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是3月12日,星期三,歡迎來到《疫情最前線》。我是ZAC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100多天之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10日終於現身疫區,並前往火神山醫院以及東湖庭院小區視察,前後逗留不到12小時。

然而,因安全措施過度,習近平的探望變成遙望,慰問醫護則只是通過影片,一些細節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警察入戶維穩  『假的、真的』都不能喊

習近平首次現身考察疫情,一行人從街道走過,但當地草木皆兵,沿途居民只能隔空瞭望。

一些影片和對話顯示,習近平路過的小區,臨街人家中還進駐警察,守在臨街玻璃窗或陽台上,四周高樓頂上全是狙擊手,數百名群眾演員則肉身築人牆保護。

有社交網絡傳出的對話顯示:「警察坐在我們家陽台上,不讓我看,不讓我出去」。據說,每戶有兩名警察把守。

東湖庭院網絡群貼出一份致29棟2單元住戶的緊急通知,表示當天「警察入戶進行九樓以上的安全排查,會在家待一個小時左右,警察會穿戴好防護服及消毒準備,請大家積極配合警察工作。」

前幾天,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視察武漢市青山區一小區時,一些居民隔窗高聲怒喊「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影片發出後震動很大,官方急忙補救。

有微信截圖顯示,習視察的小區民眾表示不能喊話,甚至「感謝黨、感謝政府」的口號,警方回復也是「最好不喊」。

高喊「習主席好」的都是演員嗎?

另一段廣為流傳的影片顯示,習近平一行乘坐的大轎車徐徐開進武漢東湖庭院小區,從車上第4個走下來的是習近平。

這時,影片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詢問道:「可以喊了嗎?」但沒人回答,稍後,只見車前迎接習近平的一位官員,高高舉起單臂向身後示意,似乎是向樓上發出了信號。

這位女子又輕聲問:「可以喊了嗎?」另一個女孩說,「可以喊了」。
這時從高樓上傳出這兩個女子呼喊的聲音:「習主席好,習主席好!武漢加油!中國加油!」習近平回答:「好,你們好。」

有網友評論:「這造假欺騙登峰造極啊!」

「群眾是假的,口號也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有當地住戶表示,「因為家中有人警察蹲守,駐守陽台看著,沒人看著,仍然會喊『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火神山醫院與患者隔屏互望

在火神山醫院慰問醫護人員及新冠患者的照片,是這次習近平最為搶眼的照片,照片顯示,習近平在火神山醫院,通過面前一個大屏幕與患者和醫護人員見面通話。

有網友說,習近平去的實際上是武漢職工療養院,從那裏遠程「看望」醫護人員及患者,當局還在職工療養院掛上火神山的牌子,給習近平照像。

據稱,習近平看望的這個『火神山醫院』,是在武漢職工療養院的空地上搭建的臨時板房,與真正的火神山醫院沒任何關係。

習近平能否聽到武漢流傳的「新童謠」?

習近平視察武漢當天,一首署名小美書於江城幼兒園的《新童謠》在坊間流傳:習大大,來視察,每戶先安兩警察,一心只為百姓好,警察讓俺閉嘴吧。閉嘴吧,不說話,要說只說黨偉大,偉大從來不摻假,大大聽了笑哈哈……

大家覺得如何,不知習近平能否聽到這個童謠呢?

意大利累計確診逾萬宗 醫生淚稱如戰場

意大利中共肺炎持續擴散,截止10日下午6時,意大利累計確診病例突破萬宗,達到10,149宗。當日新增死亡個案168宗,也創下單日死亡人數新高,累計增至631例。成為全球中共肺炎疫情第二嚴重的國家,僅次於中國。

意國總理孔蒂已下令,封城範圍擴至全國,他要大家「待在家裏」,並稱這是意大利最黑暗時刻。

倫巴底是中共肺炎疫情重災區。該區危機應變小組組長皮森蒂(Antonio Pesenti)表示,醫療體系「距離崩潰僅一步之遙」。皮森蒂形容患者「如海嘯般湧入」,「我從沒看過這種景象,意大利人應該擔心。」

北意多處醫院床位告急,因為呼吸治療的儀器不夠,前線醫生此情此景「宛如在戰場上」,醫生必須痛苦決定拯救或放棄哪些病人,很多醫生離開病房時無法停止哭泣。

屍體太多燒不完?傳北韓逾180兵死於中共肺炎

中共肺炎疫情已蔓延超過百國,但北韓迄今仍然聲稱「零病例」。不過據南韓出版的《北韓日報》(DailyNK)引述北韓軍方消息披露,光是在1月及2月就有超過180位士兵死亡,另外,全國總共有3700多名士兵正在接受隔離。

