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二零二年十月,就在劉邦平定燕王臧荼叛亂的一個月後,有人告韓信謀反,劉邦意識到自己不是韓信的對手,於是採納陳平的計策「偽遊雲夢」。韓信按照諸侯禮節坦然來見劉邦,卻遭到逮捕。韓信真的有謀反之意嗎?劉邦是否會就此殺掉韓信呢?

劉邦沒有殺韓信,而是把韓信帶回到都城之後,貶為淮陰侯,就是從原來的王爵貶為侯爵。劉邦在雲夢抓韓信的時候,韓信講了一番話:「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吳越爭霸的時候,范蠡、夫差也都講過這樣的話。

為甚麼韓信要這麼講呢?因為韓信原本是有機會與劉邦、項羽三分天下的。那就是劉邦和項羽在滎陽相持的時候。當時,韓信剛剛佔據了齊國。韓信、劉邦、項羽的三支軍事力量中,韓信的實力最強,他完全有機會統一天下。那時項羽曾經派人去勸韓信。我們今天要把這個事情回顧一下,是因為我覺得韓信死得太冤。

◎武涉遊說韓信持中立

楚漢戰爭期間,劉邦和項羽在滎陽相持時,蒯徹曾勸韓信三分天下。韓信因為劉邦對他有恩,不肯背叛劉邦。
楚漢戰爭期間,劉邦和項羽在滎陽相持時,蒯徹曾勸韓信三分天下。韓信因為劉邦對他有恩,不肯背叛劉邦。

劉邦和項羽在滎陽相持之時,項羽派了一個叫做武涉的人,勸說韓信保持中立或者幫助項王。武涉對韓信說,天下大勢的發展,就是由將軍您來決定的,您想幫劉邦,劉邦就贏;您想幫項羽,項羽就贏;您要保持中立,將來就有得天下的機會。

韓信說甚麼呢?韓信說,漢王(就是指劉邦)對我太好了,我不能背叛漢王。當年我在項羽手下做執戟郎中,「言不聽,畫不用」,我出的主意,項王都不聽,所以我才投奔漢王。漢王對我言聽計從,封我為上將軍,「解衣衣我,推食食我」,漢王把他的衣服給我穿,把他吃的飯拿給我吃,漢王對我有如此大恩,請替我回覆項王,我是永遠都不會背叛漢王的。武涉無奈離去。當然,武涉是項羽派來的人,可能他的預設立場已經決定了韓信可能不大會聽他的話。

不過,韓信自己的謀士也曾勸韓信謀反。當時有一個叫做蒯徹(因與漢武帝同名「徹」,後世史書中稱他為「蒯通」)的謀士跟韓信說,我這個人會相面,我看這個人就知道他將來的情況會怎麼樣。「相君之面不過封侯」,從您的面相上來看,最多就做到侯爵。「將軍之背,貴乃不可言」,您的這個後背長得實在是太好了。所謂「貴乃不可言」,就是能當皇帝,所以不能說。他實際上是說,將軍之背貴不可言,意思就是將軍要背叛劉邦之後,才貴不可言。韓信裝糊塗,假裝沒聽懂。

◎蒯徹勸韓信三分天下

蒯徹就進一步給韓信分析說,「當今兩主之命,懸於足下」,意思是,現在劉邦和項羽的命運就懸在將軍一念之間,您如果幫助漢國,則劉邦獲勝,幫助楚國則項羽獲勝,這是三分天下的最好時機。將軍現在已經是齊王了,以將軍之賢能,士卒聽命,再得到民心,則天下之君王相率而朝於齊矣。我聽說,「天與弗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希望將軍好好想一想。而且將軍除了這些優勢之外,還有兩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麼這兩個問題又是甚麼呢?

蒯徹說,將軍現在有兩個問題,一個是勇略震主;一個是功蓋天下。您的勇敢、您的謀略,讓劉邦很害怕,而且您的功勞太大,您若打下一個城,皇帝可以把一個城封給您;您若打下一個郡,皇帝可以把一個郡封給您,但天下若都是您一個人打下來的,皇帝拿甚麼封您呢?所以您的處境非常危險。

韓信說甚麼?韓信說,漢王把他的車子給我坐,把他的衣服給我穿,把他的飯給我吃,我聽說,「乘人之車者,載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懷人之憂;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人家用車子載我,我就要幫人家承擔禍患;人家給我衣服穿,我就得把別人的問題當作是自己的問題,為別人思考;別人給我飯吃,我就得為別人盡忠而死,所以我是不會背叛漢王的。

蒯徹見韓信不肯背叛劉邦,就又舉了兩個例子:一個是當年的文種和勾踐,文種幫助勾踐稱霸,滅了夫差,最後反被勾踐殺死。陳餘和張耳是同時代的兩個人物,當年是刎頸之交,互相之間恨不得為對方去死,結果鉅鹿大戰之後反目成仇,雙方都變成恨不得對方馬上去死。蒯徹說,將軍想一想,您和漢王,從朋友的交情上來講,不如陳餘和張耳;從君臣之間的信任度來講,不如當年的勾踐和文種,加上您勇略震主,功蓋天下,您的後果不會很好的。韓信謝過蒯徹,對他說,「讓我再想一想。」

韓信因為劉邦對他有恩,最終不肯背叛劉邦,急壞了蒯徹。蒯徹對韓信說,「夫功者難成而易敗,時者難得而易失,時乎時,不再來。」意思是,人很難成功,但是很容易失敗;時機很難得到,卻很容易失去。辦大事的時機是非常重要的。這樣的機會一旦錯過,永遠都不會再來。但是韓信終不忍背叛劉邦。

蒯徹一看,我勸你背叛,可你不肯背叛,將來有一天,萬一你跟劉邦說,我曾勸你背叛,可怎麼辦?於是,蒯徹就裝瘋,跑掉了。◇(待續)

武涉,項羽的策士。曾勸說韓信與楚、漢三分天下鼎足而王。
武涉,項羽的策士。曾勸說韓信與楚、漢三分天下鼎足而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