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是從庫姆(Qom)迅速傳播開來的,在那裏的北京支持的項目幫助德黑蘭受到制裁打擊的經濟得以支撐下來,但同時,中伊戰略夥伴關係被認為是伊朗中共病毒疫情爆發的根源。

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道,伊朗官員將該國中共病毒疫情的起源追蹤到了聖城庫姆,那裏有數十所神學院和宗教聖地,同時也有許多由北京支持的基礎設施項目,這些項目由大量的中國工人和技術人員建造。

這種以庫姆為中心的與中共的關鍵聯繫幫助伊朗的經濟在面臨美國制裁的情況下保持了活力。但現在,它也在遭遇中共病毒疫情的壓力測試。這種病毒的確切傳播途徑尚不清楚。但無疑,伊朗與北京的戰略夥伴關係為它的傳播創造了一系列潛在的聯繫,這些聯繫有助於擴散這種疾病,即所謂的Covid-19病毒。

倫敦智囊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東事務副主任薩納姆‧瓦基爾(Sanam Vakil)對此表示:「北京一直是最後的貿易夥伴,但在這種情況下,它已經變成了一枚毒性極強的炸彈。」

中國鐵路工程總公司(China Railway Engineering corp.)正在投資27億美元修建一條穿越庫姆的高速鐵路。中方的技術人員還一直在幫助翻修附近的一座核電站。還有一些來自中國的宗教學生在庫姆的神學院學習。

伊朗衛生官員表示,疫情爆發的源頭可能就是在庫姆的中國工人,或者是一名從庫姆去過中國的伊朗商人。伊朗官員沒有透露這名商人的姓名,但表示,他是通過間接航班從中國飛往庫姆的。

一旦這種病原體在擁有大約100萬人口的庫姆開始散播,它就會迅速蔓延開來,給面臨制裁的醫療保健系統帶來沉重負擔,擴大了經濟困境,並激起了反華情緒。

一位要求透露姓名的家庭主婦阿什塔里(Ashtari)評論說:「我們一直對到處都是這些蹩腳的中國製造商品感到不滿,」「現在他們又給我們帶來了這種討厭的(中共)病毒。」

根據官方統計,已有超過350名伊朗人死於這種中共病毒。政府說已經有9000人被感染;流行病學家說這個數字實際上可能達到數萬人。世界衛生組織和其它15個國家的政府說,許多都是朝聖的旅行者把中共病毒帶到了至少15個國家。

自從伊朗疫情爆發以來,已經有數十名伊朗官員和國會議員感染了這種中共病毒。伊朗媒體周三(3月11日)晚上報道說,第一副總統賈漢吉里(Eshaq Jahangiri)和另外兩名內閣成員都被中共病毒感染了。半官方的法爾斯通訊社(Fars News Agency)公佈了一份有24名官員感染該病毒的名單,居於名單首位的就是賈漢吉里。該名單上還有伊朗工業、礦業和商業部長雷扎‧拉哈瑪尼(Reza Rahmani)和伊朗文化遺產部長阿裏‧阿斯加爾‧穆尼桑(Ali Asghar Mounesan)。

賈漢吉里是目前已知的感染了該病毒的最高級別的伊朗官員。這份感染中共病毒的官員名單還包括二十多名議員,以及1979年圍攻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的伊朗學生的發言人瑪蘇梅‧埃卜特卡爾(Masoumeh Ebtekar),她目前擔任級別較低的副總統,也是政府中級別最高的伊朗女性。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吉‧哈里奇(Iraj Harirchi)、著名改革派人士Mahmoud Sadeghi和議會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Mojtaba Zonnouri也被感染。

伊朗政府對疫情爆發的反應緩慢。在第一宗感染病例被公佈幾小時後,受害者即被宣佈死亡,這表明中共病毒疫情已經在伊朗傳播了幾周。

在2月19日首批確診病例被發現後的幾天裏,庫姆的神職人員違抗了政府關閉聖地的命令。到本月底,在當局幾十年來第一次取消了星期五的祈禱以遏制疫情時,這種傳染病已經蔓延到了伊朗大多數省份。

幾周前,2月1日,當中共病毒疫情爆發的源頭中國中部城市武漢的情況惡化時,伊朗政府禁止該國航空公司飛往中國。但馬漢航空公司(Mahan Air)是個例外,該公司已成為該國強大的伊斯蘭革命衛隊(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頗受歡迎的航空運輸來源。

美國政府指控這家航空公司為黎巴嫩真主黨民兵運送人員、資金和武器,並為其提供交通工具,華盛頓認為這是一個恐怖組織。經常乘坐伊朗航空公司航班的伊朗革命衛隊(Qods)部隊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今年1月被美國無人機擊斃,隨後他的靈柩被馬漢航空的航班運回到了伊朗。

