健康的問題,這隻黑天鵝又來了。本來這三隻鵝已經把香港搞到冥頑不靈。

現在為甚麼變成「黑天鵝湖」?因為湖裏有美國那隻黑天鵝、石油黑天鵝,又有意大利黑天鵝,接著一路擴散可能有德國、法國的黑天鵝,那麼大家就在跳「黑天鵝湖」。這個「湖」需要時間才能跳完,那麼就要掌握時間,現在才開始起步,進入劇情正題。

股票市場進入「熊市」 疫情高峰尚未到

記者:還沒到高潮?

吳明德:還沒,還要先跳一段時間,接著三個月會有高潮,再多一兩個月,去到6月,6、7月就應該完結了。這段時間股票還會不停地沉底,但不會像現在跌得這麼急,不會一天跌2000點,可能一天幾百點又反彈幾百點,又反彈,是有秩序性地下跌,我們叫進入了「熊市」的階段。

股票市場或者投資市場,由高位跌下20%,叫做「牛熊分界限」,跌下來之後會不會馬上反彈?如果不會,連續三天都是在那條線之下,就確定短期進入熊市了。

熊市的特徵是,每一次的下跌都會比上一次的下跌更低,反彈不會高過上一次,這樣拾級而下。那麼我們買貨的要有耐性。如果我作為投資市場,就要看那些黑天鵝甚麼時候落幕。第一個落幕的當然是那個國際公共衛生問題,估計應該5、6月,因為中國、南韓、日本、亞洲都是上完高峰,現在慢慢下來了,只不過現在吹到歐洲,跟著美國去了。

熟睡獅覺醒 美集全國之力抗疫

吳明德:為甚麼這麼有信心一定會搞定?因為它吹了去美國。美國是一隻熟睡中的獅子,如果它集傾全國之力,集中家家戶戶都去應付這個病毒的話,它就很快搞定的。它第一個禮拜可以出100萬個測試劑,可以快速地知道確診者,就馬上去隔離他,病毒會自己斷尾。用這個方法快速地控制公共衛生的問題,但是需要有個過程。第2點就是長遠些,就是在短期內要有醫治病人的能力,儘快去拿瑞德西韋,或者類似這些的改良品變成抗疫藥。第3更長遠些,我想需要一年時間,它就可以製造有關疫苗。根據一些醫學專家講,病毒會變種,但起碼有一個沒有變種的疫苗,我們就有信心它傾全國之力,因為它集合了全世界最好的醫學專家和科學家、生物學家,如果那些人很聚焦在做這件事情,就很快得到一個結果,這是對世界所有人民的福祉。

挑選優良基金公司 長期投資「跑贏」通脹和存款

記者:你覺得這個是震盪性的下滑。

吳明德:是。

記者:香港著名股評人沈振盈,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現在要忙著去撈底,其實股票市場最怕就是停止不動,無論是跌還是升都有的賺。現在這麼震盪,你怎麼看?

吳明德:沈大師之所以是沈大師,是因為他每天盯著股市,他對股市有觸覺,他的感覺是心連心的,他不會馬上告訴你,但他自己是知道的,這一分鐘做甚麼,下一分鐘做甚麼,但等收市的時候才講已經太晚了。

你是配合市場?還是市場配合你?答案只有一個,當然是你配合市場。憑他的經驗說這段時間已連續跌了這麼多天,今天下午可以撈底了,他屬於「短炒」,2點買入,2點15分賣出;3點買入,3點15分賣出;4點買入,4點15分賣出。他不會告訴你的,因為他趕不及。但他不是騙你,在市場上他是炒家。

如果是長線投資者,我們的分析是,比如我是做退休基金的,那最多每個月買一注,如果這一注剛好是在最低價位買的,你就會賺多些。但長遠來講,未來30年退休,你的平均價錢肯定跑贏通脹和存款,原因是你的基金經理會幫你買。

像李嘉誠那些優質公司,他之所以在股市可以賺錢,是因為他請了在商界比較聰明的公司幫他操作,那些公司肯定會加這個因素在裏面,所以它幫你賺的錢肯定比銀行存款更多,你才願意。別人銀行存款只有兩厘利息,但基金公司給的股息回報是五厘股息,長遠來說是請了聰明的人幫公司賺錢。所以不用管它高高低低,放在基金公司就不用怕。

政治市場、投資市場 都看李嘉誠

記者:這次全球企業大洗牌,中國的潘石屹將自己SOHO的八大板塊200億急急忙忙賣給黑石基金,前幾天他的股價升得很厲害,他曾說過不會賣,但這次的行動你怎麼看?是否還有這樣的事發生?

吳明德:你再去訪問他,他還是會說不會賣的,我賣的那些是那個時候講的,現在問我現在這個環境我是不會賣的,下一分鐘賣是因為下一分鐘環境變了,他沒有騙你。他不會告訴你,他甚麼時候不賣;他不會告訴你一輩子都不賣。所以他是可以自圓其說的。如果在投資市場,我肯定看李嘉誠的動作,因為我跟了他50年都不會錯。

講起李嘉誠,我多說一句:即使看政治市場,也是看李嘉誠。他經濟投資不錯,原來他的政治比經濟還好。因為他在這半年講的東西,有哪一句沒講到香港人的心裏去,全都講到了。

他看到A與B在吵架,他沒說A對還是B對。他會對A說,你要看看B在想甚麼;對B說,你要考慮到A年紀輕,他們是我們將來的主人翁,B你年紀大應該包容A。他沒有說誰對誰錯,他知道原因,如果說誰對誰錯會水洗都不清,是制度問題以及其它因素造成的。但作為香港的一個長者、智者,會勸B,你有權力,你是操盤的政府,你有沒有想過A在想甚麼呢?你有沒有想過香港以後想持續發展要靠這幫年輕人?你是否想放棄他們?這些年輕人是你的子女,你是否想他們以後不要回家?掉過來說,他也對A說,你們血氣方剛,是否可以不要那麼衝動,了解一下他們運作的困難。他說這些話才能讓雙方的距離拉近,疏導年輕人的情緒,讓年輕人覺得你是想與他們談的,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香港抗疫全靠市民自身警覺性、抗沙士經驗累積

記者:這次全球爆發,但港台的確診人數相對少,我們離中國大陸最近,一直沒有封關,為甚麼會這樣?

