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

10. 拒絕美國派專家救援——隱瞞其研製生物武器的物證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一方面指責美國沒對中國提供任何實質性援助,一方面又先後多次拒絕美國派醫療專家到中國協助抗疫;一方面將病毒來源甩鍋給美國,一方面又不敢讓美國專家實地考察。即使是世衛專家,剛開始也以武漢沒有接待能力為由,而拒絕其到訪。儘管如此,中共仍不放心,仍派出大量「陪同人員」左右不離地監視世衛專家的行蹤。

因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是「人工合成病毒」的傳言一直甚囂塵上。做賊心虛的中共,害怕美方派人入境後,順籐摸瓜,找到其秘密研製生物武器的蛛絲馬跡。

11. 將天災變成人禍——隱瞞疫情的罪惡機構和個人

可以說,自中共肺炎爆發的第一天開始,從地方到中央,從醫療機構到政府機關,從專家到五毛,從「一言堂」的謊言媒體到武裝到牙齒的警察,甚至包括譚德塞擔任總幹事的世衛組織,都一直在扮演隱瞞疫情的各種角色。

◆從去年12月26日起,廣州微遠基因科技公司、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等多家檢驗機構得出的結論就是「類SARS冠狀病毒」。他們深感問題的嚴重性,立即將檢測結果反饋給醫院並及時上報給了衛健委和疾控系統。然而,國家衛健委獲知這些信息後,不但沒有及時對外公佈,反而於1月3日下達了「封口令」,發佈了國衛辦科教函(2020)3號文件。

文件要求,針對近期中共肺炎病例樣本,暫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類)進行管理。各相關機構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佈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可見,習近平不可能直到1月7日才得知中共肺炎疫情的消息。

從12月26日首例基因檢測結果,到1月9日衛健委才正式宣佈病原體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延誤的這寶貴15天,本可以救治多少生命,包括李文亮在內的武漢醫護人員。最終,將一場原本可以提前預防的天災,變成了完全失控的人禍,這正是武漢悲劇的源頭之一。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月3日不打自招地透露,自1月3日起,中方共30次向美國通報疫情訊息和防控措施。此言引發網友強烈不滿,認為中共多次通報美國,卻從未告知大陸民眾。同時也牽出中南海高層隱瞞疫情的驚天黑幕。

◆1月14日,國家衛健委召開「全國電視會議部署疫情防控工作」,這場會議在全國各省區市設分會場,但開會內容沒有及時對全國民眾公開,也就沒有提醒全國民眾注意防護戴口罩。這簡直就是置關天人命於不顧,暗地護航劉鶴前往華盛頓與特朗普簽訂貿易協議。

◆2月18日,中共疾控中心在《中華流行病學雜誌》刊發的論文顯示:在去年12月31日前,武漢和湖北就已出現了104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者,但武漢市衛健委12月31日首次公開發佈通報時稱,目前僅發現27例病例,兩者相差近4倍;1月1日至10日增加了653人,但武漢市衛健委1月11日通報僅有41例,兩者之間相差16倍;1月11日到20日之間,全國又暴增5,417例(77.6%在湖北省內),累計達6,174病例,但國家衛健委通報數據是,截至1月20日18時,全國共有217例確診病例(武漢市198例),全國少報瞞報28倍,武漢少報瞞報22倍。

12.「吏」害了我的國——隱瞞疫情的目的是為了保黨

大家知道,中國的官僚體制是「黨領導一切」,「一切決策最終由黨的一把手說了算」。這次中共應對疫情的方針是「政治第一,維穩第二,科學第三」。這樣就不難理解,武漢和湖北地方的黨政官僚隱瞞疫情,即是為了保證省市「兩會」順利召開;北京高層黨政官僚隱瞞疫情,即是為了保障與美國簽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不受影響;而中央和地方隱瞞疫情的共同目標即是為了「六穩」、保經濟,外加「一穩」、保政權。

中共疾控中心首席專家曾光直言不諱、直白露骨地說,為甚麼武漢沒有在更早的時間採取封城措施? 首先,早前疫情沒有這麼嚴重;其次,採取這樣的舉措要平衡公共安全、衛生的問題,要平衡社會穩定、經濟發展的問題,還要平衡人們過中國新年的問題。從而將中共漠視生命,草菅人命,昏庸無能,腐敗透頂的罪惡本質暴露無遺。

