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世衛官員有冇搞錯,WHO 根本就是 What the Hell Organization。世衛組織在疫情中的表現廣受詬病,還不止譚秘書長有問題。

2008年北京奧運之前,中國官方發了一個文件,要求觀眾觀看比賽喝采,不能用不文明的用語。當時我採訪了一些大陸民眾,問他們甚麼是「不文明用語」。有一個人說,北京觀眾有個特點,一旦不滿意,會非常團結地,幾千個人非常整齊地喊一個詞,兩個字。

我問我們領導,我們廣播報道中,被採訪人說到這個詞的時候怎麼用?他回答說,可以用一個電子音beep覆蓋。所以報道出來後,就成了「傻Beeeep」。聽起來,是不是文明多了。

今天要談世界衛生組織,WHO,待會忍不住,可能會用到這個文明詞。

今年武漢肺炎一開始,世界衛生組織的公開講話,就一直和中國政府保持一致。早期說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等到疫情傳出來了,世衛又說不要發旅行禁令,不要反應過度,等到疫情傳到各國了,又開始說中國表現得好,應該向中國學習。

所以,中國網民說,世衛組織WHO,根本就是武漢衛生組織,還有人把秘書長譚德塞叫成了譚書記。說他是譚書記,可能真的一點都不冤枉。

這位譚書記,就是譚秘書長,8日派出WTO主管資訊宣傳的部門,聯絡了世界主要的社交媒體和搜索網站,包括臉書和谷歌,要求他們封殺所有有關武漢肺炎病毒疫情的「謠言」。這是中央電視台公開報道出來的。

各位做自媒體的youtuber,現在大家知道自己為甚麼被黃標了,是不是要跟我學一下這一句:有冇搞錯!

說到謠言,我們現在可以證實的,還真的有一個謠言。疫情最開始,大家記得嗎?中國政府指天發誓說沒有發現人傳人跡象,那時候大概是1月20日左右吧。

昨天官方的消息說,武漢地區醫護人員,1月份感染超過三千。很明顯,中共官方當時的講話,現在已經可以被證實是謠言。

後來官方一直在強調說,疫情是「可防可控」,現在染病人數四萬,死亡好幾千,而且傳到全球一百個國家,這是否仍叫做「可防可控」。

除了美國,中國好像沒有把疫情通告給別的國家,然後還引述WTO的講話,讓別國不要反應過度,結果上當的國家不少。

日本《產經新聞》有一篇文章,題為《南韓跌入中國和世衛的泥潭慘劇》。提到疫情初期,南韓文在寅政府,曾試圖限制中國入境者,但中共駐韓大使邢海明向南韓政府提出抗議,他就引述了世衛組織的說法:「不應該對中國實行出入境限制」。

最終,南韓屈從中共壓力。南韓後來的情況,大家都很清楚。

其實日本、意大利的情況和南韓差不多,現在日本輿論都在痛批WHO。為甚麼?中共撒謊成性,大家都知道,WHO以前起碼算是個國際機構,還有CREDIT,所以誤信上當了,別人當然要恨你。

這也就罷了。武漢肺炎病毒現在已經造成了如此大的影響,連帶全球股市都跌到接近崩潰。譚德塞又說了,這個武漢肺炎是「世界上第一個可控制的大流行」,意思就是經過中國的努力,全世界終於可以有控制疫情的辦法了,要不是中國,現在會死更多人。

有冇搞錯?

咱們舉個例子。社區裏面有一家著火了,他不但不報警,也不告訴別人,還不讓別人做準備。結果大火蔓延,燒到別人家裏了,而他家已經燒完了。他現在開始看笑話了,指責別人家的火星飛過來了,還笑話別人燒得很慘,還問別人:要不要借你個水桶啊?要不是我們家,你們燒得更慘。

消防來了,缺告訴大家說,這是第一個可以控制的火災!這還不是最可恨的。

布魯斯艾爾沃德,加拿大人,世衛組織秘書長的高級顧問,更過份。2月份,他帶了一個世衛組織專家團去中國,然後在北京開記者會,大聲讚揚中國政府。

他說:「我們要認識到武漢人民所做的貢獻,世界欠你們(一份情)。當這場疫情過去,我希望有機會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謝武漢人民。在這次疫情中,很多中國人民遭遇困境,仍在犧牲奉獻。」

《華盛頓郵報》記者問他,依照規定,凡是去過武漢的人,都需要強制隔離14天。布魯斯艾沃德回應說:「我沒有去過武漢醫院任何『髒區』(Dirty Area)」,引發外界嘩然。你沒有去過Dirty Area,那你去過哪裏呢?看到過甚麼情況?了解了甚麼內情?

