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已經流了一個多月眼淚的留美武漢女博士羅碧雅(Pia Luo)再一次落淚,她剛剛得知,自己母校武漢大學的一個小師妹在上個月底因患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去世。這個師妹當年是貴州省的狀元,大學三年級的成績全校第一、在全國名列榜首,曾被派到英國牛津大學學習,今年剛剛31歲……誰應該為她的死負責?

碧雅擦掉悲憤的淚水,將國內傳過來的師妹的遺書整理出來,掛到了她剛剛建立的一個網站上,並放到了置頂位置。

在過去的一個多月中,羅碧雅蒐集了1000篇來自武漢人的文章以及三千多個影片和照片,她正在陸續把這些文字彙編成文集,並特別為此建立了一個網站。網站的首頁上寫著:東隅已逝 桑榆非晚——武漢疫情給世界帶來的思考。

她先請朋友們把文章翻譯成英語,然後再用軟件譯成五種文字,讓世界各地的人閱讀和轉發。

她在前言中寫道:「我覺得必須讓武漢人民受到的苦難放到全世界人民都能看到的地方,為了讓地球上的物種受到警示,這個災難降臨人間時的痛苦!因為它所到之處,無數人死亡,精神崩潰,無數絕望!我說的全是實情。……不能讓武漢人的血白流!」

痛苦中做出的決定

羅碧雅是武漢大學的博士研究生,目前在美國哈佛大學學習。從去年十月份起她就聽說武大裏經常有學生患「感冒」,但總也治不好。可是媒體上甚麼也沒有,誰也沒有把這當回事。直到今年1月份武漢封城的前幾天,她看到國內導師發過來一個影片。

影片中一個男子戴著口罩,手裏拿著他自己的CT報告,說他太痛苦了,已經換不了氣了。話還沒說完,手機就掉到了桌子上,影片就結束了,那可能是他死前的最後時刻。碧雅當時想保留下這個影片,可是一點擊發現,影片點不開了——這段影片已經被從微信上刪除了。

「這段影片讓我感覺特別痛苦,讓我受到很大傷害,我流了很多眼淚。」她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這些都是真實的,沒有人用自己的生命去拍影片。」

從那時起,她就萌生了做網站的想法,把這些影片和文字保留下來,傳播出去。她每日每夜地看,邊看邊哭,「心痛得像抽筋一樣」,以至於她的身體出現了狀況,醫生告誡她需要控制自己的情緒。

「因為沒有時間,我每天用三個手機和一個電腦播放這些文字和影片,這樣我還看不過來,可見有多少人要說話發聲。中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那麼多人死亡了,(政府)卻不讓他們說話!」

她堅持下來:真相才是最重要的

從那時開始到現在的一個多月時間裏,碧雅每天在繁重的學業中擠出時間來整理文字和影片,製作這個網站,每篇文章都要花五六個小時。中間她也有打退堂鼓的時候,但是對家鄉武漢的熱愛和對政府封鎖真相的憤慨讓她堅持了下來。

「我現在還沒有能力去了解這件事情的起因,但是後面(政府)對中共肺炎疫情的管理就是人禍。從人們被感染到就醫、到醫護、到死亡……沒有一個問題的處理是有準備有演練的,這是這個制度造成的一系列災難。完全沒有必要那麼多的死亡,那麼多的人失去家庭,完全可以管理好的,一切本可以預防、本可以有準備的……」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相差二十多天就家破人亡,滿門受損?!」她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幾次因為悲憤和痛心說話帶著哭腔,「他們不應該是這樣的人生,他們本來可以有相愛的幸福人生,他們可以是世上最美麗的演員,最優秀的母親,可以培養一個當總統的孩子,可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憑甚麼?為甚麼這麼不公平?」

碧雅說,她知道中國人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家門都被電焊鐵條封死了,只有發到網上的文字能夠在被刪除前保留下來。

「我要把他們的聲音放到更大,這才是我們在海外的作用。我要把他們的文字轉發到全世界,讓世界聽到他們的聲音,讓世界看到作者的初衷。」

她說,「我希望全世界告訴中國的領導人:你們做錯了,你們真的做錯了!你們不能用(網絡)防火牆,防火牆只能讓內部燒得一團糟,你要立刻拆掉這個牆!還原事實的真相,這才是最重要的。」

碧雅在接受採訪時,不只一次發出痛苦的吶喊:「中國對這次(中共肺炎)疫情的報道太假了,都是反方向的報道,只給自己唱頌歌,把別人說成是在『水深火熱』之中,實際上我們在外面的人知道,中國人才是在水深火熱之中,假新聞、毒食物、空氣質量太差……他們製造了一個太假的中國,在它手上建設了一個太假的中國,撕掉這層衣服!趕快撕掉,露出真實的中國來!」

雖然做這件事情需要花費很多的心血,更需要很大的勇氣,但是碧雅說,如果不發聲,她感覺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可憐的家鄉人,可憐的中國人,她說「真實信息的傳播才是對全世界負責任的行為」。

「蒼天是長眼睛的,蒼天一定知道這種不公,他一定會讓這種不公發佈出來的。」

羅碧雅說,她這個網站上的文章全部都署名了文章的原作者。她把網站免費開放,如果將來有任何收入,她將把收入捐給她的母校。

羅碧雅的網站:https://pucho.com/pia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