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於2020年3月4日,在官網公佈了對孫楊抗檢事件的全部仲裁報告,不僅詳細解釋了為何判罰孫楊禁賽八年,還公佈了聽證會鮮為人知的細節。此前2月28日,該法庭裁定,給予孫楊禁賽八年的處罰,即日生效。

3月4日,中共高檢機關報《檢察日報》用兩整版登出四篇評論,內容全是認同法庭裁決,全面拋棄孫楊。如〈無視規則將會承擔相應後果〉中,指「由於孫楊的不配合,藥檢人員未能完成這次藥檢取樣」,根據《世界反禁藥條例》的明文規定,「毋庸諱言,孫楊不配合藥檢取樣的決定是錯誤的。」文章說孫楊此舉「無知及無視」。

還有一篇〈商業比賽不能與國家榮譽捆綁〉稱,「除非運動員拒絕參加國際體育比賽,否則,必須接受國際反禁藥調查機構的有關規則,允許國際反禁藥調查機構進行飛行檢查」。「國際競技體育比賽只是商業活動,因此,勝負都是常事」,「如果把個人的榮辱和國家捆綁在一起,那麼最終必然會進退失據」。

與此同時,國內輿論從最初支持孫楊開始反轉,一些大陸網友也湧到曾拒絕與孫楊同台領獎和拍照的澳洲游泳名將霍頓的社交媒體平台上留言致歉。有些留言是真誠的個人道歉,也有些道歉是泛泛的語言,代表某國、某些人等的道歉,是否其中五毛滲入,不得而知。

以上種種不難看出,孫楊已被中共徹底拋棄。

實際上像中國那樣的共產極權國家,運動員服用興奮劑大多由組織來決定,有的從小被迫服用興奮劑。不像很多民主國家那樣,大多是運動員個人行為。

前中國國家體委義務監督大組長薛蔭嫻女士,在60年代進入中共國家體委工作了數十年,70年代末,中共倡導使用興奮劑,薛蔭嫻成為體制內罕見的公開反對者,並拒絕給李寧等體育明星打興奮劑。數十年間薛蔭嫻寫有68本工作日誌,大量記載了中共體育界使用興奮劑的證據。據她介紹,舉重、游泳、田徑和體操等金牌項目,都是使用興奮劑的重點領域。當局一方面強迫運動員系統地服用興奮劑,另一方面,研究怎樣能躲避藥物檢查的方法。

薛女士說:「每一枚金、銀、銅的獎牌都受到興奮劑的玷污。」

薛蔭嫻曾對《大紀元》表示,興奮劑的傷害非常多,可引發腦癌、嚴重損害肝臟,還會引發肝癌,對心臟、血管也都有影響,對全身上上下下的組織,包括運動系統都有影響,比如肌肉拉傷、肌腱斷裂都是使用興奮劑的結果,最厲害的是骨頭酥鬆脆弱容易斷。更可怕的是,女性還可能出現變性。

2015年趙瑜的《馬家軍調查》書中揭露了馬俊仁從1991年開始給隊員親自餵服或者注射針劑興奮劑的事實,並且列舉了在這些女隊員身上已經出現的不正常變化——說話聲音越來越粗,有的不來例假,肝病越來越多,甚至聽說會生出畸形兒等。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一旦運動員出了甚麼問題,中共會立刻撇清關係並拋棄這些人。

可憐孫楊不明白這些,還堅信中共會為他撐腰,對拋棄他的中共感激萬分,在被裁決之後還說,「感謝國家體育總局,中國游泳協會和各級領導的關心,感謝國內外體育愛好者的支持!我要為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奮戰到底!」

孫楊不知道的是,他已被中共棄之如敝履,像對待其他運動員那樣。

中共對待運動員,向來隨心所欲,毫無人性。中國國家羽毛球隊在湯尤杯比賽期間,曾隱瞞隊員王曉理外婆的去世。王從小由外婆帶大,和外婆很親,其訓練基地離外婆只有幾十公里。直到中國隊奪冠後,王才得到噩耗,當場就蹲在地上哭泣。

湖北省乒羽中心主任石偉就此事回應稱,國家隊利益必須放在第一位。這位主任的回答真是精闢,在中共看來,運動員只是為中共爭光的工具。

一句「國家隊利益必須放在第一位」,身為世界頭號女雙種子選手的王曉理和于洋,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期間被要求打輸球,以此來保障中國除金牌之外還能奪一枚銀牌。

由於比賽現場觀眾強烈不滿,噓聲一片,跺腳聲震耳欲聾,裁判數次發出必須認真對待比賽的警告。次日世界羽聯召開聽證。世界羽聯對排名世界第一的于洋、王曉理和包括南韓、印尼在內的八名運動員進行裁決,認為這四對選手不僅僅「消極比賽」,甚至「傷害、侮辱羽毛球運動」,為在接下來的淘汰賽中獲得理想中的簽位,不惜故意輸球,因此取消參賽資格。這在奧運史上尚屬首次,這也可稱得上是奧運史上的最重罰單。

此判決一下來,南韓、印尼代表團立即上訴,中共代表團立即撇清關係,表示尊重處罰決定,說于洋、王曉理賽場上行為違背了奧林匹克運動的宗旨和體育公平競爭的精神,對此他們感到痛心,並堅決反對、嚴厲批評這種行為。中國奧委會歷來反對任何人、任何隊伍、任何形式的違反體育精神和體育道德的做法。

新華社也在第一時間發表評論,說國家需要這樣的金牌嗎?強烈譴責于洋、王曉理,說她們在金牌的誘惑下,奧林匹克精神、公平競賽的原則、對觀眾的尊重被拋諸腦後,云云。儼然一副正義的化身。

于洋、王曉理雙雙不僅被取消參賽資格,還被中共拋出當了替罪羊,所有的辛勤、汗水和淚水都付之東流。

在倫敦奧運期間,《泰晤士報》發表的一篇署名評論文章說,中國為了國家的利益可以犧牲個人,集權制度似乎在體育上得到了充份的發揮。從中國運動員的表現看中國近乎殘忍的訓練體制,人們應該同情葉詩文以及數不清的「身心被粉碎的」中國運動員。

歷史何等驚人的相似。這些被外媒稱之為「身心被粉碎的」中國運動員以及中國百姓,有多少人能夠看清中共的真面目還很難說。就像今日中共肺炎在中國肆虐,多少人命被中共玩在手心的同時,還有人不分是非,繼續感激中共,撞了南牆都不知道要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