吳明德:這與我們17年前有沙士的經驗有關,只不過年輕人沒有經驗,但他的家長有,所以會謹慎。措施我們就不講政府,不值得一講,慶幸香港人一直都有靠自己的警覺性。

記者:就是不相信共產黨的數據?

吳明德:這就是加強警覺性,但甚麼才是重要的,我們個人衛生的措施做得好,這是經驗的累積,比如歐洲沒有沙士的經歷,二次大戰到現在70多年的和平令整代人對危機意識、對超大「黑天鵝」危機意識薄弱,尤其是公共衛生意識薄弱。很多東西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是他們的文化,這次就給他們一個機會考驗。但歐洲畢竟是文明發達的國家,有很多歷史和文化的根基,他們有很多做事的方式值得我們學習的,很快他們會清醒,不需要為他們特別擔心。

香港這次能成功抗疫,因為每個人對自己個體、對團體、對整個地方這三個層次都有所尊重。我們尊重個體,所以我們戴口罩;我們尊重團體,所以我們也戴口罩;我們尊重香港這個地方,所以很多大的活動取消了,這是經驗的累積。

台抗疫成功:選獨立自主台灣人做總統

吳明德:至於台灣,1月奠定它這一次的成功。它投票選擇了一個獨立自主台灣的人做總統,所以它沒有包袱,它不需要看臉色,不需要考慮與大陸做生意我就不關門,所以除了金將軍(金正恩)之外,台灣是最快關門的自由民主國家。

我們很清楚知道台灣這一次選舉,她(蔡英文)領導的政府加上他們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執行體制,所以令到這次的疫情控制得全球第一。最重要的是它被拒於WHO。WHO是「丐幫」的流氓,丐幫的流氓在疫情初期叫大家不用撤僑、不用閉關。

接近共產主義就倒楣 慶幸身在香港看清世界

吳明德:但前兩天WHO為何宣佈世界大流行,這個不是判斷的錯誤,是這個組織的領導者是有私心,英文叫secret agenda,他聽命於丐幫幫主國家,令世界疫情大爆發,現在可以看到任何人、任何團體、任何國家,只要接近共產主義,就會倒楣。不用有多了解共產主義,只要看它過去怎麼做事、怎麼去處理人,就知道這個制度、這個主義之下驅使成立的政府如何成為一個邪惡的政府,令到沒有事是好的。

記者:中共宣傳說國外的形勢不好,甚至傳出意大利有幾十萬華僑聯署要求撤僑回中國,你怎麼看到底是哪裏安全?

吳明德:他們喜歡返就返個夠,我們不能阻止他的想法。但是在香港生活的人很幸運,可以看清世界在自由空氣下如何發展,在極權下如何發展。很清晰分清楚不同的傳媒所講的東西,分清哪些是說給國內的人聽的;哪些講給國外的人聽;哪些故意講給國外的人,由國外的人出口當內銷。先把消息告訴外面的人,再由外面的人引述發回國內。因為有很多的滲透,這些滲透組織慢慢有個形象,這個形象就好像與他們(中共)脫離關係,不過是個秘密渠道,再由這些秘密渠道講出來。我們最主要的是問一下自己,根據自己的條件、智慧水平去判斷。

美國人權法案年度報告 香港獨立關稅地位短期未有定論

記者:美國人權法案通過後,這個月就要審查香港年度審結報告,是否繼續給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如何看會如何發展?

吳明德:我想它不會那麼快有結論,因為這把刀吊在頭頂,不用那麼快下來,但它需要這個報告。這個報告是由民間組織去做一個客觀的報告,有三個泛民議員、三個建制議員,加一個行政會議的班長,去那個組織講。那個組織雖然是民間組織、智囊組織,但所有美國重要官員會列席、會去聽。

我說這個報告已經寫好了,但要過場,要讓美國人民知道,所有東西都有諮詢過,請他們的民意代表來講,講完之後,覺得香港的政治體系、自由、人權民主發展是否是我們(美國)所想的。

早幾日(美國)政府發佈了全世界各個地區的人權報告,這是政府定期要講的,監察著每個地方,這叫普世價值。這個民主人權法案也一樣,當然氣候和氣氛要配合。我們香港人不會忘記從去年6月9日開始的抗爭,因為有疫情、因為假期、區議會選舉結果,所以我們要有耐心去等。

同一時間,美國作為香港的主要持份者,它也需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去保障美國持份者、投資者在香港的利益,這樣才能與國民交代。不然到時發現(民主、人權)大倒退,或軍隊突然殺進來要控制香港,比如美國有8.5萬個投資者在香港,世界有很多投資者在香港市場做集資、投資,人家會說,美國政府在做甚麼?不知道有這個趨勢嗎?會被別人怪責,所以這個民主人權法案會迫使,如果這個事態發展不是向好的事態發展,那就會收窄監管尺度,用這個法案迫使美國政府有一個特別的機構,去監察香港的民主人權發展,如果發現不對勁就要發聲,就起這個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