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婦因無法被收治一屍兩命;女孩追著殯儀車哭喊「媽媽,別扔下我」;六歲男孩給死在廁所的爺爺蓋棉被,靠吃餅乾度過數日後才被人發現;陷入生活絕境的母子和孤老,跳樓自我了斷;老人在求助病床的微博下留言:我老伴剛走,騰出一個床位,希望能幫到你……;還有全家染疫離世的。

「形式主義無法抹平人們心中的傷痛。」3月10日,習近平首訪武漢,一位武漢市民說:「武漢人沒有因為這樣的到場而感到安慰。」

就在黨媒連日宣傳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緩和,11家方艙醫院陸續休艙,甚至新增病例也出現清零之時,當地一位醫生家屬3月9日爆料說,漢陽有幾個小區又再次爆發大規模感染。

瘟疫仍在肆虐,亡者屍骨未寒,武漢新任市委書記王忠林卻號召,要對武漢人民開展感恩教育,感恩共產黨,聽黨話、跟黨走。此番言論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猛烈抨擊。

在批評聲中,《長江日報》及轉載該文的陸媒已撤下王忠林的號召報道,微博上的相關詞條也被刪除。但,人們不禁在思考,生死未卜的武漢人民到底要感恩甚麼?

一些武漢網民以「感恩」一詞反問中共當局,難道要感謝政府在這次疫情中的種種不作為所導致的災難和死亡嗎,以示他們的憤怒:

1.感恩武漢病毒研究所第一時間不發佈疫情信息,而跑到國外發表論文嗎?

1月29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湖北省疾控中心等單位的研究人員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了一篇名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肺炎在中國武漢的早期傳播」的論文,指出:「有證據表明,自2019年12月中以來,親密接觸者之間已發生人傳人。」表明中國疾控中心1月初就知道「人傳人」,但卻刻意隱瞞。

1月24日,《刺針》(The Lancet)醫學期刊發表最新研究報告。報告的作者中國研究人員以及在武漢工作的醫生,分析了最早被確診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前41例患者的臨床圖表、護理記錄、實驗室和胸部X光等檢驗結果,以及他們的生活作息。

報告說,第一宗患者於去年12月1日出現,第41例患者是在今年1月1日出現。

2.感恩武漢市公安局訓誡最先預警疫情的李文亮等八名醫生,直到李文亮醫生去世,至今這份訓誡書都沒有被撤銷,更沒人道歉嗎?

李文亮在遺言中寫道:「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

3.感恩武漢市長周先旺透露:地方政府只有在中央授權之後才能披露信息嗎?

中共中央,包括湖北和武漢當局,最遲2020年1月初就了解了疫情,但直到1月20日才發話,1月23日封城,春運高峰已過,500萬人從武漢流到全國各省。1月26日才成立防疫小組,至少隱瞞、拖延疫情一個月又二十多天,致使疫情迅速失控,擴散到全國、世界,失去防控的機會。

4.感恩武漢市衛健委不實通報嗎?

中央調查組:不可否認,在這場大疫情發生的早期,主要是今年1月份及之前,湖北省有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被感染,其中40%是在醫院感染,60%是在社區,均為湖北當地的醫務人員,而且大都是非傳染科醫生。

3月6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湖北武漢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介紹,在這次疫情防控中,有多位醫務人員因為感染,發病而獻出生命。而武漢市衛健委1月16日的通報還是沒有醫務人員感染。

5.感恩疫情爆發初期,為配合政治表演秀,無法取消百步亭四萬多家庭的「萬家宴」嗎?

「萬家宴」結束後,百步亭成疫情重災區,「最有年味」被證實為「最受黨害」。社區內的居民只好自己上網進行求助。

圖為武漢百步亭萬家宴上,為共產黨歌功頌德的政治宣傳菜餚。(網絡圖片)
圖為武漢百步亭萬家宴上,為共產黨歌功頌德的政治宣傳菜餚。(網絡圖片)

一位名為許志的社區工作者告訴媒體,對於疫情,周邊的社區工作人員是知道的,「18日當天武漢還沒有封城,但我們有內部一些消息,說會封(城)。但是宴會還是照常搞了。」

6.感恩武漢紅十字會的不公平分配嗎?

一線的協和醫院分配不到物質,後方莆田系醫院已經領到了救援物質,導致協和醫院醫生網上求救。

武漢市政府黨組成員李強稱,僅截至1月30日,紅會共接收27筆社會捐贈的國內防疫急需物資,大類有口罩9,316箱,防護服74,122套,護目鏡80,456個。

但包括武漢協和醫院在內的武漢當地收治中共肺炎病人的一線醫院卻通過多種渠道向外界告急:口罩,酒精及防護服等物品短缺,直呼「不是告急,是沒有了」。

7.感恩武漢市政府救援措施不當,導致很多被捐贈的蔬菜爛掉扔掉,甚至將救援菜當商品轉賣,而武漢市民卻只能買高價菜嗎?