二、掩蓋罪責

1.「病毒不一定發源在中國」——讓外國替中共背黑鍋

筆者在《破解「蠱毒」與「病毒」》一文中曾指出,相傳蠱婦放蠱中一人,可自保無病三年;中一牛,可保一年;中一樹,可保三個月。如不放蠱,蠱婆自己就要生病;連續三年不將蠱放出去,蠱蟲不得食就會反噬養蠱之人。

果不其然,這場疫情到2月25日出現了大反轉,中國境內新增病例開始暴減,中國境外新增病例則開始暴增,此時疫情已從中國大陸迅速擴散至全球70多個國家和地區。

於是,國際社會開始要求追責,要挖出致使大陸疫情擴散至境外的元兇。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重申,中共當局至今仍在隱瞞疫情,向全世界撒謊;中共應對疫情在全球蔓延負責。多次稱讚中國公開、透明的特朗普總統,也在推文中轉發了這一影片。

與上次「紙包不住火」時,請出御用專家鍾院士替中共背書一樣,2月27日,中共再次利用鍾院士之口對外宣稱,「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從而一石二鳥,對外可使用障眼法,嫁禍美帝,讓美帝背黑鍋;對內可轉移危機,煽動民族主義情緒,防止民眾將槍口對準中共。

沒想到「神仙內部打架」,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在2月28日接受中新社專訪時,卻否定了鍾南山的說法。張文宏分析認為:「中國只有武漢最先出現了這個新傳染病,如果是外面傳到中國來,應該是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而不是有時間先後。」

因此,有網民指鍾院士晚節不保,已經變成了中共政府的傳聲筒。「我早看出來共產黨要轉移公眾視線。先是海鮮市場、蝙蝠、野味。然後再利用這個鐘南山的嘴來引導人們的想法。最後的一個辦法就是把責任全部推給美國,他們好脫身!」

2.「病毒來自美國」——讓海外代言人替中共卸責

美國康奈爾大學法律博士章家敦表示,從2月5日開始,可以看到中共及其外交部狗急跳牆,就已經開始將大陸出現中共病毒的責任推卸給美國做準備,「這是為造謠,為美國有意在中國釋放這個病毒的說法打下理論上的基礎」。

經過搜索發現,至少三條來自海外的不同消息,為鍾院士的疫情「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的說法鳴鑼開道:

◆一個是2月22日中科院的一群科學家在開放平台ChinaXiv上傳了一篇論文,通過份析九十幾個中共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得出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發源地可能不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推測。結果,這篇論文後來不知道甚麼時候被某個台灣名嘴大肆炒作,當成「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起源於美國」的證據,一下子出口轉內銷,引爆了中文互聯網。

◆第二個是日本朝日電視台2月21日發佈了一條新聞,引用了2月14日美國疾控中心將開始檢測「貌似患有流感的個體」是否感染了中共病毒)。這條報道在日本根本沒有引起多大注意,但立即被嗅覺靈敏的大陸媒體如獲至寶,幾乎中共所有媒體平台紛紛轉載,並進一步有意加工、歪曲為中共肺炎或起源於美國。一時間,美帝「生化武器」的陰謀論再次沉渣泛起!

◆還有一個是美國2月26日在加州發現了一位中共病毒感染者,其人既沒有到過中、日、韓等地,也沒有和美國其他中共病毒患者的接觸史,被美國新聞稱為首例未知來源的中共病毒感染者。於是被不明真相、或者別有用心、又或者單純是英文不及格的自媒體,理解成了美國才是第一宗新冠肺炎的發源地。

大家再轉頭看看一位大陸自媒體學者對上述說法的反駁:

◆首先,美國首例中共病毒患者是1月15日從武漢返回華盛頓州的35歲中國男子,1月20日發燒就診。雖然確診在美國,但感染來自中國,直接打臉美國是源頭的理論。廣東首發病例也是從武漢回到廣州以後發病並傳給家人,源頭再一次指向武漢。另外,亞利桑那大學的中國學生也是從武漢返美後被確診。再說,中科院這篇論文裏所有美國組別和「輩份」的病毒全部來自中國武漢,而不是由美國起源。

