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

對於當今很多中國人而言,諾爾曼·白求恩的名字並不陌生,尤其在文革期間,由毛澤東撰寫的《學習白求恩》一文與其他兩篇成為了人人都要背誦的「老三篇」,更讓白求恩家喻戶曉。

按照毛的說法,白求恩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真實的白求恩是這樣的嗎?

來到中國支援中共

來中國支援中共的加拿大醫生白求恩。(網絡圖片)
來中國支援中共的加拿大醫生白求恩。(網絡圖片)

1890年出生在加拿大的白求恩,畢業于多倫多大學醫學院,後成為皇家維多利亞醫院的臨床研究生、醫生。

在醫學院工作期間,白求恩發明了「人工氣胸療法」,並在自己的身上實驗獲得成功。

此外,他還發明了以「白求恩器械」命名的外科手術器械22種,這些器械在當時處於領先的地位。因此,可以說,白求恩是一個稱職且敬業的醫生。

不過,白求恩的人生軌跡在其1935年加入加拿大共產黨後發生了改變。他先是前往西班牙,1937年底他要求前往中國工作。

幾個月後,他率領一個由加拿大人和美國人組成的醫療隊來到中共的所在地延安,毛親自接見了他們。此後,白求恩任八路軍晉察冀軍區衛生顧問 。

對於中共而言,有了白求恩這樣技術好的醫生,可以說是喜出望外。白求恩不僅做了大量手術,救治了大批傷患,而且還創辦衛生學校,培養了大批醫務人員,並編寫了多種戰地醫療教材。

1939年10月下旬,在一次搶救傷患時,白求恩的左手中指被手術刀割破感染。11月轉為敗血症,醫治無效後離世,時年49歲。

白求恩之死對中共自然是一個重要損失,這也是為何毛高度讚揚其的原因。

白求恩放蕩的生活

據加拿大研究白求恩問題專家、歷史學家羅德里克.斯圖爾特及夫人莎朗合作編撰的《鳳凰傳奇:諾爾曼 白求恩的一生》(Phoenix: The Life of Norman Bethune)一書描述,真實的白求恩沉溺女色、性情暴戾 。

書中寫道,1923年,白求恩成為英國皇家外科醫學院的臨床研究生。此時,他遇見了比他小十一歲的蘇格蘭姑娘弗·朗西絲·坎貝爾·彭尼,儘管性格迥異,但在喜歡冒險、固執而瘋狂的白求恩的追求下,同年8月13日,弗朗西絲不顧家人的反對,與白求恩在英國倫敦舉行了婚禮。

1926年,白求恩得了肺結核,他認為自己快死了,強迫妻子與他離婚。「除非你同意跟我離婚,否則我決不到療養院去治療。」

可能外人無法探究白求恩當年迫使弗朗西絲與他離婚的真正原因,但據白求恩故居所提供的短片介紹,此時的白求恩生活相當放蕩,他酗酒、抽煙,晚上參加各種舞會,生活相當沒有節制。

1929年秋,在病癒後的白求恩的哀求下,遠居蘇格蘭的弗朗西絲再次回到白求恩的身旁,他們在蒙特婁重婚了。但幾年後,白求恩又故態復發,1931年3月,他們的婚姻再次走進死胡同。

書中寫道:一天早晨上班時,弗朗西絲關照丈夫買些肉、菜,晚上要為丈夫燒幾個好菜。下午,她興致勃勃地回到家。進門見丈夫正坐在地板上專心致志的研究一副骷髏。

她問:「肉、菜買了嗎?」丈夫不假思索地說:「在冰箱裏。」她打開冰箱,只見一段腸子。她皺起眉頭捏起腸子說:「就買這段破腸子?」丈夫猛的跳起來喊:「別動,那是人的腸子!」

弗朗西絲嚇得「哎呀」大叫一聲,慌忙扔下:「死人腸子怎麼能和食物放在一塊?」白求恩卻頭也不抬的說:「這有什麼呀?你吃的牛、羊、豬肉還不都是動物死了的器官?」

這樣的事出現了幾次,弗朗西絲實在忍受不了。1931年3月,弗朗西絲提出離婚。

1936年,西班牙法西斯在德、意支持下進攻共和國政權,白求恩參加醫療隊前往馬德里,他在那裏建立了歷史上第一個流動輸血站。

但他自身的弱點是沉溺女色、酗酒、壞脾氣,無法與人合作等,最終導致他被西班牙政府趕回了加拿大。

中國爆發全面抗戰後,他向美國共產黨募集了五千美元,購買了一批醫療器具,於1938年1月到達中國。

在延安期間,中共給在延安工作的外國人安排「臨時夫人」、「性伴侶」;唯獨白求恩是個例外,他拒絕「臨時夫人」,卻親自到鄉村娼寮喝酒、嫖妓。

有一次,在等船渡黃河的時候,大家誰也找不到白求恩,後在一位正在農村行醫的加拿大牧師羅明遠的幫助下,將酩酊大醉的白求恩從娼寮中架了回來。

小結

顯而易見,這樣的白求恩無論如何都算不上「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同樣他也算不上「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只能說是「一個有益於中共的人」。