根據中共官方媒體的報道,艾爾沃德在中國還說,如果他感染了武漢肺炎,會最想在中國治療。

我其實不懷疑這一點。因為中國的醫療是分很多級別的。WHO高級顧問,在中國大概可以獲得部級醫療待遇,按照內部的說法,基本上差不多是「不惜一切代價」進行治療。

2010年的數據,中國全國的醫療資源,80%用於官員,其中的50%,用於部級以上的官員。也就是說,中國十四億人的醫療,有40%用於高級官員。

為甚麼大城市大醫院治療水平高,因為一旦接收一個超過部級的,比如副國級官員,醫院就可以獲得幾乎無限的資源,可以購買設備、藥品,可以邀請外國頂級專家會診等等。

如果你是高官級別,當然要在中國治療,就算實在不行,還可以更換器官,一個星期換一個新鮮的肺。

但你在中國別當普通老百姓。艾爾沃德博士,在中國不會是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只能被隔離封鎖在家裏,不許出街,不許出聲,也不許發燒。

那些想說話的人呢?陳秋實呢?方彬呢?李澤華呢?許章潤呢?許志勇呢?郭泉呢?

說那些話的人,代表的不是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甚至不能是Wuhan Organization,根本就是「What the Hell Organization」! 

這位艾爾沃德回到日內瓦後,25日又開記者會,再度讚揚中國表現,稱各國警覺度不足,建議各國應可藉鏡中國的防疫經驗。

不是你要求各國不要反應過度?不要發旅行警告?現在又「警覺度不足」了?

有冇搞錯!

中國網民稱譚德塞為中共大外宣的「譚書記」,日本前大阪府知事指他是「疫情蔓延世界的元凶」。這位艾爾沃德顧問,也完全有資格當「副書記」,或者是「負元凶」。

世衛助理秘書長布魯斯艾爾沃德在北京記者會上說,沒去過武漢醫院的任何「髒區」(dirty areas),引發外界強烈質疑。(Getty Images)
世衛助理秘書長布魯斯艾爾沃德在北京記者會上說,沒去過武漢醫院的任何「髒區」(dirty areas),引發外界強烈質疑。(Getty Images)

近日,泰國在聯合國代表的發言上,也極盡調侃「譚書記」,他說:「主席,全球武漢肺炎的旅行禁令都沒人在乎啊,例如WHO秘書長譚德塞,他剛去過北京,(未隔離)現在就來這裏開會,大家有被傳染的風險啊,尤其是主席您最危險,因為你一直坐在秘書長旁邊。」

他還說:「好在他見到我也不和我握手,所以我本人風險不大」。

他還建議道:「要消除世人的恐慌,重建大家對WHO的信心。主席,我建議WHO應該馬上到中國開會,尤其是武漢。現在正是造訪有兩千年歷史的黃鶴樓最佳時機,或者去北京也行,可以到長城、紫禁城,現在不但人少空曠、價格也便宜。」

他甚至表示願意捐出自己的退休金,贊助這一盛舉。泰國代表的發言,在網上獲得全球網友的喝采。

我想說的是,What the Hell Organization這些人的表現,其實並不奇怪。

我們看一個影片。這個是網友傳出來的,不一定是這一次,但確是和世界衛生組織官員有關係。這位世衛成員特別有愛心,尤其喜歡用他的手來表現。這根本就是傻BEEEEP行為。

很多人認為,發達國家的人,受過完整的西方教育,表現就會如何如何。其實,在面對中共的時候,人其實非常脆弱,因為共產黨專門研究和利用人性的弱點,有一百多年的系統的經驗。

名利色氣一定可打中你!

以前我有一個朋友,在中國的外資企業工作。這個外資企業,是世界上非常著名的運動品牌的公司。這家公司,最開始進入中國,發現有很多假貨,所以就找了很多中國人,比如律師甚麼的,找證據去告這些假貨公司,之後,就要報銷費用。

這家公司的財務總監,看到財務報銷的時候非常生氣,比如說給法官送禮,他認為這是妨礙司法公正,看到送的禮是人參,人參是甚麼?說是一種中藥,你又不是醫生,為甚麼非法開藥,這是非法行醫。我這個朋友說起來哈哈大笑,認為美國人那個時候完全不懂中國。

但只要兩年,故事就完全變了。兩年之後,這家公司派到中國的人,不但知道怎麼行賄,怎麼受賄,哪裏有好的夜總會,知道哪裏好玩,甚至可以看出甚麼樣車牌,可以完全不顧交通秩序,就是某種車牌,就是軍牌,可以逆行,可以開入行人區。學中國這些事,非常非常快。

等到他們的會計再來的時候,看到一些行賄的錢,給官員或者是某些球會的錢,給俱樂部錢的時候,他說:No problem, Just do it!

別聯想啊!我想說,人性的弱點,其實很清楚。在中共那裏,這一切就像白紙一樣,他會逐項分析,如何能打動你。可以是錢、可以是名、可以是色、可以是氣。甚麼是氣,就是可以幫助你解決問題。

如果你要保持自己的公正,那可就要特別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