◆其次,至於斷章取義,歪曲事實的日本朝日新聞,早已被中國騰訊較真網闢謠。大家也可以親自去美國CDC網站上查看原文。

◆再次,伊朗零號病人是一個經常去中國的生意人;意大利零號病人發病三周前和中國來的人吃過飯;其它國家零號病人,包括新加坡、日本、南韓、泰國和美國,均來自中國;就連伊朗馬什哈德醫科大學校長也在2月28日公開宣佈,伊朗人被傳染中共病毒的主要原因是大批在伊朗學習宗教知識的中國人傳染的。

◆第四,電子煙引發的肺炎並沒有傳染性,也就不可能是中共病毒。自從去年開始禁止使用非法添加素以後,美國由電子煙引發的肺炎案例已經消失。

此外,歐洲病毒學家董宇紅接受新唐人採訪時也指出:「科學家已經做出了解答,就是現在已經發現的169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全世界報上去的這個序列,都共同的指向了最早在武漢發現的第一宗的那個序列。」

3. 反覆炒作美國大流感——「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中共肺炎剛剛引起人們的關注,中共就在媒體上故意聳人聽聞的大量散發美國暴發40年來最致命流感,已有多少萬人死亡,多少萬人感染。到後來傳的更加玄乎,美國很多流感死亡的人,可能因為是中共病毒死的。

似乎讓人覺得,既然美國能夠暴發大流感,那麼中國就沒有理由不暴發大瘟疫。與美國有腐敗,中國也應該有腐敗的混帳邏輯一樣。既然如此,那麼美國人可以公開在媒體上罵政府、罵總統,中國人為甚麼不可以?美國民眾可以持槍,中國民眾為甚麼不可以?連菜刀都要實名制?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流感是一種常見病,人類早就攻克,有疫苗、有藥物、有各種各樣的護理,其死亡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計,中、青年人根本就不會因為流感而死亡。中共病毒疫苗還沒有研究出來,也沒有特效藥,死亡率極高,患者基本上靠自身免疫力自動恢復痊癒,而且是人工造的病毒,是細菌戰生化武器。更何況中美兩國對流感的統計標準也大不同,美國流感大多死於併發症。

再說,按照傳染病的分級,流感被分為最低的「丙」類,不需要隔離,更不需要封城。而中共肺炎分類為「乙」類,中共官方按「甲」類來進行管理,不僅要隔離,要封城,幾乎到了要封國的地步。如果美國從去年9月開始的流感是中共肺炎的話,現在全球可能已出現上千個武漢。

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洩露後,有人精闢總結到,「謊言的代價是甚麼?並非是把謊言誤認為是真相。真正危險的是,我們聽多了謊言,便不能再分辨出真相!」

4. 更改病毒名稱——掩耳盜鈴,瞞天過海

中共肺炎,世衛組織的名稱是2019-covid,即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但科學家們認為這個名字不科學,不符合命名原則,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作為生物學分類和命名的專業組織,2月11日將病毒命名為SARS-CoV-2,即薩斯冠狀病毒2號。

中共外交部新上任的發言人趙立堅3月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抗議,稱呼「中國病毒」、「武漢病毒」,即暗示病毒來源中國。他強調,新冠病毒是否起源於中國尚無定論。

但蓬佩奧3月6日在接受美國CNBC採訪時繼續用「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予以回應。他斬釘截鐵地說:「請記住,是武漢冠狀病毒導致了這一切。」

蓬佩奧還反駁中共聲稱病毒可能源於中國以外其它地區的說法。他把握十足地說,「我們很確信我們知道病毒起源在哪兒。」並批評中共不肯完全公開並共享疫情信息。他表示,實際證明與中共合作獲取新冠病毒的數據「極其令人沮喪」。

諸不知,要是以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的「薩斯冠狀病毒2號」稱呼的話,人們就會一下子將中共先前口口聲聲不是「薩斯」,不會「人傳人」的謊言戳穿了,就會令中共在國際社會無地自容,就會令中共負責任大國的顏面盡失。

再則,如果以「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命名的話,人們一提起2020這場世紀大瘟疫給全球帶來的巨大危害,自然就會聯想到武漢,從武漢又會聯想到湖北,從湖北再會聯想到中國,而中國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抗擊這場疫情的又是「定於一尊」的習核心。這樣,中共就會難辭其咎,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就會成為全人類的公敵,就會成為歷史的罪人!