中國人民在國民政府領導下,浴血抗戰之際,中共卻龜縮在延安借機壯大自己,並最終奪取了政權,為禍中國至今。這也就難怪白求恩成為了中共的「英雄模範人物」。

韋拔群

殺人如麻的韋拔群。(網絡圖片)
殺人如麻的韋拔群。(網絡圖片)

中共早期有三大「農民領袖」,除了毛澤東、彭湃外,還有一個是韋拔群。與殺人如麻的毛、彭相比,在廣西東蘭造亂前後達十年之久的韋拔群,也與之不相上下。台灣人黃旭初撰寫的《韋拔群亂東蘭禍廣西始末》一文透露了很多細節。

加入中共

1894年,韋拔群出生於東蘭縣東里屯,是一個小地主的兒子。東蘭縣位於廣西省內西北部,境內山嶺重疊,交通艱阻,漢、僮、瑤各族雜居,大部分老百姓生活極為貧苦。

韋拔群曾進桂林法政學堂讀書,中途退學。1916年,參加了討伐袁世凱的護國運動,後進入貴州講武堂受訓。

畢業後,被派到重慶黔軍軍部當參謀。因在軍中宣傳社會革命事發,被迫棄職逃亡。

1921年,韋拔群回東蘭從事農民運動,被委任為東蘭縣長,他因自己沒有武力而不敢受命。在南寧他一直住到冬天,因地方混亂而回東蘭。

彼時有一黃姓司令帶隊路過東蘭,一部分士兵住到他的家裏,韋拔群聽說部隊久不發餉,士兵頗有怨言,就乘機煽動了幾句,當夜有一班兵挾槍逃亡。黃司令非常生氣,將其抓住準備處死。

後在前鳳山土司官韋鴻卿的求情下,韋拔群交上六百法元免死。然而,對於自己的救命恩人,韋拔群在作亂後卻將其全家殺死。

禍亂東蘭

韋拔群得以免死後,開始組織農民武裝,打著「剷除土豪劣紳,打倒軍閥」的口號,三次攻打東蘭縣城。

當時駐在百色的廣西陸軍第二獨立旅旅長劉日福將農民軍打敗,並四處捉拿韋拔群。

他遂在1925年逃往廣州,參加了由中共主辦的農民運動講習所培訓班。學得了一些粗淺的理論後,韋拔群又偷偷回到東蘭。

回到東蘭後的韋拔群改變了以往的做法,組織農民協會,開辦農民運動講習所。帶著各地的農民協會,韋拔群打劫了不少富戶,搶得了不少槍支子彈等。

由於桂系和其他軍閥混戰,桂系雖然清楚韋拔群是東蘭的禍根,但卻無暇顧及,韋拔群的勢力開始發展壯大。

1926年1月,東蘭縣長黃守先因事到百色,韋拔群得知後,立刻糾集人馬攻入縣城,放走了監獄中的囚犯,搶走了韋龍甫家的財物。黃守先趕緊請兵回到縣城,將韋拔群等打跑。

其後,劉日福派並繼續清剿,韋拔群逃入西山。當時,國民黨正實行容共、農工政策,因此清剿中止。

當年,韋拔群加入中共,並大張旗鼓的宣傳共產思想。他號召各地成立農民協會,發動鬥爭,不交租、不還債、不納稅、燒毀田契借據等,並開大會槍殺地主。

1927年4月,國民黨正式「清共」,韋拔群四處煽動各處武裝暴動。當地政府派兵圍剿,韋拔群被擊潰,逃入東蘭的西山。

1929年7月,韋拔群得到中共地下黨支持,重新組建擁有槍支的農軍二百多人,並攻佔東蘭縣城。

其後中共成立右江蘇維埃政府,韋拔群被選為政府委員之一,同時兼紅軍第七軍第三縱隊,第七軍的軍長為張雲逸,政委為鄧小平。這些人等持續在廣西作亂。

被族侄殺死

1930年,紅七軍奉命開往江西集中,韋拔群率部分人馬留在右江,後回到東蘭,轉戰西山。

在國民黨軍隊針對西山的圍困下,韋拔群不僅外援斷絕,而且食物缺乏。無奈之下,飢餓之下的韋拔群偷偷下山,撞見了族侄韋昂。

韋昂隨其來到山洞,發現他已渾身發燒,四肢無力,在韋拔群昏迷狀態下,韋昂用手槍將其擊斃,並將其頭顱割下,交給了國民黨軍隊。

雖然並不知曉韋拔群確切的殺人數目,但從其對東蘭和右江的禍亂看,他與其他中共頭目一樣,都走上了暴力革命的道路,而其一家24口人中17人被殺,焉知不是報應?(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