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在中國爆發,不僅衝擊中國經濟,也推動了供應鏈轉移出中國。歐盟的中國商會會長認為,經濟全球化時代已經結束。雖然並非所有跨國公司都會完全撤出中國,但在情感上西方人與中共的脫鉤正在進行之中。

英國期刊《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2月29日報道,武漢病毒正在提醒人們,依賴中國供應鏈會給人深刻的教訓,但擺脫依賴或許會顛覆西方市場經濟所遵循的政治經濟學理論。

歐盟中國商會:

經濟全球化已結束

《經濟學人》的報道說,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前,只有很少的製藥業高管、藥物安全檢查員和對中共鷹派人物擔心,全球抗生素供應中很大一部份依賴於少數中國工廠。隨著疫情的爆發,中共政府的隔離措施導致中國各地封廠、封港和封城。雖然現在中共高層堅持認為可以復工,但仍面臨疫情風險,且外國政府和企業老闆將不會很快忘記一個可怕的教訓:對於某些重要產品,他們只依賴了一個國家。

該報道表示,中國在活性藥物成份(API)領域的主導地位現已成為華盛頓權力走廊和歐洲大臣們的難題。消除世界對中國活性藥物成份的依賴並不是技術挑戰,而是將涉及顛覆公認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即允許私人公司尋找最有價值的商品,而不必考慮其原產地。美國最後一個青黴素發酵罐於2004年關閉,原因是許多中國工廠是國有企業,或獲得補貼,其生產的產品達到了外國競爭對手無法比擬的水平。

早在2019年7月,美國國會下屬機構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舉行了一次聽證會,討論了中共醫療行業帶來的威脅和機遇。美國國防衛生局的副主任克里斯托弗普瑞斯特(Christopher Priest)表示:「中國在全球藥材原料市場上日益佔主導地位的國家安全風險不可低估。」他邀請與會者想像一下,如果中國(中共)中斷了不可替代藥物的供應,例如保護美軍部隊免受炭疽的藥物,後果將是甚麼。

微軟的衛生保健策略師本傑明肖伯特(Benjamin Shobert)是另一位證人,他指出,相互依賴曾經被認為是相信中美關係穩定和安全的原因。但是在一個越來越不信任的時代,如果那些同樣經過算計的依賴關係成為恐懼的源頭,那麼「支持全球化時代的許多理論就不再有效」。

歐盟的中國商會會長傑爾格伍德克(Joerg Wuttke)表示,當他訪問柏林、布魯塞爾和其它地方官員時,中國在製藥和農藥等領域的主導地位已經成為大家共同擔憂的話題。中共在政治爭端中表現出利用貿易來霸凌其它國家的做法更令人深感憂慮,就像中共在2012年拒絕向日本出口稀土一樣。

伍德克預計,武漢肺炎將讓歐洲加強對產業政策的討論。他說:「將一切生產都放在最有效的地方的經濟全球化已結束。」

全球供應須多元化 

專家:必須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經濟學人》的報道認為,在某些領域盡快多元化的可能性更大,但即使是這樣的決定也需要一段時間的觀察。

詹姆斯麥格雷戈(James McGregor)是美國安可顧問公司(APCO)的大中華區主席。他看到,十年來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投放的雞蛋越來越多。受勞動力成本上漲、貿易緊張局勢,以及現在的武漢病毒打擊,眾多公司得出的結論是,他們需要進行多元化經營。

艾麗西亞埃雷羅(Alicia Garcia Herrero)是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也是布魯塞爾著名智囊Bruegel(歐洲暨全球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2月26日,她撰文呼籲,跨國公司必須將供應鏈從中國進一步轉移。

