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瘟疫降臨,武漢市民陳洋(化名)和《大紀元》記者分享發生在他家人間的親身經歷。他說,親身見識到一輩子聽黨的話、跟著黨走,沒有好下場。

中共肺炎爆發至今,陳洋一直與父母生活,居住在一起,困在家裏40多天,身體一直安好。而他的父親,目前仍在醫院治療,身體狀況時好時壞。

「父親住進了醫院,共產黨又來洗腦:要相信共產黨等等。」這對一般人可能有用,但對經歷中共諸多迫害之後的陳洋,理性地說,「像我們這樣的人,實際上清楚中共的人,被共產黨騙過一次就知道,不能再相信共產黨了,再相信共產黨,那只有死無葬身之地。」

陳洋年輕時,聽信中共謊言,信以為真,最後卻見證共產黨反覆無常,「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專制統治。

陳洋的父親經歷文化大革命,在「怕」的作用下,仍不得不臣服於共產黨的淫威,沒有自己的思想,盲從地跟著黨走,「像我父親,就是共產黨員,他就相信共產黨的洗腦,共產黨說甚麼,它就相信甚麼,從來就沒有自己的思想,共產黨帶到坑裏,他也掉進坑裏。」

中共對待百姓如草芥,就算是共產黨員,沒有利用價值了,就棄如敝履,「像這次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我父親就染病了,都在找共產黨的醫院,醫院說病床緊張,沒床位,回家等著,我父親就回家等著,等了十幾天,人都病危了,共產黨還說:到另一個醫院去看。」

陳洋冒著被打壓,被抓的危險,翻牆找海外媒體曝光,才住得上院,「還是我找境外的媒體揭露共產黨邪惡,迫害人,共產黨發現,都在譴責它們,譴責它迫害共產黨員,才讓我父親住進了醫院。」

洗腦教育很邪惡 親歷迫害才清醒

談起在共產制度下生活的百姓,陳洋認為都是被洗腦教育搞壞的,「在共產黨的統治下,只有服從,人們是沒有選擇的,因為它的電視報紙都是搞洗腦教育的。我就在共產黨的教育下被洗腦了。」

他說起自身的經歷,「共產黨說有法律有人權,我就相信了共產黨的洗腦,用法律維護權益,結果一打官司,它們把我關押起來,這就是共產黨的法律,用法律來迫害你。」

「如果你相信共產黨,即使人死了,共產黨還會繼續迫害你的家人,所以,共產黨就是一個邪惡組織。」陳洋說。

他奉勸還蒙在鼓裏相信黨、為黨唱讚歌的中國人,快去找真相,才能明白生命真正的意義,「只有遠離共產黨,脫離共產黨的洗腦,你才能得到生命。」由於了解了真相,陳洋曾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化名退團退隊。

中共煽動仇恨 還把喪事當喜事辦

故鄉在重災區的武漢柳女士,為不明真相,被中共欺騙的百姓、親友,感到無奈與悲傷,「中共造假目的就是欺騙、迫害老百姓,為了給老百姓洗腦,我在微信群裏看到了許多人,他們都還在為中共歌功頌德,他們認為這樣才是愛國。」

「中共煽動仇恨一些言論,痛恨美國。」她痛心的說,「我在家鄉的微信群裏跟他們講,但他們把我拉黑了。」

日前武漢新任市委書記王忠林號召,要對武漢人民開展感恩教育,感恩共產黨、聽黨話、跟黨走,此番言論令柳女士憤憤不平。

「現在要感謝共產黨,感謝甚麼?感謝它殺了這麼多人嗎?感謝讓那些無辜的人,被它逼得跳樓自殺嗎?」柳女士氣憤地說,「中共引爆和擴散了瘟疫,禍害了中國和全世界,讓數萬人悲慘死去,沒有半句道歉話。」

「迄今還沒有復工,全球瘟疫還在大肆氾濫,瘟疫的源頭也尚未搞清楚,零號病例的疫情還被封殺,瘟疫背後的官場黑幕未揭穿,中共又迫不及待地玩起了『把喪事當喜事辦』的罪惡勾當,為自己歌功頌德。」

共產邪惡一脈相承 不信中共才有福報

柳女士反問,全國究竟有多少人掙扎在生死、傷痛、流浪、隔離、無助中,人們不得而知,但中共卻要百姓感恩,她說,「這同毛澤東製造了餓死數千萬人的大饑荒以後,推說是自然災害,一脈相承。其製造和重複謊言的能力,超過希特拉千百倍。」

為此,她提出忠告,建議大家遠離中共,「邪共的邪惡超出人類的想像,魔鬼的邪惡是沒有底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