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將於9月舉行,選舉管理委員會昨日公佈活動建議指引,包括讓70歲以上長者、孕婦及肢體傷殘等選民優先投票,又建設限制監察點票的公眾人數,並要登記姓名及身份證。民主派不滿選管會主席馮驊改口,讓部份人有特權優先投票,又不贊成限制監票的市民人數。

馮驊表示,去年區議會選舉,不少選民集中在首3小時投票,多個票站出現人龍,有投票站主任根據平等原則,讓不能長時間站立的選民坐下等候,並記下他們的輪候位置。社會上有聲音建議,縮短某年齡層或身體狀況不適宜長期站立的選民排隊的時間,甚至讓他們優先投票。建議讓70歲以上長者、孕婦,及肢體傷殘行動不便人士可優先投票。

有人質疑長者優先投票或對建制派候選人有利,馮驊表示只是從秩序角度出發,沒有政治考慮。又強調建議只是諮詢,會再聽取意見。被問到為何定在70歲,馮驊回應是「表面上合適的歲數」。

有選民投訴領取選票時,發現自己的資料已被劃線。選管會建議,選民可即場要求查看其選民登記冊上的個人記項,是否已被劃上橫線。

限制監票公眾人數 需登記姓名身份證號碼

馮驊又表示,去年區議會選舉,個別票站於點票時出現秩序問題,有人喧嘩、叫囂,甚至謾罵工作人員,干擾點票程序。建議因應點票站的大小,定最多可容納的人數,並且要求進入點票站的人士登記姓名和身份證明文件號碼。他又說並非要限制公眾參與,要合理平衡,如太多人或會出現秩序問題,影響點票。

現時傳媒及不少公眾人士都會拍攝點票過程,馮驊指選管會會研究在點票站內攝錄點票情況,和協助監察點票站秩序。

選管會表示,為儘量減低疫情因公眾聚集而在社區擴散的風險,將不會就建議指引舉行公眾諮詢大會。市民可於4月7日或之前,以書面遞交意見。

被問到若立法會選舉時疫情仍未減退,選管會有甚麼措施,馮驊回應會聽取專家意見,視乎社會及公共衛生情況作安排。至於會否押後選舉,馮驊指,法例只賦予選管會押後個別選區的選舉最多14日,如果要押後整場選舉,只有行政長官有權決定。

楊岳橋倡加票站疏導人流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認為,讓長者優先投票的做法,實為「擺長者上枱」,令到長者與市民處於對立。又質疑需要周日上班的選民同樣會急,如何平衡他們的利益,是否亦可以優先投票。

他又說,根據過2015年區議會選舉、2016年立法會選舉及2019年區議會選舉的紀錄,票站數目分別為499個、571個及606個。參考登記選民人數計算,平均6,255人、6,618人及6,820人使用一個票站,當然會大排長龍。他認為,政府應該從源頭解決問題,增加票站、投票箱、票站工作人員等,疏導投票人流。

楊岳橋又認為,限制監票人數,會令公眾對點票過程產生懷疑。強調為確保點票過程公平公開公正,讓公眾監票是有必要的。他又說,根據過去經驗,市民會自然調節,如太擠逼、空氣不流通,便會有市民離開票站。「若是因為票站太小,選管會應考慮如何活用票站空間,甚至考慮做點票直播,讓市民看得見,才能實現會方聲稱的公平選舉,選舉結果才會有認受性。」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去年區議會選舉後,馮驊其後否認出現「長者優先」情況,又指「無人有權優先投票」。他批評選管會提出年滿70歲的長者可優先投票,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他憂慮,屆時票站需分辨長者、行動不便的人士和長者,會引起有很多爭拗,因市民或會稱自己有不同程度的需要,選舉秩序只會更混亂。

民主動力批限制監票 打壓公民權利

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強調,反對某特定群體投票時有任何優先權,及排隊設有專隊安排。認為做法是為配合親中親共政黨,確保其核心支持群體有特權地順利投票。但同意票站主任及工作人員按實際情況,讓體弱及未能長時間排隊的有需要人士,在場地及資源許可的情況下,坐下稍作休息。

民主動力同意當局讓候選人、選舉代理人和監票代理人可以在小投票站逗留觀察投票箱上鎖和加封過程。以及選民在領取選票時,可即場要求查看其選民登記冊上的個人記項是否已被劃去,確保不會被冒名投票或重複投票。但反對當局以保障票站秩序等為由,限制市民監察點票的人數,打壓公民權利,或監票前先要登記其個人資料,以保障市民私隱。◇