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與威尼斯封城,舉國禁足,北意「戰疫」進入生死關鍵時刻,南意一樣嚴陣以待,一處失守可禍及全境。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形容此乃國家「最黑暗時刻」,要求國民自律、齊心抗疫。

大教堂廣場上有持槍軍人把守,倫巴第(Lombardy)和威尼托(Veneto)等大區內1,600萬人受困至暫定4月3日,前所未見,估計經濟損失高達74億歐元。踏入3月,意大利確診武漢肺炎人數直線上升,破15,000感染病例,逾千人死亡(至3月 12日),均為中國以外最多。

憂前景要錢不要股

城封了,經濟封了,股跌瘋了。FTSE意股指數一個月來閃挫40%,全球股市暴跌,美股遇上黑色星期一裂口低開觸發史上第二次熔斷。武肺黑天鵝一事掀起散射連鎖反應,病毒從一城傳一省,再傳一國,繼而世界。

難以查核但染病者很可能隨「一帶一路」(回中國過年後重返)來到伊朗和意大利,同時能源需求疲弱引爆俄沙石油衝突,現骨牌效應。「武漢」、「米蘭」、「庫姆」等成了武肺相關詞彙,原本以為齊楚相距,但很明顯因意伊格外「舔共」而與中方頻密接觸,防疫意識又低,淪為疫區。

2019年3月,意大利成為首個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的發達國家,引來一片譁然,兩國共簽署了29項協議,總值25億歐元。不顧「中國特色」全球化令盟友擔憂,漠視2016年希臘失雷埃夫斯港教訓,執意開放里雅斯特(位於北意)港口給中國交通建設公司、引入大量中資企業等。

於羅東與中共簽署意向備忘錄的乃時任意大利副總理、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黨領袖迪馬尤(Luigi Di Maio),事後不久五星運動黨失去民心,迪馬尤辭任黨魁。偏好美國特朗普與俄羅斯普京的聯盟黨代表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不但沒有出席意中簽署儀式,更公開質疑「一帶一路」對意大利的好處,聲稱會危害國家安全。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馬奎斯(Garrett Marquis)指出,意大利乃重大的經濟體,不需「給中國浮誇的基礎設施項目添加合理性」。

美銀美林策略師卡普木(Ajay Kapur)多年前曾這樣形容意大利經濟,北意GDP升3%,南意GDP負3%,全意每年正好零增長。可謂一針見血,該國GDP 過去10年確實停滯不前。倫巴第佔全意40%工業生產,大區的GDP逼近4,000億歐元,米蘭居功厥偉,身兼全國金融中心與國際時裝基地,地位特殊,倫巴第乃當今歐洲三大最富有地區之一。封北意經濟傷害遠慘烈於鎖湖北,因米蘭乃全意命脈而武漢僅大陸多個二線城市之一。

北意普通話滿街巷

「紅魔之手」武漢肺炎攻入意大利後,中共竟然不知羞恥,在害得別人家破人亡之際推出與該國「攜手」抗疫宣傳廣告。 (Getty Images)
「紅魔之手」武漢肺炎攻入意大利後,中共竟然不知羞恥,在害得別人家破人亡之際推出與該國「攜手」抗疫宣傳廣告。 (Getty Images)

居意華人近年遽增至約30萬,聚於北部。華人「入侵」意大利最誇張的城鎮莫過於紡織業重鎮普拉托(Prato),當地來了不少溫州移民,截止2018年年底,中資擁6,026家企業,人口佔該處超過10%,故網民質疑大牌背地裡搞「Made In Italy By Chinese」。

普拉托位於佛羅倫斯北部,距米蘭不足300公里。早於2016年,就有外語媒體報導那兒「被中國人接管了」,並直指Via Pistoiese(街名)幾乎全面「陸化」,那裡不見披薩薄餅,但見北京烤鴨,被簡體字「攻陷」。

2016年,挺共的小粉紅「干預」意大利內政,上街反對米蘭市 頒發榮譽公民給西藏領袖達賴喇嘛。(Getty Images)
2016年,挺共的小粉紅「干預」意大利內政,上街反對米蘭市 頒發榮譽公民給西藏領袖達賴喇嘛。(Getty Images)

同樣在2016年,意大利當局竟接受中國公安派往羅馬和米蘭巡邏,首見於歐美。曾於香港「反送中」前線報導、一位年輕意大利記者柏姬(Alessandra Bocchi)表示,「(兩國)協議範圍只限於遊客,但一個專制政權會藉此另謀它事。例如,中共警察事實上或在搜集現居意大利的中國人信息。」

《中國已近》(La Cinaè vicina)是1967年上映的一部典型左翼、意大利電影,嘲諷當時意資本家恐懼共產主義。由於意大利文標題順口、押韻,沒料成了常來形容「危險迫在眉睫」的口號。去年年底,有看清局勢的意大利人認為,中國真的離全球越來越「近」,甚至是「太近了」,想不到言猶在耳,此刻竟傳來了一個兇猛武肺。

腰斬威尼斯嘉年華打響了戰疫第一炮,接著停課、封城、取消活動及禁足,拼命抗疫,誓死闖過這滅頂之災。翻查意大利病毒抗爭史,發現原來威尼斯人算是有摶疫經驗,舊時他們會將帶有症狀的病人隔離40天於檢疫船上,杜絕傳播。今天武肺一役可勾起北意人沉痛的傳染病史,1630年瘟疫殘酷奪走米蘭半數人口,威尼斯亦有30%成疫症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