5. 強推《大國戰疫》——厚顏無恥的往自己臉上貼金

中宣部於2月26日推出《大國戰「疫」——2020中國阻擊新冠肺炎疫情進行中》一書。這部長達200多萬字的「巨著」,吹噓中共領導人應對疫情的所謂使命與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以及「有力有效」的防控了疫情等。還將推出英、法、西、俄、阿拉伯語版。

由於中共肺炎疫情在中共的言論管控及信息封鎖下迅速蔓延全球,造成大量民眾染病及死亡。然而,疫情持續擴散之際,尤其是疫區武漢民眾,仍在牢籠中掙扎,在絕望中求生,中共此時推出此書,立即引發海內外輿論一片譁然,惡評如潮。

有網友抨擊:「中共作為禍主直接引爆並擴散了瘟疫,禍害了中國,禍害了全世界,就算剖腹都無法洗刷其罪惡,還有臉出書《大國戰疫》?!」

也有網友提醒大家:「《大國戰疫》可能會被禁,要火速買下,有歷史意義,將來都是這個荒唐時代的見證,以及共產黨罪行的物證。」

有學者質疑,中共文宣系統推出此書,是否是王滬寧又一次對習近平搞的「高級黑」?

海外自由亞洲、法廣、香港《蘋果日報》等媒體紛紛刊文,批中共厚顏無恥,不思己過、不問責隱瞞疫情責任,反而在疫情還在蔓延、哀鴻遍野期間就替習近平、中共「唱讚歌」。

6.「向全球推廣中國經驗」——拿世衛組織充當自己的遮羞布

不知大家發現沒有,世衛組織這些年的種種表現,就如同中共派駐香港的中聯辦一樣,已經淪為中共派駐日內瓦的一個主管衛生的分支機構;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則如同中共派駐日內瓦的一個黨支部書記,難怪網友稱他「譚書記」。

看看這位譚書記對自己主子的極力吹捧:「中方行動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這是中國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它國家借鑑。」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也在瑞士日內瓦發表談話說:「中國人民為儘量減輕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造成的負面影響,實施嚴格的防控措施,以犧牲正常生活的方式為全人類做出了貢獻。」

不難看出,世衛總幹事和聯合國秘書長這些幫中共洗地,替中共推卸責任的肉麻言論,已經遠超中共外交部的新聞發言人。

有一則段子戲謔:「中國這次疫情防控的大國優勢,我們洋人能學麼?」有西方洋人問。中共小粉紅答:「你們洋人學不了,因為我們可以利用中國特色的舉國體制,先把小事拖成大事,然後再集中力量辦大事。你們腦子只有一根筋的洋人能學到麼?」

7.「世界應該感謝中國」——毒害全球的禍首成了拯救世界的救星

2月25日以來,中國境外每日新增中共肺炎病例數量一直超過中國境內。在此背景下,海外輿論開始紛紛指責「中共給世界添亂!」美國霍士新聞台主持人則提出「中共應該向世界正式道歉!」

千夫所指的中共為了金蟬脫殼,一方面祭起鍾院士這塊法寶,引導官媒全面轉向,開始全盤否定、百般抵賴病毒來自中國,並利用中共大外宣,出口轉內銷,老調重彈所謂「美帝陰謀論」;另一方面又拉譚書記這面大旗作虎皮,說甚麼由於中國積極努力從源頭控制疫情,使得有機會防止發生更廣泛的全球危機,為全球應對中共肺炎疫情贏得了時間。

於是乎,中共喉舌新華社使出渾身解數,不停地搖旗吶喊:「在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問題上,中國不甩鍋,但也不背鍋。」 「中國道歉論可以休矣!」「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

對此,《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胡平撰文指,「禍頭子居然變成了救世主,天下還有比這更無恥的嗎?新華社發表這篇文章絕不是它標

榜的『理直氣壯』,而是理虧心虛。它知道,自己已經是千夫所指。它知道,它無法正面替自己辯護。所以,它就要攪渾水,轉移視線,以攻為守,倒打一耙。」

在市民「喊假」事件之後,中共武漢當局為了挽回面子,並急於向3月10日到武漢視察的習近平表忠心,剛剛臨危受命擔任中共武漢市委書記的王忠林立馬發出號召,在全市開展「感恩教育」活動,要「感恩總書記」、「感恩黨」。
當地百姓怒斥到:「疫情沒有結束,冤情沒有昭雪,責任沒有查清,現在就跳出來要開展感恩教育,為自己陞官發財撈政治資本,沒有想到前腳走了一個大庸官,後腳又來一個大昏官。」