中共肺炎爆發後,北韓是最早宣佈封關的國家。 2月初,一名北韓貿易官員回國後違反隔離命令,跑去大眾澡堂,被得知後立即遭到逮捕槍決。另一名國家安全局官員因為想要隱瞞曾經到過中國的事實,被下放到農場勞動改造。

旅美武大博士流淚吶喊:拆掉防火牆 還原真相

羅碧雅(Pia Luo),是一名武漢大學的博士研究生,目前在美國哈佛大學學習。

在過去的一個多月中,羅碧雅蒐集了1000篇來自武漢人的文章,以及三千多個影片和照片,並為此建立了一個網站。網站的首頁上寫著:「東隅已逝 桑榆非晚——武漢疫情給世界帶來的思考。」

她在前言中寫道:「我覺得必須讓武漢人民受到的苦難放到全世界人民都能看到的地方,為了讓地球上的物種受到警示,這個災難降臨人間時的痛苦!」

3月8日,羅碧雅表示,母校武漢大學的一個小師妹,曾經的貴州省的狀元,在上個月底因患中共肺炎去世,今年剛剛31歲…… 

羅碧雅介紹說,今年1月份武漢封城的前幾天,她看到國內導師發過來一個影片。

影片中一個男子戴著口罩,手裏拿著他自己的CT報告,說他太痛苦了,已經換不了氣了。話還沒說完,手機就掉到了桌子上,影片就結束了,那可能是他死前的最後時刻。碧雅當時想保留下這個影片,可是一點擊發現,該段影片已被微信刪除。

她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我現在還沒有能力去了解這件事情的起因,但是後面(政府)對疫情的管理就是人禍。從人們被感染到就醫、到醫護、到死亡……,這是這個制度造成的一系列災難。」她呼籲拆掉防火牆,讓中國人能夠得知真相。

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艾芬

國家主席習近平考察武漢的同一天,網上傳閱著『人物』雜誌刊載的「發哨子的人」的文稿,該文稿真實記錄了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從吹哨到被噤聲,到眼看著自己的同事一個個倒下去,眼看著一個個武漢人求醫無門悲慘死去的心跡。

但這篇文章刊出後不斷地被刪除,卻不斷地被轉發……文章瘋傳的時候,艾芬所在的武漢中心醫院已經有四名醫生殉職,近兩百名醫護人員感染。醫務人員感染和死亡比例位列武漢各醫院之首。

這篇八千多字的長文,尖銳地指出:中共肺炎的「悲劇原本有機會避免」。

發哨子的人

艾芬,也是武漢中心醫院早期吹哨人之一。她透露,12月30日中午得到不明肺炎病毒檢測報告,傳給了醫學院的同學,隨後這份報告傳播武漢醫生圈,轉發這份報告的,包括李文亮在內的八位醫生。

艾芬隨後受到醫院當局痛斥,醫院也不許醫生把隔離衣穿在外頭,「說隔離衣穿外頭會造成恐慌」。1月11日,急診科護士胡紫薇首先被感染。但是醫院仍然不許討論有關消息。

艾芬說:「倒下的人,急診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沒有那麼重的,因為我們有防護意識,並且一生病就趕緊休息治療。重的都是外圍科室,李文亮是眼科的,江學慶是甲乳科的。」

她對『人物』記者表示:「如果這些醫生都能夠得到及時的提醒,或許就不會有這一天。所以,作為當事人的我非常後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我」。

艾芬表示:「每個人還是要堅持自己獨立的思想,因為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必須要有人,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不同的聲音,是吧?」

根據現在披露出來的越來越多的細節顯示,武漢醫院領導層隱瞞疫情源於武漢衛健委的指示,而武漢衛健委又聽命於武漢市委和湖北省委。

根據『財新』報道,即使在中國衛健委最初得知武漢疫情的情形後,也要求不能向社會公開疫情。

中國衛健委為甚麼如此呢?這個迷一樣的問題,全中國民眾都在等待答案。

今天的《疫情最前線》就到這裏。

感謝各位的支持。守護真相,就是守護生命,我們需要各位的支持。

我是ZAC,我們明天早上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