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地旅遊回來的第二天,晚上帶兒子出門。

回家的路上,兒子突然問我:「媽媽,我們現在去哪裏?」

我下意識地回答說:「回家呀!」

不料兒子突然說:「我不要回家,我要Holiday(度假)。」

「可是我們Holiday剛回來啊!怎麼還沒玩夠?」

「不,不,我還要……」 睡意朦朧的兒子在車後座喃喃自語著,漸漸睡去。

其實, 我想告訴他,媽媽也希望我們的旅程不要中斷,能永遠進行下去。

在去島嶼灣遊玩的5天中,我們特意選擇一些可以豐富孩子們知識的路線和景點。在國家鐘錶博物館,孩子們聽到、看到博物館員對館藏鐘錶生動詳細的講解和介紹,看到了鐘錶複雜的內部構造和數不清的大小齒輪。這樣的經歷是坐在電子產品前永遠也感受不到的。

在Waipu博物館,館藏雖然簡單,卻讓我們了解了蘇格蘭移民到Waipu的早期歷史。小兒子還一眼認出,櫃子裏展示的是蘇格蘭裙子,「因為我們學校國際日時,我的朋友就穿這樣的衣服。」他驕傲地說。

在Whangarei煉油廠,偌大的煉油廠模型也讓我驚奇不已,儘管那些複雜的石油設備和管道對孩子們來說可能毫無概念,但誰又能知道這個經歷會不會將來讓他們對化學充滿好奇呢?

度假的時候,孩子們每天早晨都問:「今天我們去哪裏?」 對他們來說,每天都去不同的地方,見到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景色,真是有趣極了。地圖上單調的一個地名,在現實中展現的可能是一座巍峨的高山、一條精彩的瀑布,或者一棟古樸的文化遺址。古人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真是所言不虛。

至今還記得孩子在Paihia的遊船上,看到海豚後那驚喜的樣子。旅行中才發現孩子其實知道的一點也不比我少,尤其對於各種鳥類,大兒子總是當我的小老師,詳細地向我講述各種鳥的名字、特點和喜好。比如脖子下有一撮白毛的鳥叫做Tui , 尾巴像扇子的鳥兒名叫Fantail。我驚訝地問他從哪裏學來的知識,得到的答案卻總是 「不知道」。長途開車,在路上經常會看到被車輛不幸壓死的動物,大兒子既傷心又認真地問:「為甚麼(司機)不讓牠們過去呢?」

回來的路上經過Warkworth的蜂蜜中心,孩子們第一次看到玻璃櫃後面密密麻麻的蜜蜂,各個雀躍不已。哥哥先發現了蜂后,兄弟倆個趴在上面研究好久,爭論著誰是蜂后、誰是工蜂,最後還需要工作人員來做解答。

在旅途中,時常驚訝於兩個孩子的適應能力。我們每天住在不同的旅館和參觀不同的景點,住宿和吃飯都沒有甚麼規律,儘量簡單化,可是他們的興致越來越好,沒有半點想回家的意思。看看車後座熟睡的兒子,我想現在應該開始制定下次旅行的計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