馬漢航空公司在給《華爾街日報》的一份聲明中說,在2月1日至2月9日期間,該公司執行了8次往返於德黑蘭和中國之間的航班,將中國和伊朗的乘客轉移到各自的國家。自2月12日以來,該航空公司已經運送了12架載有貨物的航班,包括運往伊朗的測試包和一次性口罩等貨物,並遵守了衛生部發佈的消毒和衛生指示。

伊朗民航組織發言人禮薩‧賈法爾扎德(Reza Jafarzadeh)對國家電台表示:「我們的飛行是在衛生部的全面監督下進行的,」「入境的外國乘客是否接受過檢測,這是衛生部的事情。」

根據FlightRadar24的在線飛行記錄,自2月1日以來,馬漢航空至少飛行了43次,其中包括2月5日的一次飛往武漢。據伊朗外交部稱,那次飛行撤離了生活在那裏的70名伊朗學生。官方的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援引衛生部副部長阿裏雷扎‧雷西(Alireza Raeisi)的話說,這些學生從武漢抵達伊朗後被隔離。馬漢航空公司對此回應表示,來自FlightRadar24的數據是不準確的。

據FlightRadar24報道,馬漢航空最近一次從中國起飛的航班於3月9日上午從上海起飛,並降落在德黑蘭。目前沒有官方統計的乘客總數。

據伊朗國家電視台報道,伊朗道路和城市發展部部長3月12日透露,衛生部的調查已經得出結論,冠狀病毒不是由伊朗自己的航空公司帶到伊朗的。但該部長沒有對這個結論作出詳細解釋。

憤怒的伊朗人指責這家航空公司是這種致命病毒的傳播渠道。一名推特用戶說:「我們不會忘記背叛者公司#mahan Air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另一名用戶則呼籲起訴該航空公司的管理人員。

為了對抗這種傳染病的疫情,伊朗當局在通往和離開各大主要城市的道路上設立了檢查站,革命衛隊和警察部隊星期五封鎖了通往遠離庫姆的伊朗北部主要傳染中心的公路。無人駕駛飛機已被部署到道路上消毒。

與中共在武漢採取的遏制中共病毒的嚴厲措施不同,伊朗官員堅稱他們不會對庫姆進行隔離,稱這些措施是一戰前的遺物。

伊朗公共衛生專家、紐約州奧爾巴尼國際衛生與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Health and Education in Albany, N.Y.)聯合主席卡米亞爾‧阿萊(Kamiar Alaei)表示,伊朗的醫療體系一直難以應對突如其來的大量患者,這些感染病例源於當局對傳染病嚴重程度的保密。他說:「這不一定與醫療體系的質量有關,」「這是管理不善和錯誤信息的問題。」

許多伊朗人拒絕接受檢測,擔心他們可能在醫院感染中共病毒。

中國、俄羅斯和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向伊朗提供了數千套檢測和診斷工具包以及呼吸機。法國、德國和英國也通過世界衛生組織或其它聯合國機構向伊朗運送了設備,並捐贈了567萬美元。

但伊朗官員、貿易商和專家表示,這並不足以彌補供應短缺和設備故障。伊朗醫院安裝的大部份設備歷史上都是由西方公司提供的,而伊朗人現在往往更傾向於選擇中國的設備。

伊朗的分銷商表示,一些提供通風設備、測試包或呼吸設備的公司已停止向德黑蘭運送貨物,因為它們的銀行拒絕為這些貨物付款。去年9月,美國對伊朗中央銀行實施了制裁。

儘管伊朗政府自己也在努力控制中共病毒,許多伊朗人還是把憤怒指向了北京,因為正是北京把這種疾病帶到了他們的國家。43歲的阿裏說:「如果你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裏,這就是所你得到的結果,」他是德黑蘭的一名廚具銷售員。他說:「現在到處都是中國人。」

為了抑制民眾的憤怒情緒,伊朗政府在2月底封鎖了中國遊客的入境通道。北京沒有阻止伊朗方面的禁止中國遊客入境措施,儘管如此,中國的北京和上海從3月初開始,就要求那些來自伊朗和其它受到這種中共病毒嚴重影響的國家遊客自我隔離14天。從伊朗起飛的三架包機將數百名中國人帶回了中國。據北京駐德黑蘭大使稱,截至周二(3月10日),在伊朗仍有大約1400名中國公民。

最近幾天,北京宣佈,至少有42人從伊朗返回後被發現攜帶中共病毒,其中包括一些經莫斯科或曼谷從德黑蘭返回的中國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