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加大對美國的威脅管控宣傳,引發美國國會驚覺。美國國會議員已經警覺,表示過於依賴中國生產藥物不可原諒。

中共官媒新華社日前轉發文章說,如果管控中國出口美國的醫療產品,「美國將會陷入中共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

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2020年3月12日告訴對霍士新聞,他對中共的這一直白威脅並不吃驚,因為美國依賴中國生產關鍵產品——包括依賴中國生產與防疫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所需的技術性部件——會很「危險」。

對大多數人而言,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只會引起輕度或中度症狀,例如發燒和咳嗽。但對老年人和存在健康問題的人士,病毒可能引起更嚴重的疾病,包括致命性肺炎。

魯比奧提醒說,應該讓所有美國人都關注北京的這一說法。

多位美國鷹派學者也在推特評論此事。有人說,要分清楚黨宣以及事實,不要讓中共得寸進尺;還有人表示,中共的政治戰略就是煽動鬥爭和內部分裂,分裂對方內部以保障黨的利益最大化。

「如果民主國家的所有人都能站在同一個隊伍、彼此慷慨相對,我們就能贏。」一位鷹派學者說。

美國藥品依賴中國產 國會在行動

早在20世紀90年代,美國、歐洲和日本還是全球藥品和維他命關鍵成份的重要供應來源,提供了全球90%的供應量。

但自從2000年起,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將貿易最惠國待遇與中國人權脫鉤,以及推動通過《美中關係法》給予中共正常貿易夥伴待遇,包括降低進口關稅和表態支持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隨後,許多美國藥品生產轉移到中國等地,同時中國產藥品迅速佔領美國市場。美國最後一家青黴素廠於2004年關閉。此後,許多中國製藥公司紛紛進入美國藥品市場,如今他們供應美國80%至90%的抗生素、70%的對乙醯氨基酚以及40%左右的肝素。

國會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2月24日致信給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表示對美國藥品製造商對中國生產藥物的依賴程度不可原諒。

他認為,在醫療供應鏈這樣的關鍵領域,美國不能依賴中國。霍利呼籲召開聽證會以及提出立法法案,解決美國對中國產重要藥品的依賴問題。

美國長期跟蹤藥品轉移問題的作家羅斯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2月25日告訴布賴特巴特新聞,她希望美國聯邦政府能投資、幫助重建美國的製藥業工業基礎,通過使用先進的製造技術可以更便宜、更安全地生產美國藥物,並且對環境的影響較小,並且可以從頭到尾、從核心原料到成品藥的生產地點都在美國國內。

吉布森和賈納丹·辛格(Janardan Prasad Singh)在2018年發表了《中國處方藥:揭露美國對中國藥品依賴的風險》(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一書。

她說:「當藥品用盡時,我們得依靠中國來幫助我們。此舉的荒謬之處是非同尋常的。」


中共官媒跟自媒體一唱一和 散佈對美威脅論

3月4日,中國財經自媒體「黃生看金融」微信公號發表題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的文章,該文隨後經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網站轉載,引發廣泛關注。

文章稱,美國的口罩大部份是中國生產,並從中國進口的;此外, 還有90%以上的美國進口藥物都和中國有關。

「如果這個時候中國(中共)對美國進行報復,除了宣佈對美國旅行禁令外,還宣佈對醫療產品進行戰略管控,禁止出口美國,那麼美國將會陷入中共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上述文章說。

在發出威脅後,文章反要求美國對中共表示感謝。它寫到,因為中共沒有這麼做,所以「應該理直氣壯地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

旅美獨立經濟學家何清漣日前撰文(《北京改寫武肺災難史註定徒勞》)指出,中國應該做的是:通過與疫情日益嚴重的國家分享信息、提供防控和診療等技術支持、捐贈醫療設備等作為,努力修補因疫情而受損的國際形象。

她表示,因為疫情畢竟從中國起源,但中共因此想重寫這段人類災難史的開端,並因此認為「理直氣壯:全世界都應該感謝中國」,那就實在有點無恥了。

「互聯網有記憶,全世界病毒學家那麼多,中國(中共)既不能全部收買,也不能全部封嘴,還請北京神智清醒一點:國有國格,國格不是靠撒錢買來,當然更不能依靠耍賴爭來。」她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