她指出,雖然在過去的兩年,中美貿易戰迫使很多公司爭相尋找大陸生產基地的替代國,不少公司將投資分散到越南和其它東南亞國家。但現在出現的問題是,東南亞經濟體本身嚴重依賴中國提供原料生產。她表示,每個跨國公司現在都必須盡快考慮如何減少對中國的依賴,無論是把中國作為生產基地,還是作為原料供應商;無論是通過將採購和製造移回本國市場,還是移到客戶市場,或前往第三國。

太多重要藥物供應鏈外判

納瓦羅:必須重返美國本土 

武漢肺炎導致全球供應鏈停滯,對於特朗普總統的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這樣對中共鷹派人士來說,冠狀病毒危機是「早就告訴你會這樣」的事。 2月23日,納瓦羅告訴霍士商業電影片道(Fox Business),美國已將「太多」重要藥物供應鏈外包。他說:「我們必須讓它們重返本土。」

美國國防衛生專家認為,中國在全球藥材原料市場上日益佔主導地位,影響國家安全風險。 圖為北京一家製藥工廠。(AFP)
美國國防衛生專家認為,中國在全球藥材原料市場上日益佔主導地位,影響國家安全風險。 圖為北京一家製藥工廠。(AFP)

美國雜誌《政客》報道說,納瓦羅和特朗普政府維護美國製造的其他人士在過去三年中一直在努力將製造業帶回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在一月份也曾表示,武漢病毒全球蔓延將「加速就業回流北美」。

納瓦羅在一次採訪中指出,自武漢疫情爆發以來,他主要關注的領域是「戰略性地考慮將我們重要藥物供應鏈轉移到國內,以確保美國公眾和經濟的安全。」他說:「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我們的公共衛生以及經濟和國家安全,我們就需要這樣做。」

美國國會議員還呼籲國會審查美國的醫療產品供應鏈,並考慮用立法來解決問題。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在一封信中寫道:「我們自己的一些製造商對中國生產的救命藥物和維持生命藥物的依賴程度是不可原諒的。對於我來說,很明顯,必須進行監督聽證會和增加立法,才能確定我們對中國產品的依賴程度,並保護我們的醫療產品供應鏈。」

《政客》的報道指出,在醫藥行業重新關注美國優先的問題之際,可能會推動更大範圍的回流。隨著病毒危機進入第三個月,沃爾瑪和蘋果等大型公司已經報告了重大財務影響。持續的時間越長,這些負擔預計會越大。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國分析師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對於生產汽車和手機等產品的公司來說,這種打擊可能是最嚴重的,這些產品的很大一部份都來自中國,而這些產品在其它地方很難找到。

離開中國無需太多推力

情感脫鉤正在進行

埃雷羅認為,曾經與中方的接近和聯繫是一種優勢,現在卻已成為了一種累贅。武漢新冠病毒帶來的最重要結構性後果應該是跨國公司更快將價值鏈從中國領土上轉移出去。

根據《經濟學人》的報道,武漢病毒的一個明顯影響可能是加快公司高層的變化。跨國公司越來越多地任命中國高管(通常受過西方教育)來經營他們在中國的業務。武漢肺炎疫情可能會加速留在中國的外國人撤離,中國的空氣污染已經讓許多外國人離開中國。

專家認為,跨國公司需要盡快減少對中國的依賴,無論是作為生產基地或原料供應商。圖為武漢肺炎爆發前一家跨國企業位於武漢的汽車工廠。(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專家認為,跨國公司需要盡快減少對中國的依賴,無論是作為生產基地或原料供應商。圖為武漢肺炎爆發前一家跨國企業位於武漢的汽車工廠。(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中共採取更民族主義、專制主義的政策轉變後,一些原來的外國老朋友也感到不受歡迎。《經濟學人》的報道引用了一位長期在中國工作的外國人的話說,「我的許多同齡人都不需要太多推力」就會離開。

該報道最後指出,即使病毒消失,它也讓人清晰看到,世界對中國(中共)越來越多警惕。雖然很少有公司能完全撤離中國,但是,情感上的脫鉤正在進行之中。◇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20.3月號/第3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