8.感恩武漢監獄放走已經確診中共肺炎的黃女士,在封城情況下,讓她跑到北京去嗎?

不少武漢網民質疑,武漢至今仍被戒嚴,每天還有新增加的確診病例,有新增的死亡人數,每天還在和病毒做鬥爭,生死未卜,可有人開始讓感恩了?感恩甚麼,問責還沒到位,危險還沒解除,就開始迫不及待地唱讚歌了嗎?

還有多少人掙扎在生死、傷痛、流浪、隔離、無助中,人們不得而知,但諷刺的是,日前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在頭版頭條發表文章〈日子過得像蜜一樣甜〉。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被「主旋律化」的「眾志成城」

2月24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瑞士日內瓦表示:「中國人民為儘量減輕武漢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造成的負面影響,實施嚴格的防控措施,以犧牲正常生活的方式為全人類做出了貢獻。」

這確實是中國民眾的劫難,中國民眾的犧牲,中國民眾做出的奮鬥和貢獻。

但同時,中共的輿情宣傳戰:「要加強輿論引導、加強有關政策措施宣傳解讀工作。」也在大力度淡化政府責任,轉移視線,此時,編造的「抗疫故事」,所謂的「暖新聞」「正能量」充實媒體。

明慧網評論文章〈脫罪——中共的輿情控制手段〉說,當疫情結束時,那些災難中可歌可泣的事件、無私奉獻的精神、鼓舞人心的歌曲,都將被中共作為「黨與政府」領導人民的豐功偉業,被收編入主旋律的宣傳話語中,成為新的紅色資源。

等到沒有親身經歷這場災難的下一代人成長起來,唱著讚歌的他們永遠不會知道中共在疫情中犯下的罪業。

民眾與黨的距離是如此的微妙:當黨進行維穩時,民眾的生命健康是「不值一提」的;可一唱起讚歌來,黨與人民群眾又一下成了「一體」的,所有歌頌人民的歌,都被算作歌頌黨。

該文作者指出:「苦難中展現的人性的高貴,並不能給苦難本身正名,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倘若僅憑玩弄輿情的伎倆脫罪,那千萬亡魂該何處安息?」

武漢作家喊話:政府要向人民感恩謝罪

救災是一個政府最基本的責任,在國際社會上,人們很少看到老百姓感謝政府救災的,你只能聽到老百姓埋怨政府救災不力,不夠。即使感恩也應該是自願。

武漢著名作家方方的日記刊文:政府請收起傲慢,謙卑地向你們的主人——以百萬計的武漢人民感恩。

家住武漢的中國作家方方 ©二湘的七維空間(網絡圖片)
家住武漢的中國作家方方 ©二湘的七維空間(網絡圖片)

她表示,武漢的領導要求人民向黨和國家感恩。真是奇怪的思路。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它的存在是為人民服務的。政府公務員是人民的公僕,而不是相反的。

政府首先要向武漢幾千個死者家屬感恩,他們在親人枉遭橫禍,連送終和辦喪事機會都沒有的情況下,強忍悲痛,克制自己,幾乎無人吵鬧;

政府要向本地所有的醫護人員和外援的四萬多白衣天使感恩,是他們冒著危險,從死神手上奪回一個個生命;

政府要向在封城期間,奔波在各條路上的建設者、勞動者和志願者們感恩,因為有了他們,這座城市才能正常運轉;

政府最要感恩的是九百萬困守在家、足不出戶的武漢人民,沒有他們克服重重困難,努力配合,疫情控制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政府還要儘快向人民謝罪。」方方說。

她表示,應該反思和追責。一個理智的有良知的並能順應民意安撫民心的政府,急需迅速成立追責小組,立即詳細復盤疫情始末,查明是誰誤了時間,是誰決定不將疫情真相告知民眾,是誰為了面子上的光鮮,欺上瞞下,是誰把人民的生死置於政治正確之後,誰的責任由誰來擔,儘快給人民一個交代。

同時,政府還應敦促主政的官員,宣傳部門的主要官員,媒體一把手,衛生部門主要官員,醫護人員死亡巨多的醫院官員等,立即進行自查自究。

她說:「誤導民眾的,導致傷亡的,先自行引咎辭職。是否有刑責,由法律過問。」

死亡人數仍是一個謎

目前,很多中共肺炎患者無法得到檢測就已死亡,武漢殯儀部門回答:只有38%來自醫院,其他是從社區等處直接拉過來的。

《大紀元》曾於3月初獲得獨家消息,遼寧省衛建委要求下屬10個政府單位銷毀中共肺炎密切接觸者信息的數據文件。財新網2月末透露,湖北省下令基因測序公司的人員與病毒學家停止病例檢測,並銷毀病例樣本,不得對外透露相關消息。

在信息掩蓋與封鎖下,中共肺炎在中國境內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仍是一個無法清晰的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