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伴隨著難以計數的死者抱恨辭世,整個武漢城依舊在傷痛之中,中共就開始了一波波歌功頌德似的「主旋律」宣傳,以圖掩蓋「人禍」的因素,遭遇民間的大量批評和反彈。有武漢社區的志願者講述了一對老人的悲慘經歷。

「你應該寫寫那些老人的事,這是我這一個月,感觸最多的人群。老人沒手機,不會團購食物,甚至很多不怎麼看新聞,不清楚到底武漢發生了甚麼,每天疫情到了哪一步。尤其是早期,很多都是稀里糊塗地病了,還有一部份人以為是感冒了。」

網友「筱寧時光」在大陸網站發文介紹,他的大學同學陸同學2月初開始下沉到一個老社區做志願者,給他講述了很多老人的故事,其中給他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姓陳的婆婆的故事。

陸同學2月12日去挨家挨戶排查的路上,遇到一對老夫妻,大概八十歲了吧,頭髮全部白了。太婆姓陳,老大爺姓王。王大爺得了癌症一年了,而且有老年癡呆症。他們有3個兒子,娶了3個兒媳婦,三家一共生了5個孫子孫女。

後來,小區徹底封閉,他因為太忙,也忘記去關心這對老夫妻。

直到3月3日,陳太婆打電話說,王大爺最近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希望他們能上門送點菜。陳太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們不會上網,也沒微信,不曉得怎麼買菜。」

第二天,陸同學提著菜去了陳太婆家,王大爺躺在床上,很虛弱。被問到為甚麼不去醫院,陳太婆說,他癌症晚期了,本來就沒甚麼希望。因為疫情,化療也中斷了一個多月,去醫院又怎麼樣呢?

陸同學問陳太婆有甚麼事,他可以幫忙做的。這個時候,王大爺含糊地說:「我想吃一塊豬肉。」

當時,陸同學鼻子一酸。

陳太婆說,自從封城後,菜價貴,肉價更貴(前陣子,豬肉都是70元一斤)而且物資缺,他們兩個很久都沒吃過肉了。後來,乾脆小區也封閉了,這對老人徹底與外界隔絕,不知道怎麼買吃的。

陸同學說,他所負責的轄區,幾乎所有的老人都沒微信、不懂網上支付、也不會各種團購,因為子女也被隔離在其它小區,無法給父母送菜。子女們就在微信上團購了食物,填寫父母的地址和電話,讓人來送貨。

但陳太婆說,「兒子們不管……」

陸同學氣憤地打電話給老人的3個孩子。大兒子說,他自己都沒豬肉吃,實在管不了。二兒子一直電話沒人接。小兒子則說,他在上海生活,武漢的東西怎麼購買,他實在不清楚,並且他四處打工,起早貪黑四處謀生,要操心的事太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陸同學把豬肉送到了陳太婆家。當天下午,陳太婆打電話給他說,王大爺剛才走了,中午吃了一塊她燒的紅燒肉,說:「好吃。」

陸同學打電話喊了殯儀館的車,帶走了王大爺。

「陳太婆一直站在那裏,目送著殯儀館那輛車,她並沒有嚎啕大哭,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裏,或者她早已做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也或者這一生,已經看淡了生死。」

文章說,疫情下的武漢,沒有一個人是倖存者。每一個市民都是受害者,程度不同罷了。而其中的老人作為弱者,受害更深。

「其實,陳太婆只是武漢無數老人的縮影。在這個家庭的背後,還有很多很多這樣悄悄消失的家庭。」

文章還講述了武漢人和湖北人遭排擠的故事。

一個湖北省石首市的男讀者在後台告訴他:老闆直接讓他不要上班了,他說疫情結束,湖北解封也不可以去上班嗎?老闆說,一年內不要回來了。其他同事都說了,只要你回來,他們都辭職。

一個武漢朋友2019年春天去了濟南定居,前不久,6歲兒子去小朋友家玩,兒子是哭著回來的,說小朋友的奶奶說,他是武漢來的,身上有病毒。朋友很氣憤,在濟南住了一年了,難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是武漢人骨子裏攜帶的嗎?

經歷了生死,經歷了封城的恐慌(不要在這裏說,全國人都封在家裏。湖北的封,和其它任何地方的封,都不一樣。我們每棟樓都很多確診的,每個小區都有死亡的),經歷了一個個家庭的突然隕落,接下來,湖北人或許將面臨更漫長的難題,那就是——全國人民的理解和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