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全球多個國家爆發之際,中共衛健委12日表示,中國流行高峰過去。不過多名德國權威專家警告,一旦強力隔離措施解除,中國肯定會在一段時間後再次遇到新的疫情,因為隔離病毒不等於消滅病毒。

中國患病數下降 世界關注

3月12日,中共衛健委表示,武漢以外的湖北各地連續一周沒有新增確診病例報告、湖北以外的全國各地新增確診病例絕大多數為境外輸入,因此「總體上中國本輪疫情流行高峰已經過去,疫情總體保持在較低水平」。

近日,意大利、伊朗、南韓等國家確診及死亡病例迅速攀升,而中共官方報告中國疫情消退,引起廣泛關注。

3月11日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宣佈對歐洲申根區實施入境禁令的同時,表示美方正在考慮,如果中國的疫情趨於平穩,是否能提前取消對中國的入境限制。

3月11日中午,德國總理默克爾、衛生部長施潘、德國具有疾控中心地位的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KI)所長維勒(Lothar Wieler)在聯合新聞發佈會上被問道:鑒於湖北省的隔離措施已經取得了顯著的效果,德國是否也應該考慮中國的部份防疫手段。

羅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長維勒也表示,注意到了許多公眾要求借鑑中國防疫模式的呼聲。

但是,柏林夏裏特醫學院的著名病毒學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強調,德國應該採取對社會及經濟傷害更小的防疫方式。

中國式隔離引發的次生災難

武漢1月23日封城,隨後湖北封省,幾千萬人被封在家中。值得關注的是,此舉引發了次生災難。

例如,1月29日,黃岡一名身患腦癱、生活不能自理、父親遭到強制隔離的17歲少年死在家中;31日,一名患者因醫院無床位、天天步行就醫而體力不支,從武漢司門口橋跳橋自殺……網友透露,因擔心連累家人,絕望中選擇自殺的遠遠不只這位父親。

在抗擊疫情的名義下,各地還發生暴行和違反人權的做法。如,用木板釘死居民家門對居民實行所謂的檢疫隔離的措施;有些人僅因沒戴口罩在街上被攔毆打或被用鐵鏈子牽著遊街示眾;有些人因家裏食品斷絕上街買食品便有家歸不得等。有些地方甚至重現毛時代做法,「紅袖章」提著棒子巡邏……

此外,物流突然截斷,各地物資供應不上,特別各地醫院醫療資源全面吃緊,其他危重病人,很多得不到及時醫治而死亡。

而日夜戰鬥在一線的醫護,缺少防護設備,醫院連連發生新的聚集性疫情。就在李文亮醫生任職的武漢中心醫院,已有二百多醫護感染,四名醫生死亡。

與此同時,中國經濟斷崖式下跌。中共當局則嚴控網絡,禁止疫區民眾傳遞消息,真實疫情如何及引發的次生災難,外界無法估量。

專家:撤除強力隔離 病例還會增長

德國之聲援引維勒的話指出,中國強力隔離並不意味著病毒就會從世界上消失。他認為,一旦北京撤除了強力隔離措施,病例數量還是會出現增長。

「這將會有好幾波。但是沒有人知道,下一波高峰何時到來,也無法知道下一波疫情有多大規模。所以,期待能將病毒隔絕在某地之外的想法十分天真。」他說。

德羅斯滕也指出,隨著中國社會的公共生活逐步恢復,從流行病學專業的角度來看,傳染鏈必然會再次被激活,肯定會再次出現病例。

目前,迫於經濟衰退壓力,中共當局催促各地全面復工。最初爆發及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官方說方艙醫院患者清零,但引起質疑,他們去哪裏了?當地醫院再次爆出人滿為患,有小區爆發集體感染,但在當局強力維穩下,消息被封鎖。

德國權威專家:中國數字將不再可信

德羅斯滕還認為,接下去的一段時間內,中國報告的病例數字將不再可信,因為中共當局現在試圖讓這個問題「結束」。

「我們現在看到,中國政治層面上的表態出現了180度的大轉彎。有關疫情的數字給人的印象是,現在幾乎全部新增病例都是從意大利輸入的。」

德羅斯滕曾經在2003年率先實現在實驗室環境中培養SARS病毒,並且在第一時間與全球學者共享其研究成果。

自中共肺炎疫情一月開始爆發後,這位冠狀病毒專家也被認為是德國防疫工作中最為重要的專家。德羅斯滕也與德廣聯合作,以訪談的形式推出了一檔有關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每日科普播客,開播兩周來,聽眾數已經突破了一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