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副總統陳建仁在臉書發帖指出,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沒有提供正確資訊,反而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陳建仁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取得公衛博士,2003年SARS疫情爆發,臨危受命出任衛生署署長,迅速遏止疫情終至消失。

周三(3月11日),陳建仁在臉書發出題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發生率與致死率的國際比較」的帖子,並上傳兩張表格,分別為「表1 世界各國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每十萬人口發生率」,以及「表2 不同國家的疾病致死率會按病例嚴重度分佈不同而異」。

他在文中首先指出,WHO對於國際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統計表,只列出各國發生數和死亡數,而未考慮各國的人口數,因此在評估各國發病的風險時,就會產生偏差。

「最好的比較數據,應該是確診病例發生率,它是指全人口當中,有多少人得到該病毒的感染」,陳副總統說,「它的分子是經病毒檢測陽性者的人數,分母是全國的人數。」

經過計算(如表1所示),各國的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每十萬人口發生率,以中國、意大利、南韓、伊朗最高,都大於5;日本、美國、台灣最低,都少於0.5,其中後兩者只有0.2。

他還進一步解釋為何有些國家(如中共)在短時間內病例數大幅下降。根據他的說明,各國確診病例數的多寡,除了和人口數有關,會受到病毒檢驗涵蓋率的影響。

「只對重症病例才做病毒檢驗的國家,確診人數就會相對減少,發生率也會偏低;如果對所有接觸者,無論有無症狀,都進行病毒檢驗,確診人數就會增多,發生率也會偏高!」他寫道。

「一個國家一旦修改病毒檢驗對象的條件,譬如只檢驗重症者,就會使得確診病例數,在短時間內大幅下降;但是,疾病致死率卻會因此而上升!」

另外,陳建仁還解釋了疾病致死率(case fatality rate)的計算,這是指確診病例當中,有多少人因該疾病而死亡,分子是死於該病的人數,分母是確診病例人數。

「如果納入致死率分析的病例,僅限於重症病例,當然致死率就會偏高;如果還包括了輕症或微症個案,致死率就會下降很多!」他說。

因此,陳建仁特別提醒,當看到某國的確診病例數快速下降,致死率卻急遽上升時,就要先留意該國病毒檢測策略是否有變動。

他特別製作表格(表2)說明各國對病毒檢測政策的不同,會影響致死率的計算結果。例如表2中,甲、乙、丙三國的重症、輕症和微症致死率都相同,分別是5%、0.5%和0.1%,但是這三國每千名病例的致死率,就有很大的差異,分別是41,14和8!

導致這個差異的原因是甲國檢驗較多的重症,乙國檢驗較多的輕症,丙國則是連微症患者也檢驗。

因此,陳建仁指出,確診病例人數超過1,000人的國家當中,意大利、中國(中共)與伊朗的致死率都超過3.5%,顯然重症病例佔比較高;南韓與德國分別只有0.8%和0.1%,似乎輕症或微症病例佔比較高!

對於WHO總幹事譚德塞近期表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致死率有上升的趨勢,各國要小心,陳副總統說:「這是他未能認真深入了解,各國的病毒檢驗政策是否已經改變,而作出錯誤的警訊!」

「對致死率的變遷如此草率定論,真是令人咋舌!不僅未足以讓世人提高警覺,反而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憂慮,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寫道。

他說,疾病致死率的決定因素,除了病毒檢測策略而外,還包括了年齡、慢性病罹患狀況、和醫療照護品質。如果還在醫院接受隔離治療的病人,大多數是年輕、無慢性病、照護狀況良好,致死率就會偏低;如果大多數是年老、有慢性病、醫院資源缺乏、人力不足而無法提供適當醫療照護,致死率就會偏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