8. 下令銷毀疫情文件——掩蓋中共研製生化武器的鐵證

最近,海外《大紀元》獨家獲悉遼寧省衛健委下令要求銷毀中共肺炎疫情的內部文件。這表明中共已經為掩蓋自己的罪責做準備,早就開始下令銷毀新冠疫情的證據了。

1月5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和復旦大學實驗室張永貞團隊完成全基因測序,當日向上海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報告。但直到1月11日,仍未見當局回應,於是在網站上發佈了世上第一個新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基因序列。但在基因序列公開後,當局在第二天便以「整改」為由關閉了該實驗室。

外界質疑,復旦大學實驗室被關閉難免有中共銷毀罪證之嫌,因為他們是率先提出武漢病毒最像中共軍方病毒的中國科研團隊。他們還發表論文,明確提出新冠病毒與舟山蝙蝠病毒的2種樣本親緣關係最密切。
習近平後來在多次會議上強調「生物安全」,並要求儘快推出《生物安全法》,加快構建國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制度保障體系。從而間接證實了外界對中共秘密研製生化武器的推測。

9. 疫情防控犯罪可判死刑——防止「武昌起疫」演變為「武昌起義」

武漢疫情使中國社會恐慌瀰漫,中共的管治危機日益加深,「政令不出中南海」,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核心地位岌岌可危,使得原本內憂外患,四面楚歌的中共更加雪上加霜,正面臨其執政以來最大的危機。

為了震懾百姓,以防民變,同時防止內部分裂,諸侯割據,以杜絕公共衛生風險向社會穩定領域傳導,維護國家政治安全。黑龍江高院下發了一份緊急通知,嚴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戰疫」9類36種犯罪。其中,故意傳播病毒者最高可被判死刑。傳播假疫情信息者最高可判15年徒刑。

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對自由亞洲說:很多官員明知道疫情要發生,疫情要傳播,由於他們的疏忽大意,甚至可能是故意放任,導致疫情大面積傳播,是不是他們這些當權者,甚至中央,構成犯罪。不說人頭落地,至少也要繩之於法。

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中國研究員潘嘉偉則擔心,當局會以打擊涉防疫犯罪為藉口,鉗制言論自由。

中共已於3月1號起正式施行最嚴網絡整肅措施,讓全民「封口」又跨上了一個新台階。根據中共的新「網規」,網絡內容生產者不得製作、複製、發佈含有違法訊息的內容。關於中共肺炎、港台的話題,除了官媒,一概不允許討論,一概刪帖。於是有人驚歎,「中國網絡的黑暗時代開始降臨。」「網絡大屠殺正式開始了!」正是「防民之口,甚於防疫」。

結語

在17年的時間內,中共就已經兩次在國內製造,並向國際社會輸出大瘟疫,給全世界人民帶來了極其深重的災難。尤其是目前這場還在蔓延的中共肺炎疫情,業已傳播到全球六大洲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全球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10萬,死亡人數已超過3千(中國大陸實際數字要比這高出無數倍)。同時,這場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以來對人類威脅最大的傳染病,已導致全球股市熔斷,油價暴跌。因實施人類有史以來絕無僅有的封城封路,大陸各地交通中斷,工廠停工,商場關門,學校停課,醫院癱瘓,民眾因生活物資緊張而掀起搶購潮……其災難性後果已經遠超「9·11恐怖襲擊事件」,並最終可能會超過一場殘酷的全面戰爭。

針對中共疫情預警和防控不力,更極力隱瞞和掩蓋疫情真相,以至貽誤時機,釀成如此滔天大禍,還妄圖金蟬脫殼,推脫罪責,嫁禍於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月6日公開表示:「我們很確信我們知道病毒起源在哪兒。」

由此可見,一旦美國和西方國家證明病毒是中共人工合成的,或製造的恐怖生物武器,並公佈其鐵證。那麼,中共自取滅亡的日子將會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