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大瘟疫的 起因與終止

「武漢肺炎」已席捲整個中國大陸並殃及海外,新型冠狀病毒的嚴重性遠遠超過2003年的沙士,其傳播更快,傳播途徑更多,無症狀傳染,潛伏期也越來越長。不僅普通百姓切身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我想中共高層的人也概莫能外,因為在疫病面前,人身肉體都是爹媽所生,血肉組成,都食五穀雜糧,沒有任何區別。

這場大疫給大陸疫區內的民眾造成了巨大的生命損失,同時也對中國經濟造成了重擊。現政權已陷入兩難:不封閉、不隔離的話,疫情可能蔓延更廣,但嚴厲的封閉又導致全國各地百業凋敝、經濟蕭條。而且長時間把民眾像動物一樣強制關在家裏,給人們帶來的壓抑、恐懼和絕望,無形中又在醞釀另一場巨大的危機。

寫這封公開信是想給現政權領導人提供一種終止這場大疫、同時走出自己面臨的各種困境和危機的思路和建議。讓我們先看看歷史上兩次大疫終止的史實。

古羅馬大瘟疫的終止

兩千多年前,羅馬帝國殘酷迫害基督徒。在尼祿等羅馬皇帝編造的對基督徒的謊言中(如污蔑基督徒是「邪教徒」,吃嬰兒血等等),羅馬帝國中參與迫害者甚眾,對基督徒的迫害慘絕人寰,招致了4次大瘟疫,死亡人數在5千萬左右,最終使曾經強大的羅馬帝國走向滅亡。

羅馬大瘟疫之後,公元680年,人們逐漸清醒,開始譴責統治者對基督聖徒的迫害和社會的道德淪喪。羅馬市民紛紛走出家門敬捧基督聖徒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並虔誠的向神懺悔,從此羅馬城的大瘟疫就徹底消失了。

羅馬人的懺悔也影響到很多周邊地區,公元1575年米蘭和公元1599年里斯本兩地的大瘟疫中,誠心懺悔的居民也敬捧聖骨繞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這種現象現代科學根本無法解釋,站在今天所謂「無神論」的角度更無法理解。

明朝大瘟疫的終止

明朝後期各種瘟疫不斷,從萬曆年間,開始爆發大規模鼠疫。華北一帶是重災區,如山西境內,十室九病,傳染者接踵而亡。傳染者無論貧富貴賤,得病即死,皇宮中也不能倖免。史料記載,從北京城抬出去的屍體大約20多萬,佔北京人口的40%。

萬曆、崇禎兩朝,華北死於各種瘟疫者不下1,000萬。

崇禎末年,明朝京畿重地本有近20萬精銳,北京城城池高深,李自成大軍攻到北京時,未必有必勝把握,但瘟疫早已使明朝廷的軍民喪失了戰鬥力,從而使李自成輕鬆攻入。奇怪的是,當時的瘟疫只針對明軍和百姓,但對李自成的軍隊以及後來入關的清軍,包括歸附清軍的明軍都不傳染。

至清朝順治帝登基,在明末猖獗了數10年的各種瘟疫立即消蹤匿跡,華北平原頓時一片清平,其後迎來了中華民族一百多年的治世——康乾盛世。

我們看到,前一個瘟疫的終止是在正信蒙冤得到昭雪、被謊言誤導和矇蔽的人民真心懺悔之後;後一個是腐朽的王朝被淘汰、迎來佛法興盛的治世之時。其實類似的史例還不少,基本都大同小異。

參考前面的兩個史實,我們是否可以試著往這兩方面想一想:(一)是否在當今的中國有正信蒙冤需要昭雪?(二)是否有腐朽和罪惡面臨淘汰需要我們遠離和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